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四百零二章 變成古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二章 變成古今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大傢伙,你……你能不能往旁邊挪一挪,我……都快被你擠死了1,月寒艱難的吐出這麼一句話,便臉色蒼白起來。

見此,我趕緊拍了拍貔貅的腦袋。「快點移開,月寒快被你擠死了!要是月寒死了,誰給你梳毛洗澡?1

這貔貅在家中一向是月寒照顧的,甚至到了後面就跟月寒睡一個屋,月寒倒是好脾氣,估計除了她也沒有人能受得了貔貅那震天響的呼嚕聲了。

聽我這麼說,貔貅使勁的甩了甩頭,而後嗚咽著望向車外。我順勢望了過去,只見那貔貅半個屁股露在車外,車門關都關不上。

想來,貔貅已經是盡量給月寒騰位子了,只不過身軀太大,有些有心無力!

「那你回家1,我厲目望向貔貅,「車裡容不下你,別給月寒擠死了1

話音剛落,那貔貅一張嘴就把月寒給吞下了肚子,接著快速挪了挪身子,爪子一伸將車門給帶上了!而後,它像是小狗一樣的端坐著,眼睛滴溜溜亂轉就是不看我。

「不要調皮1,我提高音量。

見我有些生氣了,貔貅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而兩個眼睛水汪汪的望著我,瞳孔散大佔據了整個眼球。

「啊哈哈,它的意思是,等到站了就把月寒給吐出來1,古今大笑,「話說是不是所有的魔獸都跟貔貅一樣有靈性啊?1

貔貅有靈性是沒錯,但是其他的可不一定,比如那隻鳳翎火鳥就很兇悍。

其實,一開始我覺得貔貅跟著真的不合適,畢竟之前它也弄出了那麼多的風波,可是細想看看,我們能馴服魔獸這樣的本事,該不是石家可以比擬的。

而且,貔貅現在的模樣,萌出了我一臉的血,之前那麼聽話一直待在家裡連門都不讓出,索性帶它見識見識吧。反正,現在的貔貅沒有了飢餓感不會亂吃東西了!

「好吧,但是你要聽話,知道嗎?1,我一臉嚴肅的望著貔貅。

其實貔貅雖然是獸,但是很會察言觀色,它知道什麼時候該調皮什麼時候該聽話,這就是我留它到現在的原因,因為它不惹人討厭。

聽我這麼說,貔貅發出一聲興奮的低吼,而後端端正正的坐下,前爪懸空吐著舌頭,像是一隻討好賣萌的小狗一樣。

古今笑了笑,回頭髮動了車子。

「什麼時候,我也捉一隻魔獸當寵物玩玩1,古今握著方向盤目不轉睛的望著前方,「這傢伙拉上街,回頭率百分之百啊1

「開你的車吧,不是每一頭魔獸都那麼聽話的1,我輕輕打了古今一下。

難得現在還能笑出來,待會要面對的局面是什麼,誰也預料不到。只希望,我和月寒不要給古今丟臉。

其實,我無心爭強好勝,但是對方是石家的人,是披著人皮的惡魔,那些失蹤者的屍體便是他們罪犯滔天的鐵證,可是證據確鑿都變的無證無據,政府還準備重用,那麼這個高低就必須得爭了!

一路胡思亂想,沒有多久便到達了目的地,等進去了研究所之後,一個眼鏡男便徑直迎了上來。他在看到貔貅之後,那眼中顯出了錯愕。

「魔獸貔貅?1,眼鏡男驚呼出口。

「別怕,它被我們馴服了1,古今有些洋洋得意,「現在什麼情況?」

「石家的人來了,石老二帶隊的!現在和上面的領導,都在大議事廳裡面等候1,眼鏡男趕緊解釋。

「多少人?1,想了想我問道。

「不連石老二,兩男兩女1,眼鏡男老實回答。

石老二?莫非就是石磊?!這麼巧?!可是,若是我去那石磊一定會認出我,畢竟曾經丁家的那場法事,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我想,我改改頭換面一番!

「古今,我們先找個地方將貔貅安置了1,我轉臉望向古今。

古今點頭,示意眼鏡男離開,而後便帶著我去到了一間小型的辦公室,貔貅進去之後便徑直將月寒給吐了出來,並且細心的舔掉了月寒身上的粘液。

幻化成一股紫氣,等那紫氣再次落地,我已然變成了古今的模樣。見到我這副尊容,古今訝異的瞪大眼睛。

「你幹嘛變成我的樣子?1,古今壓低聲音。

「我怕你氣勢不足1,我伸手拍了拍古今,「所以,這次我替你出面1

我算是看透了,古今雖然是道家驅魔者的領袖,實際法力不高修為尚淺,而且看她之前未見面便已經慫了的表現,估計很容易讓別人來一個下馬威。

「也好1,古今重重點頭,「只是,我們不能有一模一樣的臉啊1

「古今,你的臉已經變了1,旁邊的月寒掩嘴輕笑。

聽月寒這麼說,古今趕緊跑去抽屜拿出了一個小鏡子,看完之後低呼出口。

「你把我變成了琳琅的樣子?1,古今摸了摸自己的臉,「別說這小臉長的還真精緻,怪不得把南魈娘炮硬生生的掰直了1

我勒個擦,南魈原本就是直的好不好!至於為什麼偶爾那麼娘,估計是使用了銷魂鏡而產生了不良反應的緣故吧!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去吧!至於你……」,我伸出手摸了摸貔貅的腦袋,「你就待在這裡,等我招呼你才過來,知道了嗎?1

貔貅眨巴眼睛望著我,突然吹著嘴唇發出『噗』的一聲,而後便趴在了地上將腦袋放在了爪子上。我想,貔貅是聽明白了我的話。

「好了,現在帶路吧1,我收起笑容望向古今。

古今點頭,挺直了腰桿,而後打開門帶著我們徑直往走廊的深處走去,我和她腳上的高跟鞋交替發出不同節奏的『』聲,像是此起彼伏的配樂。

等到了一扇雙開的金屬大門跟前,古今用手指了指對我眨巴眼睛。

「就是這裡1,古今壓低聲音。

所以,這就是大議事廳嘍?!

緩了一口氣,我抬起腿一腳將那門給踹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