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章 這畫面太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這畫面太美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這個可就要深入探討一下了,來,坐這兒。」,蕭銘指了指床沿,笑的跟拿著棒棒糖引誘小女孩的怪叔叔一樣。

「殿下1綠蘿猛地向後退了一步,帶著哭音說道:「奴婢身份卑賤,怎敢坐在殿下的玉榻上,若是讓龐長史知道了,綠蘿又免不了一頓責罰。」

「龐長史。」綠蘿口中的名字讓蕭銘皺了皺眉頭。

這個龐長史本名龐玉坤,是青州大都督府的長史,通俗點說就是他的師爺,軍師兼秘書。

在之藩封地的時候,這個龐玉坤受皇上指派一直跟著他。

事實上,每個皇子之藩的時候,皇上都會指派一個長史給他。

而皇帝派這個長史跟來目的也很明確,說的好聽點是傳道授業解惑,說難聽點就是是來監視他,給皇帝打小報告的。

在蕭銘的記憶里,這個龐玉坤可是極為讓他討厭的一個人。

蕭銘的皇帝老爹蕭文軒極為精明,派出的長史無一不是書獃子中的書獃子。

一般這樣的人都有一個特點,死板加上缺心眼,對皇帝還死忠死忠的。

蕭銘若是在封地有任何他看不過眼的地方,他必然立刻打小報告,接著蕭文軒就會寫信過來把他臭罵一頓。

雖然這個龐長史針對的是前任蕭銘,但是現在他不得不面對,而記憶中的厭惡讓蕭銘頓時掃興,有些索然無味。

斜睨了一眼綠蘿,這丫頭小手正死命攥著衣角,神色慌張,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蕭銘頓時恍悟,這小婢女是故意搬出龐長史的。

自我反省了一下,剛才他的確有些急色,恐怕是嚇壞她了,也是,雖是他寫信跟珍妃索要的婢女。

但是珍妃字裡行間的意思,綠蘿和紫菀本是苦苦哀求她一番,但是珍妃心疼兒子,還是割愛把她們送來了,讓他厚待她們,人家本是不情願的。

煮熟的鴨子飛不了,再說蕭銘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壞人,欺男霸女的事情,他是不屑去乾的。

既然如此只能慢慢養成了,他說道:「你退下吧,本王要出去走走。」

綠蘿輕輕吁了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全部被蕭銘看的一清二楚。

其實也不怪他,蕭銘以前在長安也是個聲色犬馬,人見人怕,狗見狗愁的混世魔王。

到封地這五年,也沒消停下來,正是如此,龐玉坤才不停地打小報告,那堆在蕭文軒手邊的小報告估計足夠整個大渝皇宮的人擦一天屁股了。

這些蕭銘的劣跡,她侍候在珍妃身前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她從心裡害怕蕭銘。

蕭銘要出去,綠蘿取了衣裳說道:「殿下,奴婢伺候你穿衣。」

本想說不必了,工科狗平常都是自己洗衣做飯,動手能力很強,但是話到嘴邊,蕭銘又改了主意。

既然到了這個世界,入鄉隨俗還是有必要的,表現太過另類,說不定那個龐玉坤就一個「殿下今日得了症」的小報告送上去了。

到了那個時候,蕭文軒這個老狐狸估計會馬不停蹄把他的封地給收回去。

不過對於藩王這個問題,蕭銘還是很奇怪的。

這個世界的歷史雖從三國就變了,但是藩王這個問題應該還是有漢朝的前車之鑒的。

一般來說,腦袋清醒的皇帝都不會樂意看見藩王的存在。

可是在大渝國,分封藩王卻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仔細回憶了一下,他才從蕭銘掌握的少量歷史信息中找到其中原因。

三國之後,士族門閥的力量空前強大起來,這些有錢有糧有人的名望大族在之後的歷史上一直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

朝代更迭,士族門閥始終像是一隻看不見的手一樣推動著歷史前進。

前三個朝代周,楚,代延續千餘年,每個朝代都有皇帝試圖打壓士族門閥,但是結果是這些皇帝很快就見了先祖,或者國家出了****。

而代朝後期,甚至出現過二十餘國的混戰,這二十餘國都可以看見士族門閥的身影。

直到大渝國建立,高祖蕭遠之在五姓望族的幫助下打下了大渝江山。

但是蕭遠之在起兵之處就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承諾五姓七望同治江山。

於是在大渝國建立之時,蕭遠之大筆一劃,分封了崔氏燕王,李氏楚王,鄭氏梁王,清河崔氏淮南王,趙氏趙王,南陽蕭氏汝南王六位異姓王,其中南陽蕭氏雖然和皇家一個姓氏,但是根本不是同族。

蕭遠之這筆固然爽了,但是接下來的皇帝可就悲催了,這五姓七望本就是地方上的大氏族,如今更是如虎添翼。

暮年的時候,蕭遠之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一句「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衛國家,下安生民,今諸子既長,宜各有爵封,分鎮諸國。朕非私其親,乃遵古先哲王之制,為久安長治之計。」由此拉開了分封的序幕。

「飲鴆止渴。」蕭銘只能這樣評價蕭遠之,蕭遠之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讓皇族藩王牽制異姓王,防止異姓王的叛亂。

不過目前看來這個效果還不錯,大渝國總體處於一種相互扯蛋的平衡狀態。

也正是這種士族門閥之間的扯蛋導致大渝國的科技基本上處於唐末宋初的水平。

紫色牡丹繡花圓領長袍加身,蕭銘站在銅鏡前,頎長的身材,一張臉略顯英俊,這就是如今的他。

踏出寢殿,清晨柔和的陽光撲面而來,清新的空氣給人一種提升醒腦的靈魂升華感。

天是藍寶石一樣純凈的藍,藍的讓人心醉。

台階下,一條卵石小道蜿蜒通往一座石橋,石橋兩側是葫蘆形狀的水塘,沿著水塘柳樹搖曳,綠竹生輝,一副園林的精緻景色。

水塘對面,一排黑瓦紅牆的建築角梁參差,犬牙交錯,廊下整齊的紅色漆木支撐著整個建築。

記憶中的只是畫面,這類似於電影,但是親眼看見卻是另一番感受。

蕭銘現在才強烈地體會到,他是真的穿越了,而這個朝代叫大渝。

「我來了,大渝。」蕭銘心中豪情頓生。

這裡以後就是他的封地,他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