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九十八章 熱浪侵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 熱浪侵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告別了隨風,徑直回到家中,那裡寂靜蕭涼,像是許久無人涉足一般。所有的人都在海上慶賀婚禮,而我卻被剛剛的突發事件,擊到心亂如麻。

隨風和我聊了很久,從小到大的事情,重要的或者不重要的,她能一字不落的說出來包括我當時的感受。沒有一個人能如此的了解我,甚至是曾經我視為母親的溫芩!

其實,我的心裡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但是這世界連神魔都有了,那麼能見到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又有什麼奇怪?!再說,天底下有誰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也許,我不該把隨風當做假象敵!有她,我接下來的計劃或許會更順利。

畢竟,我們的目的都是讓殤歿好好的活下去。

但,那胸口沒有來的恐慌,又是為何?讓我有些最忌諱的不止是隨風有心而我無心,而是她和我一樣同時愛著殤歿!

儘管已經抱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信,但剩下的那百分之一必須還是警惕。我的虧,吃的還少嗎?!

緩緩吐出一口氣,我徑直回到房間,一推開門便看到殤歿枕著一隻手臂睡在我的床上。看到他,心裡的鬱結舒緩了許多。

「你怎麼在這?1,我笑著走了過去。

殤歿側過臉望我,而後眯了眯眼睛。「過來1

這麼一句,讓我失生了一下。

徑直走過去,在殤歿的面前蹲下。「你怎麼了?1

「我想你了1,殤歿微笑。

想我,剛剛才離開而已。

心裡咯一下,我打量起殤歿來,見他的眸子有寒氣浮現我突然意識到,他的性格又變了,而面前的這個就我一開始愛的那一個!

「殤歿……」,我輕呼一聲,握住了他的手。「呵……」

我笑了,胸中感動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殤歿起身,徑直將我摟進懷裡。「若是我還不出現,也許你會忘了我1

這話,讓我有些驚慌失措。

「你知道我不會的1,我趕緊解釋。

殤歿低頭望我,伸手撫上我的頭髮。「我不想你這麼辛苦1

「我不辛苦!我很開心1,我皺了皺眉頭,「你知道我願意的1

「可是,我不願意1,殤歿眯起眼睛,「也許從一開始,我就不該招惹你1

什麼叫一開始,不該招惹我?!他後悔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也許1,我咬了咬嘴唇,將臉轉向一邊。「所以既然招惹了,你便甩不掉我了1

「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也許你不想聽,但是……」

未等殤歿說完,我直接打斷。

「知道我不想聽,就不要說1,我目不轉睛的盯著殤歿的眼睛,「別說,求你!不管我們還剩下多少日子,都要開開心心的度過1

「你……想通了1,殤歿蹙眉。

我笑了,而後將自己的臉貼在殤歿的胸口。「是不是殉葬的時日,快到了?1

這句話,直接讓殤歿的身子僵了一下,果然這個反應已經給了我答案,而隨風跟我說的,都是真的!

「沒有關係,我不在乎1,我輕笑出聲,「那麼剩下的這段日子,咱們好好的過,可以嗎?1

「白子告訴你的?1,殤歿沉聲。

「不是1,我輕輕搖頭,「別說不開心的事1

說到這裡,我笑眯了眼睛。「白子和花漫天結婚了,還有南魈和琳琅!今天是個好日子,就別掃興了好嗎?1

殤歿先是皺眉,而後點了點頭,他伸出手置於我的胸口,許久沉默不語。

這種沉默,帶著一種死寂,這讓我很害怕!我想,我和殤歿的時間都不多了,是該做些什麼的時候了!

……

這一夜,我沒有睡,而殤歿大概同樣如此。一張塌,兩個人,各懷心思。但,非同床異夢。第二天昏昏沉沉之快要入睡之際,睫毛卻被什麼撩撥著,酥酥痒痒的讓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音。

睜開眼,看到了殤歿。

「大人,早安1,我輕笑。

「許久沒有聽你這麼喚我,很親切1,殤歿扶我起身,「感覺像是回到了從前1

「只要你願意,我天天如此1,我將頭靠在殤歿的肩膀上。

殤歿輕撫我的頭,將我發間的那一撮銀髮放在唇間親吻,眼中漾著寵溺。

「好1,殤歿低沉道,「告訴我,今天想要做些什麼?我陪你1

做些什麼?!殤歿的話,讓我感覺到這是在給我們的相處在進行倒計時!

「恩,陪我逛街、看電影、吃火鍋!我想要做的事,好多好多1,我笑眯了眼睛,「但是,我要去打扮一下,你在這裡等我哦1

「怎麼你覺得自己不夠好嗎?1,殤歿撫了撫我的頭髮。

「夠好!但是,我想給你看到最好的我1,我摟著殤歿,貓一樣的蹭了蹭他的臉。

「不用了1,殤歿一把拉住我的手,「你已經是最好的了1

完全不給人說話的機會,殤歿便拉著我下了樓,在客廳中遇到殤璃,卻無視她的笑容直接寒著臉走了過去。我沒有時間解釋,只能回頭用眼神安撫殤璃。

街上,那陽光不似以前的溫暖而是有些燥熱,那熱浪層層疊疊的在地面上蕩漾,漾的行人快速的行走,生怕灼傷自己一樣。

「哇,熱死了1

「對啊,今天四十九度呢1

「真變態,快烤出油了1

旁邊的兩個戴著墨鏡的女人撐著傘,嘀咕了幾句便趕緊尋著樹蔭小跑而去。其實,我的身體最近倒是有些奇怪,不怕冷卻怕極了熱。

不是矯情,當真是熱啊,而且我覺得這氣溫絕對不止四十九度,因為剛剛有個拖著雙腿在地上爬行的乞丐沒有爬出幾米遠,便砸吧著嘴被燙的跳了起來,直接撒開腳丫子跑了。

「女人,你是不是很熱?1,殤歿伸出手給我擋住陽光。

「恩,有點1,我用手背擦了擦汗,「感覺自己快要融化了1

胸中悶痛的厲害,連呼吸都有些抑制了。

「我帶你回去1,殤歿才說完這句,我的視線突然一片模糊,而後整個人癱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