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章 土地的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土地的問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將士們等著這一天。」

魯飛爽朗大笑,今日的齊王倒是和往日不同,多了些和將士的親近感。

他是個豪爽的人,以往若不是蕭銘百般刁難,他也不會如此輕視蕭銘,現在他不知道蕭銘的性格為何改了不少,但是這對他來說是個不錯的消息,也許能繼續跟著蕭銘一段時間。

李開元啃著一塊骨頭,馬肉的特殊的香味讓他不忍將肉直接吞下,而是在嘴裡細細咀嚼著。

他眼中帶著希冀的神情問道:「殿下,據說這長安城十分繁華是不是百姓都能吃上饅頭。」

「都能吃上倒是不一定,不過日子總歸比我們的過得舒坦。」蕭銘沉吟了一下說道。

在蕭銘看來這大渝國任何地方的底層的百姓都不會多麼富裕,大渝國如今的均田法早已崩壞,土地兼并嚴重,不少百姓流離失所,天下盜賊蜂起。

大渝國宛若一個遲暮老人,散發著腐朽的氣息。

錢大富回憶著長安的生活,說道「不過是豪商巨賈,貴族子弟多一些,繁華倒是也說的上,至少只要有銀子,想買什麼就有什麼,不像青州,有錢也買不到鹽,還是紫菀去了一趟魏王的封地才採辦一些回來。」

「鹽?」蕭銘恍然,他說這馬肉怎麼會是白水肉,原來是因為王府中沒鹽了的原因,他說道:「封地的東面便是海,這海水煮鹽的法子難道不懂嗎?」

「殿下,不是百姓不懂這煮鹽的法子,而是自古以來,這鹽一直是官營,販賣私鹽那是死罪,而殿下你又沒重視這封地的官鹽,所以……」錢大富委婉地說道。

蕭銘一陣臉紅,原來這都是以前蕭銘造的孽。

在封地五年來,這個傢伙是不問世事,根本沒有想到如何建設自己的封地,只是一味的貪圖享樂,封地上很多機構都沒建立起來。

一聲長嘆,蕭銘說道:「既然如此,等龐長史回來,便讓他籌建這鹽運司,在登州,萊州一帶設立官鹽。」

「殿下英明。」錢大富心中一喜,齊王現在終於開竅了。

暮色漸漸籠罩了青州城,在太陽落山之前,魯飛和李開元帶著兵士各自回去。

他們晚上還需要巡邏,大渝國的夜晚城裡是宵禁的,這青州城也是一樣。

此時的王府是黑暗的,只有兩三個房間中亮著燭光,封地物質的匱乏也讓王府沒有那麼多蠟燭奢侈到點亮每一個角落。

在王府的側殿,那是僕役們生活的地方,此時正冒著炊煙,抱著木柴的僕役進進出出。

剛轉過前殿,綠蘿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夜黑漆黑,若不是她那一身綠衣裳,他還真的分辨不出來。

「殿下,熱水備好了,今日殿下擒拿蠻人,定是累了,殿下還是早點沐浴更衣,歇息了吧。」綠蘿柔柔說道。

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三天,每個夜晚都是蕭銘最討厭的時候,沒有娛樂活動的夜晚實在是太無聊了。

偶爾一天倒是罷了,如今連續三天如此,他現在真的有點受不了了。

他看向綠蘿,沒辦法了,再這樣下去,他估計會瘋掉,只能逗逗兩個侍女了。

寢殿一側的側殿是蕭銘專門洗澡的地方,跟著綠蘿回去,一個大木桶的熱水已經準備妥當,紫菀正站在木通邊等著蕭銘。

過了三天連吊絲都不如的生活,蕭銘現在終於有點心理安慰,至少本王爺還是有侍女伺候的,這得多少單身狗羨慕的滿地打滾。

「殿下,奴婢為你寬衣。」紫菀和綠蘿上前。

蕭銘挺直身體,伸開雙臂,他不是每天都洗澡,在這萬惡的古代,洗澡也是相當奢侈的一件事。

從井裡取水,燒水,這可都要不少僕役忙碌,他的王府里加上錢大富滿打滿算也就十個人。

這十個人承擔了王府所有的衛生,伙食,雜役工作。

而且他的王府面積還不小,南北和東西足有二百米,在青州城,齊王府是唯一一個豪華建築。

眯著眼睛,蕭銘享受著綠蘿和紫菀的貼身服務,穿越以來,他第一次覺得值了。

綠蘿和紫菀紅著臉,她們以前只是伺候珍妃,何曾見過男人的身體,心中羞澀,害怕,好奇等情緒反覆交織。

但是她們心中清楚,自從珍妃把她們賜給齊王,她們就已經是齊王的人了,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羞澀。

「要不要一起洗?」蕭銘笑的十分邪惡。

綠蘿低下了腦袋,不敢說話,紫菀脆聲道:「殿下不要急,娘娘吩咐了,待將來殿下成婚,我和綠蘿早晚都是殿下的人。」

蕭銘不過是調戲一下她們為自己無聊的生活找點樂趣。

坐在熱水桶中,他的眼睛在紫菀身上多看了一眼,這個紫菀膽子倒是比綠蘿大多了,珍妃信中的交代,似乎是有這麼一條。

「開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蕭銘一邊洗澡一邊說,他還不是精蟲上腦,知道現在的重點是什麼。

頓了一下,他問紫菀道:「紫菀,本王問你,如果要讓本王的封地富庶起來,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紫菀很詫異齊王會問她這個問題,本能地回答道:「紫菀乃一介女子,怎麼會懂得這些事情。」

「本王命令你回答。」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還遵循著女子無才便是德,紫菀的回答倒是不出他的預料。

怔了一下,紫菀怕齊王又犯了以往的乖戾脾氣,說道:「土地。」

蕭銘點了點頭,北方蠻族的威脅,諸位皇子的勾心鬥角,留給他發展的時間似乎不多。

這幾天他思來想去,這第一件事就是解決土地的事情。

在古代,任何王朝都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百姓永遠比土地富餘,而一旦大規模的土地兼并出現,也基本預兆著這個王朝走到了終點。

目前,他的封地也是如此,大片優質土地被當地望族壟斷,許多百姓無地可耕,現在第一件事他就要解決這個問題。

同時他要解決的第二問題是知識的傳承,他守著一個科技庫不用,這簡直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