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第七十五章雲碧雪發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雲碧雪發狂

小說: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 作者:鳳元糖果(書坊)| 類別:女生小說

賈東昆一看眼前的美女也不搭理自己,竟然坐在了自己坐的位置上,立馬走過去,一把拂倒旁邊的酒瓶,碰碰的碎裂聲響起,而他更是上前用豬手想去抓雲碧雪的身前。

雲碧雪一手打掉賈東昆的手,「滾開。」

清脆的聲音讓賈東昆手背都變紅腫,可見剛剛雲碧雪使了多大的勁。

「吆喝,小娘們,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一個落魄的雲家還敢和大爺我較勁……哈哈,不過我就喜歡你這種帶辣的,夠味……嘖嘖……」

旁邊有個杜家的兄弟在那起鬨,「東昆兄呀,看這冷美人的神態,看不上你呀1

旁邊也有女子跟著嬌俏的笑著,「咯咯,賈哥哥,人家雲大小姐可是攀上了謝少,怎麼可能陪你喝酒呢,人家是有後台的,果然大牌了。」

「是呀,謝少誰敢惹,聽起來就讓人怕怕的1另一個女子說著,目光更是挑釁的看著雲碧雪。

……

賈東昆,有些醉醺醺的,此時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刺激,頭腦拎不清了,「我呸,一個破落雲家,敢和我賈家叫囂,知道我們賈家的後台是誰嗎?哈哈,謝少?一個外來戶,還真以為能掌握我們寧安市的實權……」賈東昆生氣的鼓囊說著。

蘇冷纖本來看到雲碧雪不請自來,心裡極為不爽痛恨,不過此時看到雲碧雪被眾人埋汰,心裡甭提多高興了,「賈東昆,雲大小姐以前還想和我哥哥在一起呢,不過我哥喜歡的是孟心妍,才不會是她呢,聽說上大學那會有很多人追呢,不過可難追了,大家牧嗽拼笮愕牟攀欽婺腥恕!

「哎呀,人家雲大小姐現在看上的是謝少1

「謝少算是個什麼東西,冷美人,你就跟了我,保你吃香喝辣的,哈哈……」說著,一口酒味噴出來。

雲碧雪在旁邊冷眼看著眾人的神態,心中不屑冷笑,果然都是一丘之貉,今夜她就讓所有人好好見識她的手段,敢打她和謝黎墨的主意。

眼看賈東昆的咸豬手又要伸過來,雲碧雪直接拿起桌子旁的一瓶酒,狠狠的朝著桌子上猛的一砸「碰」這聲狠辣的清脆聲,可是驚住了包間的眾人。

玻璃碎片濺的到處都是,裡面的酒更是流了一地,整個熱鬧的包間瞬間鴉雀無聲。

「碰1第二個酒瓶狠狠砸碎在桌子上的聲音,雲碧雪將一隻腳搭在桌沿上,一隻手拿著被砸碎的半截酒瓶。

「還想看嗎?那就把你們剛剛的話都說一遍1雲碧雪的聲音帶著冷厲,目光更是銳利的掃視周圍的人。

所有人都在這瞬間被雲碧雪身上的煞氣所驚嚇住,在場也都是豪門嬌慣的子女,哪見過這種瘋狂暴力的場面,頓時什麼話也不敢說,他們都有種感覺,似乎只要自己開口,就能成為剛剛那酒瓶。

雲碧雪冷嗤一笑,「怎麼都不說話了,賈東昆是吧?你們家連豪門都算不上吧,頂多是個靠煤發家的暴發戶,也在這裡逞能。」

賈東昆回過神來,一個激靈,酒醒了大半,被雲碧雪如此瞧不起,在看周圍幾個人的神色,立馬曝起,「哈哈,跟哥玩這個,我看誰能玩的起,叫人來,我看看誰的氣勢大。」說著,一把踢倒了旁邊的凳子,抓起旁邊的酒瓶就要朝著雲碧雪頭上發暴。

此時大家也回神,心中壯了膽子,她們怕雲碧雪做什麼,只不過會鬧氣勢罷了,她還真敢做什麼不成,她們這些人可是好幾家的豪門大戶。

「賈哥哥,你好厲害。」

「賈兄弟,說的一點不錯,攀上謝少算什麼,還不知是謝少的第幾任情人呢,明天什麼就都不算了,哈哈1

……

雲碧雪眼中光芒危險的眯起,眼看賈東昆的酒瓶就要砸到自己的頭上,她微微一側身,手一伸,瞬間捏住了賈東昆的手腕,只能「嚓「一聲脆響,賈東昆的手被扭折了。

「礙…」一聲疼痛的喊聲,讓大家不敢置信。

緊接著雲碧雪冷笑一聲,將那豬手狠狠按在了玻璃碎片的桌子上,然後半截酒瓶往那手背狠狠一插。

「礙…礙…」凄厲的喊聲從賈東昆嘴邊喊出來,他疼的全身都發抖了,手上被酒瓶插了一半,鮮血橫流。

「礙…」有女的受不住這種場面,尖叫出聲,膽小的嚇的就往門外跑,可怎麼開那把手,就是打不開。

雲碧雪勾唇一笑,早在進來沒多久,楊梅便出去將門從外面鎖死了,今夜誰都逃不掉。

「現在害怕晚了,想動謝黎墨和我,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1雲碧雪掃視四周,淡淡的說著,聲音卻透著寒冷。

她一想到這些人中的家族聯合起來對付謝黎墨,一旦讓他們成功,謝黎墨的整個政治生涯都將終止,還有可能會被寧安市的所有市民趕出去。

想到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切痛苦和絕望,若不是謝黎墨,她哪裡來的溫暖,哪裡有一次次絕處逢生,或許若不是有謝黎墨在,她可能早就毀了。所以面對心中那一處溫暖,她必須守護,哪怕雙手開始沾滿鮮血,她都在所不惜。

有人開始打電話,謝十一站在旁邊直接將電話給摔在地上,一窩蜂的湧上謝十一,想和她抗衡,奈何都不是謝十一的對手。

蘇冷纖顫巍巍的開口道:「雲碧雪,你如此歹毒狠辣,我哥哥不會放過你的。」

「你哥哥?呵,他比我心狠之甚,他是不是放過我,又如何,我今日就是要告訴你們,想出手毀了謝黎墨,那我就先毀了你們。」雲碧雪說話間帶著咬牙切齒的狠意。

「礙…手……手……饒命……」賈東昆在那氣息微弱的求饒,疼的幾乎都說不上話了。

「現在知道怕了,回去告訴你們的家人,敢動謝黎墨試試,我會從你們身上一個個討回來,你,你還有你……」雲碧雪一個個指著。

「雲大小姐,我們的家人絕對不會對謝少做什麼的。」

「對,對,我們也是……」

……

看著眾人和剛剛完全不一樣的態度,雲碧雪一笑道「你們剛剛的話,我可都聽的清清楚楚,別以為一句話就能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