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章 生存還是滅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生存還是滅亡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幹的。」,蕭銘還記得上學那會兒,這是他導師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現在他面對的現實只能是後者了。

綜合現在的情況,他的封地一貧如洗,和原始社會基本上沒多大區別。

他即便身懷科技晶石,改變這裡也是困難重重。

而蕭銘的記憶清晰地告訴他如今的大渝國看似平靜,但是底下暗潮湧動。

他不是喊打喊殺的人,但是想要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受大渝國局勢的影響,被他那些不安分的兄弟和叔叔砍了腦袋,他就必須建設封地。

這是一個矛盾的問題,建設困難但又很必要。

「鐺…鐺…鐺……」

斜倚在王府石橋上正在思考封地問題,這時忽然一陣急促的鐘聲從城門方向傳來。

「蠻人。」蕭銘心裡一緊。

這個鐘聲類似烽火台的功能,是守城將士向城內發出的外敵入侵警告,現在鐘聲如此急促,定然是出現了蠻族騎兵。

在大渝國,北方草原上的部族被統稱為草原蠻,類似於歷史上的匈奴,突厥,蒙古人,這個草原蠻扮演的角色都一樣。

那就是每年趁著秋高馬肥的時候來中原大肆劫掠一番,這個草原蠻也是一樣。

在蕭銘的記憶中,三年前草原蠻就再也沒有深入他的封地,沒想到今年再次來了。

回憶起三年前草原蠻對他所轄六個州的瘋狂破壞,他至今還有些不寒而慄。

他不得不害怕,在這樣的冷兵器時代,草原騎兵來去如風,弓馬嫻熟,有著天然的機動優勢。

他現在面臨的困境就和小米加步槍打飛機坦克一樣。

而且他的六個州加起來也湊不出一百個騎兵,只能被動守城。

一種恐懼在蕭銘心裡蔓延,這不是遊戲,他面對的將是真實的生死,而且也沒有任何退路。

他的腳下就是他的封地,是他的家。

「死過一次還會怕死嗎?」蕭銘問自己,他攥了攥拳頭,喊道:「錢大富!備馬1

「錢大富1

聲音落下,好一會兒錢大富才拖著圓滾的身體,慌慌張張跑過來,氣喘吁吁,「殿下,馬已經備妥當了,能帶走的銀兩我全部帶上了,這鐘聲從北門來,我們現在從南門逃走還來得及。」

蕭銘有一種眩暈的感覺,感情他剛才是準備逃跑。

「混賬,身為齊王,我怎能棄百姓於不顧,一個人逃之夭夭。」蕭銘罵道,順勢對著錢大富的屁股就是一腳,踢得錢大富一個趔趄。

這是以前蕭銘發火常乾的事情,他自覺就用出來了。

錢大富擠著小眼睛,一臉的愕然,這不是齊王的風格呀?

以往不說蠻族到了青州,只說可能會過來,這位王爺都喊著要逃回長安。

三年前他就逃過一次,結果在長安被蕭文軒提著鞭子親自抽了一頓,說如果下次蕭銘如果再逃回來,他就親自宰了他。

想到這,錢大富恍然,以為蕭銘是害怕回去也是一個死字。

自從珍妃把他送到齊王身邊,珍妃給他的唯一任務就是保護齊王周全,他說道:「殿下,咱們可以不去長安,但是這魏王的封地咱們總可以去躲躲吧。」

錢大富口中的魏王是蕭文軒的三弟,是蕭銘的叔叔,這位叔叔的封地在他封地的南面。

當年分封的時候,這位叔叔拉他當阻擋蠻族第一道防線的時候可謂是不遺餘力,腹黑的可以。

蕭銘就是蠢貨也清楚這位三皇叔不可靠,可見現在錢大富也是病急亂投醫了。

「不去,不去,我要去城樓。」

蕭銘鐵了心了,在這種生產落後的地方,人就是生產資源,丟失了人心,就甭提了建設封地了,搞出再多的東西,那將來都是敵人的。

錢大富的大圓臉上寫滿了驚恐,立刻坐在地上抱著蕭銘的大腿哭起來:「殿下,三思呀,這刀劍無眼,萬一殿下有個閃失,老奴該如何向娘娘交代。」

「錢大富,虧你還是母妃的侍衛,如此膽小怕事,如何輔助我成就一番大業,你就是這樣當王府管家的嗎?若是封地沒了,你和我還有立錐之地嗎?」蕭銘罵道。

「殿下。」錢大富怔住了,自從跟了齊王,從齊王嘴裡就沒聽見過什麼大業,就成這些話,頂多也就是誰家的姑娘俊俏,長安多麼繁華,封地多麼貧瘠之類的話。

現在蕭銘今天這一番慷慨陣詞倒是讓他有些振聾發聵的感覺。

蕭銘甩開錢大富,徑直向王府大門走去,這裝逼是爽了,下面就是裝逼作雷劈了,蕭銘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不緊張那是屁話。

門口,綠蘿背著一個包裹正在等在門口,她的身側還有一個穿著紫色裙衫的少女,這就是紫菀了。

相比較綠蘿如同江南水鄉,小家碧玉的模樣,這紫菀生的玉肌雪膚,弱柳扶風,鵝蛋臉,丹鳳眼,眉眼間頗有幾分潑辣。

前幾日,紫菀因為出去採辦剛剛回來,這才到王府門口,不曾想蠻族接踵而至。

「殿下。」見到蕭銘,綠蘿和紫菀盈盈俯身,龐管家吩咐她們要和齊王一起逃往魏王處。

蕭銘目視兩個俊俏的丫鬟,心道可惜了,老子這一去還不知道能不能回來。

不等綠蘿和紫菀反應過來,蕭銘在二人的屁股上一人摸了一下,騎上馬直奔北門。

大庭廣眾之下,綠蘿和紫菀羞憤的滿臉通紅,回過神來,蕭銘已經上馬而去。

這個時候錢大富才跑過來,看見蕭銘騎馬的背影,熟練地翻身上馬就要追過去。

綠蘿以為蕭銘和錢大富要自己逃走,嚇得臉色蒼白,倒是紫菀神色如常,問道:「錢管家,你難道要丟下我們姐妹嗎?」

「什麼丟下你們,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症,現在要去和守城將士一起守城。」

「什麼1紫菀吃驚地捂住了嘴,她比錢大富還要吃驚。

綠蘿鬆了一口氣,眼睛滴溜溜地轉,「難道讓我說對了?」

錢大富此時也顧不得二姐妹想什麼,策馬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