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第七十七章怪異的情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怪異的情緒

小說:豪門少奶奶:謝少的心尖寵妻| 作者:鳳元糖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回過神來的蘇冷纖,猛的轉身,朝樓下跑了出去。

「小姐,小姐……」有傭人看著不對勁,在後面追上蘇冷纖。

孟心妍伸出如玉的雙臂纏繞上蘇冷寒的脖頸,此時媚眼如絲,帶著緋紅的色彩,整個身子在蘇冷寒的懷裡也軟成了水。

「冷寒1孟心妍的語氣也婉轉成了嬌柔和迫不及待。

蘇冷寒剛剛被蘇冷纖打斷,低頭再看懷中的孟心妍,腦子裡卻閃現一個清麗的身影,完全和眼前的人兒不一樣。

他搖了搖頭,雅緻暗沉的眼眸清明起來,「心妍,先起來吧。」聲音帶著幽冷,彷彿一盆冷水潑在孟心妍的頭上。

孟心妍一個激動抬頭,對上蘇冷寒微微淡冷的眼眸,心一跳,回過神來才發現,從她一開始有目的的引誘,蘇冷寒就一直保持清冷淡漠,後面好不容易要進一步,卻讓蘇冷纖跑了進來,她應該進來前關門的。

「冷寒1孟心妍柔弱可憐的低低開口。

讓蘇冷寒心一軟,起身拿起旁邊的衣物給她披上,「先穿好衣服,出來吧,我擔心冷纖她會有什麼事。」

孟心妍點了點頭,想到剛剛蘇冷纖的神情,很是奇怪,她和冷寒這樣做不是正常的嗎?蘇冷纖為何一副傷心欲絕的表情,難道?

孟心妍被自己心中的想法也給驚住了,連忙穿好衣服下了樓。

卻說蘇冷纖沒目的跑了出去后,直接去了酒吧,開始一瓶瓶的喝酒。

「小姐,有什麼傷心事嗎?或許說出來就好了。」調酒師旁邊的一個男子,俊朗帥氣,說話還帶著婉轉的口腔,很是悅耳。

蘇冷纖本來不耐,但看到眼前如此俊帥的男子,一笑,「呵呵,傷心事,誰說我有傷心事了,我高興的很。」說著一杯酒又灌入了嘴裡。

俊朗的男子眼眸一眯,拿起旁邊的酒杯,「既然高興,我陪你喝。」

「呵,你算什麼,想陪姐喝酒,還不夠資格。」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哥哥,那樣的場面,她心裡一點都無法接受,可卻不明白為什麼。

調酒師一笑,「小姐,這是我的朋友,不是酒吧的人,只是放假過來幫我,旁人他還看不上眼,多少人想巴上他,他關心你,也是說明小姐你很特別。」調酒師將特別這幾個字咬的格外重。

蘇冷纖有些微醉,脖子上也有些疼,俊朗的男子用蘸了酒精的巾帕輕輕幫她擦拭脖子。

這一刻的溫柔,讓她有些恍惚,「哥哥。」說著,一把抱住了眼前男子的腰間。

「好了,你醉了,我送你回房休息。」說著,便半抱半攬著將蘇冷纖送進後面房間里去了。

而雲晴雪從帝豪出來后,便直接上了車,謝十一一踩油門,車便飛速的行駛了出去,當回到住處時。

長長的夜色下,遠遠的便能看見別墅的燈光亮起,這種帶著家的燈光,彷彿能照亮她夜行中孤單的心。

凌厲的神色不由的一軟,原來這就是她的家,再也不是雲家那個烏煙瘴氣的地方,這裡只有溫暖。

在巷口處,雲碧雪便讓謝十一停下了車,讓她送楊梅回去,自己便一個人走過別墅長巷,一步步走著,呼吸著新鮮空氣,將今日所有抑鬱的心情都遣散。

剛走了沒幾步,她看到前面的身影,身體一僵,腳步頓住了,那個靜靜站在門口處的人影,是謝黎墨。

雲碧雪眉眼間都是一暖,她快步走上前去,輕軟的呼喚,「黎墨。」

謝黎墨在看到雲碧雪的剎那,提著的心也鬆了下來,絕艷的臉上露出一絲柔光,「回來了?」

雲碧雪使勁點頭,上前自然的攬住謝黎墨的手臂,「嗯,回家了。「她只是沒想到謝黎墨身上這樣的清冷泛寒。

心微微有些一酸,深秋夜色涼,他定是在外面等了自己好長時間。

謝黎墨不問雲碧雪去了哪裡,雲碧雪也不說,只是進了屋后,謝黎墨便輕柔的給雲碧雪理順髮絲,「看,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懂得照顧自己。」語氣里更多的是憐愛。

雲碧雪想起蘇冷纖,知道再怎麼整理,頭髮肯定也是亂的,她打哈哈一笑,「可能今日風大,給吹的。」

謝黎墨也不理會她蹩腳的理由借口,開始將做好的飯菜熱了熱,兩人吃過晚飯,他便專心的在辦公室準備資料。

明日就是正式就職儀式,每一屆的寧安市執掌者都要在就職儀式上演講宣誓,是對寧安市的市民負責,也是讓大家接受他的開始。

雲碧雪不去打擾謝黎墨,只是洗了澡躺在床上,有些心神不寧,她最後拿起電話,「楊梅,明天都安排好了吧,確保不會出事。」

那邊傳來楊梅恭敬的聲音,「放心大小姐,將我們雲家的三個死士派了出去,還有退役的軍旅特訓兵,會嚴格把控明日的場面。」

「嗯。」雲碧雪點了點頭,似想到什麼,蹙了蹙眉心,繼續吩咐道:「明天的記者不能放進去,找一兩家可靠的媒體,可以讓他們做專門報道。」明日是現場直播,所以她不能掉以輕心。

「是。」

「那幾家豪門情況怎樣了?」

「本來銅牆鐵壁的聯合,因為今晚的事情,重心都散了,明日他們必不能成事。」楊梅將最新情況報告給雲碧雪。

又問了一些事情,確認沒事,雲碧雪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過了凌晨,雲碧雪起夜,緩緩睜開眼睛,卻發現床頭並沒有人,她有些迷糊的打開燈,然後朝書房走去。

來到書房門口,她看著還在那辦公的謝黎墨,打了個哈欠道:「早點睡吧,你明天還有硬仗要打。」

謝黎墨抬頭便看到這樣一幅畫面,清麗動人的女子,穿著套頭長裙熊貓睡衣,慵懶的打著哈欠,兩隻手揉著迷糊的眼睛,怎麼看怎麼可愛,讓他一瞬間心變軟,似乎這一刻因她所有的疲憊也消散了一大半。

心微癢,走上前去攬住雲碧雪的身子,「怎麼不好好睡覺,跟個小貓似的。」說著,還揉了揉她的頭髮。

「唔~」雲碧雪頭被一碰,還是有些疼,忍不住輕呼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