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章 科技的火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科技的火種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城北城。

城下一隊三十餘人的蠻族騎兵正在對著城門指指點點,不時發出嘲諷的大笑。

在草原蠻族的眼中,中原的士兵不堪一擊,見到他們只會嚇得待在城中不敢出來。

城牆上,三百個士兵嚴陣以待,二十個弓箭手拉滿長弓,隨時準備射擊在城外徘徊的蠻族騎兵。

「魯校尉,齊王來了。」城門正中,一個身穿鱗甲的,身長七尺的黑臉大漢正在警惕地注視著蠻族騎兵。

此人正是青州校尉魯飛,統領青州兵馬。

「齊王?」魯飛聲如洪鐘,「他來幹什麼,真會添亂。」

轉過身,他已看見蕭銘上了城樓。

城外的蠻族騎兵看見衣著華貴的蕭銘,頓時一陣騷動,這顯然是個大人物。

其中一個蠻族騎兵,勒馬彎弓,一直利箭射向蕭銘。

「嗖」的一身,蠻族騎兵的箭只是落在城牆上,因為距離城門太遠,射程不夠,這一箭不過是在嚇唬蕭銘。

蕭銘淡定的很,腦子中的科技晶石蘊含大量知識,這古代弓箭的射程蕭銘一清二楚,所以這弓箭來時,他躲都沒躲。

魯飛見了神色怪異,今日的齊王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末將見過殿下。」魯飛躬身道。

「這些繁文縟節現在就不要拿出來了,現在是怎麼回事兒?」蕭銘問道。

封地是蕭銘的,他不僅是齊王,還身兼六州大都督,相當於統帥的職位,這魯達只是青州校尉,隸屬蕭銘管理。

「回殿下,現在為止,只有一隊三十人的蠻族騎兵徘徊在城外不肯離去。」魯達說道。

蕭銘抬眼望了望,這些蠻族騎兵穿著精良的鱗甲,手裡拿著反曲弓,坐下戰馬高大健壯,像是一隻精兵。

相比較蠻族騎兵,他的士兵穿著破舊的扎甲,士兵手上的冰刃也都跡斑斑,只有魯達身上的鱗甲還上點檔次。

「滄州沒有消息來嗎?」蕭銘利用自己掌握的強大知識開始分析目前的情況。

「滄州一切正常。」

「奇怪,既然滄州城未破,這蠻族騎兵又是如何出現在這裡的。」

「我也奇怪,滄州城地勢險要,是秦嶺唯一可以通過的地方,蠻族若是入侵,必然先破滄州城……」

魯飛回答的同時,心中怪異,從來不問事事的齊王只是三言兩語就問到了關鍵。

蕭銘登上城樓的時候就察覺出魯飛對他的輕視,心中不免惱火。

整個封地除了錢大富把他當個王爺,其他人一概不把正眼瞧他。

他故意道:「既然如此,魯校尉不如率領兵士將這蠻人拿下問個清楚。」

魯飛的臉綠了,他性情莽撞,但是還不是沒有腦子,「殿下,青州城一共三十餘騎,雖說數量相當,但是我們萬萬不是這些蠻族騎射的對手,出了城門那就是送死。」

「魯校尉怕了嗎?不拿下這蠻族騎兵如何得知他們怎麼出現在這裡?」蕭銘緩聲道。

魯飛的臉色由綠變紅,他爭辯道:「非是末將不敢,實在是徒勞無功……」

火候也到了,蕭銘只是為了敲打一下魯飛,他說道:「是嗎?未嘗沒有可能。」

「殿下,這絕非兒戲。」魯飛覺得齊王瘋了。

城下的蠻族騎兵似乎沒有立刻離開的意思,蕭銘這個時候對魯飛說道:「去把陳兵曹叫來。」

魯飛不敢違抗,不然這個齊王又犯渾讓他出城迎戰,可就要命了。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綠色長袍官服的瘦削男子出現在城樓上。

「鐵蒺藜有嗎?」

兵曹是都督府中專門負責兵器,糧草的官員,對付騎兵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變成步兵。

這鐵蒺藜是專門用來對付騎兵馬匹用的。

陳兵曹露出為難的神色,「殿下,有是有,只是不多,只有三十多枚。」

「三十多枚!你這個兵曹平時都在幹什麼。」蕭銘怒道。

陳兵曹苦笑道:「殿下,不是下官怠惰,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器械司的匠人沒有足夠鑌鐵和煤餅修理製造兵器。」

真特么太窮了,蕭銘幾乎抓狂,他說道:「現在你把全城的鐵匠都找來。」

接著,蕭銘轉向錢大富,「把王府里的鐵器銅器全部拿出來給器械司。」

「啊?」錢大富臉上的肌肉抖動,一副肉疼的樣子。

魯飛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咽了下去。

「魯校尉,你繼續監視這批蠻族騎兵,看這樣子,這蠻族騎兵似乎是要在我們城下吃過飯再走。」蕭銘看了眼下馬坐在地上的蠻族騎兵。

這些蠻族騎兵也太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了,這是在羞辱他。

錢大富雖然肉疼,但還是把王府里的銅鼎,鐵器都收集過來。

全城十二個工匠全部到了器械司,一些雜役已經開始燒火融化銅,鐵。

「殿下,人都到了,只是有些民間的匠人還不知道鐵蒺藜為何物,不會鍛造。」陳兵曹小心翼翼地說道。

「無妨,本王親自教他們。」蕭銘露出詭異的笑容,面對巨大的困境,至少他還有科技晶石。

科技庫只是科技晶石的一部分,科技晶石最重要的功能是傳導知識。

這種傳導類似於魔法,類似道術,類似於醍醐灌頂。

簡單的說融入意識中的科技晶石可以通過連接其他人的意識,將科技知識潛移默化地輸入到他人的腦海中。

蕭銘此時就相當於中央電腦,他可以把意識當成數據線,將自己的知識導入其他電腦,也就是其他人。

不過傳輸什麼,傳導什麼,這都是蕭銘自主的。

於是陳兵曹驚訝地看著蕭銘拉著七個工匠去一邊說了一會話,回來的時候,七個匠人立刻投入了鍛造。

讓他吃驚的人,這七個人鑄造的鐵蒺藜竟然比器械司匠人製造的鐵蒺藜還要標準,鋒利。

「這還是齊王嗎?」

在陳兵曹的眼中,齊王一向是他人嘲諷的對象,但是現在似乎有什麼不對。

蕭銘笑的志滿意得,他成功了,通過講解這種方法掩飾知識的傳導,這些匠人還以為是自己理解鐵蒺藜的製造。

不過這些鐵蒺藜戰國時期就有了,其實也很簡單,只是一個類似三角體的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