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火影世界的幻術大宗師>第六百一十五章:鳴人與我愛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鳴人與我愛羅

小說:火影世界的幻術大宗師| 作者:歌爾| 類別:玄幻魔法

飛段看著衝上來的玉村咧嘴一笑,揮起鐮刀就砍了上去,完全無視了玉村砍過來的太刀。下一刻,玉村的太刀在飛段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而飛段的鐮刀也扎進了玉村的身體。

「不死之身看來是真的了。」月宮尚美見飛段傷成這樣都跟沒事人一樣,不禁滿意的說道。

「好了,儀式開始1飛段舔了舔鐮刀上玉村的血跡,頓時全身會變成黑色並且產生白色的紋路,他從衣服的左紝中抽出一根黑色短棍,隨手一甩,短棍伸長變成了一根漆黑的長矛。抬頭看著月宮尚美,飛段虔誠且瘋狂的說道:「一切準備就緒,去死吧……」話音一落,便用漆黑長矛刺穿了自己的心臟!

小南和鼬同時一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瘋狂的人!

「嗯?!是你乾的吧!你這個傢伙-」月宮尚美先是一愣,接著就感應到了玉村的狀況,心臟居然被刺穿了!這是玉村的屍身第一次遭受這麼大的傷害,月宮尚美怒不可遏!

「太痛快了1飛段一臉享受的表情仰天喊道:「願邪神大人永享榮光1

月宮尚美控制著玉村走到自己面前,然後單手按在玉村心臟位置,查克拉緩緩泌出,慢慢的治療著玉村的傷。

「喂喂,那傢伙為什麼沒死啊?」飛段看著靜靜站在月宮尚美前面的玉村,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

「弄死你哦1月宮尚美看了過去,咧嘴一笑。

「別做夢了1飛段笑嘻嘻的說道。

觀戰的小南看到這裡,不禁開口問道:「看出什麼了嗎?」

「他舔了玉村的血,說儀式開始,那應該是某種術吧!他能將自己受到的傷害附加到被舔血的人身上。不過,還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會死。」鼬開著三勾玉寫輪眼,飛段的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沒逃過他的眼睛。

「能分開他們兩嘛?」小南聽完之後思考了下,再次問道。

鼬平靜的問道:「不除掉他嗎?」

「嗯。」

鼬明白了小南的意思,他召來一群烏鴉從月宮尚美與飛段之間飛了過去。大量的烏鴉煽動著翅膀,颳得飛段有些不爽的喊道:「這是什麼啊1等烏鴉飛過之後,鼬站在了兩人中間。

「鼬哥,你在做什麼啊?」月宮尚美看向鼬,有些疑惑的問道。

「要邀請他加入呢-」鼬望著月宮尚美,依然平靜。

「這種傢伙?!別開玩笑了,他拉低了我們的檔次好么1月宮尚美指著飛段,很是不屑的嚷嚷著。

「我拒絕1另一邊的飛段同樣不樂意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曉』組織,但我還要為邪神教來傳教。」

小南飄了過來,落在飛段面前說道:「為了完成你的那個使命,也要加入『曉』組織才是。」

「為什麼?」飛段面對小南倒是沒有那麼張狂了,語氣倒是平和了一些。

「因為,『曉』可是暗殺、戰爭、決鬥,什麼都會做的殺虐組織啊1小南清冷的說道,一副視生命如無物的模樣。

飛段歪著頭思考了一陣,一臉嚴肅的說道:「邪神教的傳教我還會繼續堅持的。」

「隨便你。」小南轉身,緩緩的離去了。

「切,小南姐居然認可了這種傢伙,看來我得重新定義一下我自己的價值了。」月宮尚美將玉村收回影子里,小臉都快皺成燒麥了。

「走吧1鼬看了一眼月宮尚美,跟上了小南的步伐。

「你這個傢伙,最好不要跟我一組,不然我每天幹掉你一次1月宮尚美嘆了口氣,轉頭狠狠的威脅了飛段一句。

「哈哈哈……有本事就來啊1飛段毫不在意的大笑著。

……

風之國的早上比明鏡待過的任何地方的早上都要熱,要不是身邊還有月息這個人工降溫器在,明鏡一大早起床就想離開這個地方了。

月息一邊為明鏡造冰降溫,一邊溫柔的解釋道:「這裡晝夜溫差大,主要是因為周圍都是荒漠,熱容量校尤其是在這個季節,白天吸熱快,所以升溫很快,通常能達到50-80度。夜晚放熱快,所以降溫也快,可以降到零度以下。」

「所以昨晚沒覺得冷,也是你的功勞吧1明鏡捧著月息遞過來的瓷碗,發現粥的溫度剛剛好。

「應該做的。」月息溫柔的微笑著。..

「對了,鳴人現在在哪裡?」明鏡喝了一口,米粥甜而不膩軟糯可口,這就是月息的手藝啊!明鏡覺得自己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一趟木葉陪陪雛田,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不被月息完全攻略。

「鳴人剛剛出去了,五代風影在外面等著他。」提到鳴人,月息有些疑惑了:「少爺為什麼要帶鳴人過來呢?那孩子雖然偶爾會有眼前一亮的表現,但還沒有這麼短時間內改變我愛羅的能力吧?」

「正如你所說,」明鏡笑眯眯的說道:「鳴人會有眼前一亮的表現,所以我覺得可以試試。畢竟鳴人和我愛羅之間,有很多的相似之處呢1

「人柱力…嘛……」

就在明鏡和月息討論鳴人的時候,這孩子正和我愛羅大眼瞪小眼。手鞠和勘九郎站在後面,一臉無奈的看著兩人。

「他們兩個在幹什麼?」勘九郎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他估算了一下,這兩個傢伙已經對視了半個小時了吧!

「不知道……」手鞠搖了搖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我愛羅這樣呢!

「真不明白為什麼好瑟仙人要我跟著你,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1鳴人收回目光,癟了癟嘴說道。

「今天有什麼打算?」我愛羅神色不變,隨口問道。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啊!好瑟仙人也沒說啊1鳴人指了指自己,一臉懵逼的說道。我愛羅皺了皺眉頭,他有些搞不懂明鏡的套路了。眼前這個傢伙獃頭獃腦的,為什麼要這麼安排?

「王都外圍有一片綠洲,那邊景色不錯,我們來了這麼多次都沒去過,正好可以去看看。」手鞠舉起手,訕笑著提議道。

「誒?!綠洲啊1鳴人眼睛一亮,綠洲什麼的,聽起來好像挺有意思的嘛!

「走吧1我愛羅朝著手鞠點了點頭,同意了這個提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