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九十五章 鬼祟的身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 鬼祟的身影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說著,琳琅直接拖著南魈跳上了在旁靜候的海豚身上。

那海豚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的尖叫一聲,便馱著琳琅和南魈往一艘漁船游去。南魈趴在海豚的伸手,而頭髮被琳琅揪著,琳琅則豪氣衝天的踩在了他的背上。

看著南魈咬著嘴唇對我們伸出手,我的心裡默哀了起來。

哎,我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等過了今晚你這塊小鮮肉就變成殘花敗柳了!

目送南魈和琳琅上船,不消多會那船便地動山搖起來,隱約聽到了南魈的聲音,叫的好像是『乾巴爹』,頓時我尷尬的無地自容,跟自己做了壞事一樣。

「殤歿,能不能屏蔽了?!這樣影響其他人啊1,我悄悄拽了拽殤歿的衣服。

殤歿挑眉,「有傷風化1說完這句,殤歿大手一揮,那船的影像突然虛晃起來,直到快速的透明消失。

「好了,眼不見心不煩了1,殤歿淺笑。

「你把他們弄哪去了?1,我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安。

「隨波逐浪了1,殤歿聳肩,「飄到哪是哪,當做度蜜月1

也好,反正我原本也想著讓南魈和琳琅遠離這裡。

「白子、漫天!現在,輪到你們了1,殤璃突然柔聲道。

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另一對新人。此刻的花漫天感激的望著我,眼中有淚光在閃爍。

「謝謝你1,花漫天走向我,將我輕輕的摟祝「我的愛全部給了白子,而命則全部交給你1

「你知道我不需要1,我輕笑道,鼻子隱約有些發酸。

曾經我認定了不會背叛我的人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了我,而如今這個我覺得永遠也不會成為朋友的人卻成了我的姐妹。

「需不需要,我都得給1,花漫天鬆開我,含著淚微笑。「沒有你,就沒有今日的花漫天1

何嘗沒有你花滿天,就沒有容顏依舊的我呢?!你的好,我記在了心裡!

「娘親,你可有話要說?1,白子突然開口,面帶微笑。

「其實,你不必叫我娘親的1,我認真的望著子,「你知道我並不是1

「身體髮膚均受於娘親,所以孩兒不得不叫1,白子微微低頭。

「隨你1,我淺笑,「只是希望,你對漫天好一點!這,就足夠了1

「只要孩兒不死,這好必會不斷1,白子似一語雙關的說了這麼一句。

這句話說完,沒有等我細細品味,白子便抱著花漫天走向了大海。踩著海豚的脊背游向禮堂,輕鬆的跳到上面走到了老祖的面前。

「老祖,有禮1,白子恭敬道。

老祖深深的望了白子一眼,「還是留個念想吧1

「是,白子明白1,白子低頭。

「恩1,老祖眯了眯眼睛,「夫妻叩首,和和美美,往日深情,今日來償1

此話一出,白子和花漫天一起跪下,相互磕了一個頭,等再抬起來的時候,花漫天早已經是淚流滿面。行禮之時,哭有些不吉利,但是老祖卻沒有苛責。

「現在流淚,以後少些1,老祖將花漫天扶起,「想哭,便好好的哭!哭完之後,要知道什麼是堅強1

總覺得,老祖的話中有話。

「是1,花漫天對老祖行禮,「多謝老祖1

「恩!且去吧1,老祖指向另外一艘船。

這個時候,我幻化身形落在了老祖的跟前。

「既然結婚了,好好度個蜜月!玩久些玩盡興才回來1,說到這裡我停頓了一下,「不對1

我似笑非笑的望著花漫天,「等有了喜訊,再回來不遲1

這話,當即讓花滿天紅了臉頰,而我認真的望向白子。「白大壯,既然你固執的叫我娘親,那麼娘親的這個要求你可否做到1

「是1,白子爽快道,「縱使娘親不說,孩兒也會如此1

「那好,去吧1,我掩嘴輕笑。

白子也不扭捏作態,直接將花漫天扛在了肩膀上,不踏海豚而是直接踩著水跑向那漁船之上,等上去之後也算是自覺,自動屏蔽了那方空間,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中。

這時候,音樂聲從溫馨變成了動感,肥蟬直接拿起一個海螺放在嘴邊當成了話筒。

「新人們都入洞房了,剩下的人嗨起來啊1,吼完這麼一句,飛嬋帶領著鮫人們跳上禮堂扭動起來,各種姿勢的舞動著。

「哎,都不能鬧洞房1,古今一臉的沮喪,「好羨慕1

「羨慕啥?1,老祖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你要是沒有男朋友,就從我們族裡找一個1

老祖還沒有說完,月寒使勁點頭。「對對對,我們鮫人里也有帥哥的!什麼小鮮肉、肌肉男、禁慾系,應有盡有1

話音剛落,便聽到一連竄的口哨聲,尋聲望去看到幾個男鮫人坐在沙灘上握緊拳頭展示自己的肌肉,那眼睛對著古今直放電。

古今撇了撇嘴,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老祖啊,他們很帥是沒錯!只是……只是我們的生理結構有些不配套啊1,古今故作正經的咳嗽一聲,「還是,算了吧1

說完,古今踩著海豚跳上禮堂,和肥蟬他們一起跳了起來。

「謝謝你老祖1,我感激道,「要不是你幫忙,他們的婚禮也不會這麼順利1

「沒什麼好謝的!要是沒有這場婚禮,我們族人也不會這麼開心1,老祖笑了起來,「自從族群被毀之後,他們許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1

是啊,這場婚禮,算是成就了彼此,那快樂怕是許久不曾擁有過了。

老祖像是倦了,便和我告辭,徑直游進了大海,而其他人已經嗨翻了天,他們吃吃喝喝蹦蹦跳跳,像是自己結婚那般的高興。

轉頭想要尋找殤歿,卻沒有發現他的蹤跡。於是,徑直往旁邊尋去。

在一偏僻之處,我看的了一個身影,那身影有些眼熟,躲在一棵樹后對著我的方向張望。

「你是誰?1,剛想問個究竟,對方卻率先出口,而這聲音讓我直接驚在了當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