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第七十三章誘導雲夢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誘導雲夢詩

小說: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 作者:鳳元糖果(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雲碧雪上班的時候,依然還有員工指指點點,只不過一上午的功夫,所有不好好工作議論謠言的員工都被解僱了,昨日放蘇冷寒她們進辦公室的前台也被解僱了。

集團上下一片嘩然,都不知道這個雲碧雪竟然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雲碧雪看著手頭的報告,優雅的一笑,昨日孟心妍用雲夢詩來挑撥她和蘇冷寒,讓蘇冷寒對她失望,她便回禮,用雲夢詩來膈應孟心妍。

雲夢詩對蘇冷寒是有好感的,只不過沒被激發出來罷了,昨天她只不過一誘導雲夢詩,相信不久后便會有效果。

經過此事,雲碧雪上下班,集團的員工見了她恭敬了許多,雲碧雪也不解釋,她覺得等待看自己下棋后的戲,還是很有期待性的。

這一天下班后,雲碧雪來到了卓雅時光,此時雲夢詩已經等在了那裡。

雲碧雪看著雲夢詩臉上的於痕已經消失了,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要當棋子藝術品,自然要有一個好的皮囊。

「姐姐1如今,雲夢詩見了雲碧雪,心裡都有些害怕,她覺得自己這個姐姐現在有些瘋狂病態,可想到她給自己說的話,還是忍不住誘惑過來了。

「嗯,走吧,我這當姐姐的,還一直沒有給你買過什麼好衣服,今天我們就好好逛逛這商場,給你買件像樣的。」雲碧雪笑著說道,一副姐姐很好的樣子。

但云夢詩卻覺得此時的雲碧雪全身散發出一種瘋狂的氣質,讓人心裡總有些發毛。

看著還坐在那裡的雲夢詩,雲碧雪不耐的蹙眉,「怎麼,還坐在那裡,難道看不上我這個當姐姐的給你買衣服?」

雲夢詩趕忙搖頭,「不是的。」

「那就走1雲碧雪在前面走著,雲夢詩在後面小心的跟著,內心其實妒忌又恨雲碧雪,但在利益誘惑面前,只能都忍下。

雲碧雪最後挑選了一件粉黃色的短裙,外面罩一個白色的披肩,讓雲夢詩穿上試試,之後給她挑選了幾樣首飾。

雲夢詩都穿好了後站在雲碧雪面前,看著雲碧雪眼中那閃閃發亮的光芒,心裡越發忐忑了。

「我的妹妹,果然很漂亮,哎,以前和冷寒在一起的時候,還經常聽冷寒說最喜歡的就是我穿成這樣,潔白柔弱,瑤瑤也經常攛掇我,說這樣柔弱無依才能獲得男子的青睞,尤其會激發他們心中的保護欲……哎,可惜那會我不懂,如今想學也學不會了,人都老了。」

雲夢詩在旁邊聽著,再轉頭看向鏡子中的自己,那樣的美麗動人,有些不敢置信,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動,這樣的她,肯定會獲得更多人的喜歡。

「哎,冷寒寵起人來,那是真的能把人溺死在溫柔里,呵護如春,不用我說,你以前也見到過,可恨,孟心妍如今挑釁的看著我,能從我身邊將冷寒搶走,說明她魅力強呀,可是所有人都不能把他從孟心妍身邊搶走,孟心妍果然不愧是第一名媛……」雲碧雪在旁邊又氣又恨的說著。

而雲夢詩卻在認真的聽著,腦子不由的想起蘇冷寒來,那樣雅緻高貴的男子,溫潤細心,再回想起以前見過的點點滴滴,有些心動起來。

突然雲夢詩在鏡子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猛然回頭,再看到那個人時,臉色都蒼白起來。

雲碧雪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和一個年輕女子,她的小叔此時正抱著那年輕女子,兩人還不時的**。

「寶貝,這裡的衣服你看好哪件給你買。」

「哼,討厭,最後還不是都會被你撕碎。」年輕女子柔弱無骨的靠在雲木中身上,聲音嗲嗲的幾乎能軟了骨頭。

「還不是寶貝你太美了,今日給你多買幾件。」雲木中拍了拍女子的屁股,手開始不老實起來。

「你就不怕你家裡那個老太婆知道了。」女子一扭捏,掙脫了雲木中的懷抱。

「別跟我提那個母夜叉,哪有你溫柔,以前還不是被家裡的老太太逼著娶的,那個黃臉婆,哼……」雲木中提起楊思如,有些恨恨的。

雲碧雪心情那個好呀,別提多高興了,今日收穫可真是頗豐呀,原來男人都一個德行,平日木訥的小叔還有如此一面,簡直大開眼界。

再看看雲夢詩,蒼白的臉色,身體僵硬著,似乎有些站不穩,手更是緊緊握著,似乎很不願意相信。

雲碧雪裝作不知道那兩人是誰。「夢詩,看到了沒,男人就喜歡那樣的,柔弱白蓮花,你要是那樣,男人也會喜歡你的,還是姐姐有眼光,你這樣穿著,出門迷倒一大片人。」一邊說著,雲碧雪一邊嘖嘖稱嘆。

雲夢詩被雲碧雪打斷了思緒,回過神來,對上雲碧雪的目光,有些疑惑,她難道真的不知道剛剛那男子是誰?

最好是不知道,她不想現在家裡出點什麼事情,只是不知是不是和母親說,此時的雲夢詩有些心不在焉。

最後雲碧雪刷卡付錢給雲夢詩買了一整套的衣服,一萬多。

「姐姐,今天謝謝你。」

「不用謝的,改明你能帶回來讓姐滿意的妹夫就行了。」雲碧雪意有所指。

看著在前面走著輕快的雲碧雪,雲夢詩的心情反而有些沉重。腦子裡更是有些亂鬨哄的,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父親會背叛母親,難道真的如雲碧雪所說,男人都喜歡那樣的?

那是不是她也會得到蘇冷寒?可她最想得到的人是謝少,那個如罌粟般能讓人中毒的絕艷謝少。

沈家

沈老爺子身體剛好了一些,便聽到消息,說是賈家出事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出事?」

「這次賈家礦難死的礦工家屬不依不饒,說是要告賈家。」沈文奇給老爺子倒了杯水,開口道。

「這種小事好辦,讓賈家拿錢壓下去1賈家的礦業可是他們沈家的一部分搖錢樹,不能就這麼砸了。

沈文奇皺了皺眉眉頭,「聽賈家的語氣,這次事情好像沒那麼容易壓下去,這人的家屬更是聯合以前出事的家屬討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