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一章 王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王家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青州市面上的煤餅和鐵礦石盡數被我買下,下一批王家說要等上一些時日。」

採購的最後一車煤餅到了器械司,陳文龍向蕭銘稟明情況。

「總共花了多少銀子?」蕭銘問。

「二百兩。」

蕭銘一陣肉痛,像是被割肉了一般痛苦,他曾經在宿舍的外號可是叫蕭.葛朗台,「這煤餅和礦石怎麼會這麼貴。」

陳文龍苦笑一聲,不敢接話。

在他看來,這事只能怪蕭銘。

初來封地,這位堂堂齊王很快和本地的豪門子弟混跡在一起。

整日與這些權貴子弟聲色犬馬,欺男霸女。

這些豪族子弟得知蕭銘不討皇帝喜歡,手頭的銀子不寬裕,便大把給蕭銘送錢,深的蕭銘的歡心。

不過這些人的心思可不單純,很快青州礦山的經營權便被蕭銘白菜價賣給了這些豪族。

其中拿到最多礦山經營權的是青州王家,市面上的煤餅和鐵礦石都是來自他家。

「殿下,這你可就錯怪我們王家了,這青州的礦山在五十裡外,此地又無漕運,只能馬拉人扛,成本自然翻倍,不賺點薄利,我們王家可就活不下去了。」

正在這時,一個輕佻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走進來一個穿著藍色綢緞長衫,腳踩騰雲靴的英俊男子。

只是男子的臉色有些蒼白,一副文弱的樣子。

「這不是世傑兄嗎?」

蕭銘的記憶中,這個王世傑是青州大族王家的長子,也是他青州狐朋狗友圈中的第一位,百姓口中青州四害之一。

「見過殿下1王世傑微微對蕭銘鞠了一躬,手中拿著紙扇遙遙拱手。

「免禮。」蕭銘抬手。

他現在不是蕭銘,但是記憶里蕭銘對王世傑的喜愛還是能影響到他。

這和蕭銘對龐玉坤的記憶也會影響他一樣,不過這都是先入為主的記憶。

如今他已不是以前的蕭銘,本可以不搭理這王世傑,不過他明白現在走平民路線是不合時宜的。

因為現在他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來對付真正的敵人,這本地的豪族不過是封地內部矛盾。

而且對他來說,還有很重要的價值。

「王某不過去沂州查驗了一下賬目,不曾想殿下竟親手活捉三十蠻族騎兵,真是讓王某佩服,佩服。」王世傑一副唏噓,面露敬仰之色。

「哪裡哪裡,世傑兄謬讚了,不過是走了時運,這些個蠻族也是誤打誤撞進來的。」蕭銘讓差役給王世傑搬了個椅子賜坐,問道:「世傑兄剛回的青州?」

「正是,家父說殿下這兩日在大批量收購煤餅和鐵礦石,遣我來問問殿下還需要多少?」

蕭銘暗笑,這王世傑說的不過是借口,真正的目的估計是想來看看這批煤餅和鐵礦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這些暫時足夠了,不過是讓器械司造一些小玩意,如果還需要,我自會去找王兄。」

這次的鐵礦石蕭銘足足買了十噸,煤餅也相當數量,這些東西他不過是拿來給匠人練練手。

「好說,好說。」王世傑面露笑容。

以他對蕭銘的了解,蕭銘不會騙他,頓了一下,他忽然起身附耳對蕭銘說道:「殿下,為了感謝你對青州的庇護,家父今晚在家裡擺了宴席,小紅這兩日可是很想殿下哦。」

糖衣炮彈來了,蕭銘神色怪異。

在大渝國,豪族的家宴可是個很亂的場合,有多亂,基本上和青樓無異。

除了吃飯,基本上就是豪族將家中姿色尚可的婢女差遣出來供客人和主人娛樂。

這王世傑十分喜歡這一口,以前蕭銘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這類的事情也是難免。

他的口中的小紅,就是蕭銘曾經的一個相好。

「這個……」身為一個男人,不動心是不正常,但是現在蕭銘現在還真的不想去。

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每次王家擺家宴,這王家在最後關頭總會提要求。

他可不傻,如果再這樣下去,這封地的名字就改姓王了。

見蕭銘露出猶豫之色,王世傑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聽說珍妃娘娘賜給了殿下兩位美人,是不是殿下有點樂不思蜀了,把我家的小紅給忘了。」

「埃?王兄知曉便可。」蕭銘順著說道。

王世傑露出羨慕的神色,嘆息道:「可惜,尋遍青州恐怕也沒有比得上綠蘿和紫菀的美人了,殿下好艷福,什麼時候能讓小弟也一嘗……」

蕭銘的神色瞬間變了,這個王世傑在青州是家喻戶曉的色中餓鬼,現在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身上,真是色膽包天,這是打起了綠蘿和紫菀的主意。

「世傑兄,綠蘿和紫菀可是母妃的貼身丫鬟1蕭銘正色道。

王世傑剛才腦子裡全是綠蘿和紫菀的窈窕身段,此時回過神來,看見蕭銘危險的眼神,頓時額頭冒了一層冷汗。

他剛才的話說足以說的上是大逆不道了。

「殿下息怒,我真是糊塗了。」王世傑小心翼翼陪著笑臉。

蕭銘冷哼一聲,如今青州大族的勢力不小,他固然可以整治他們,但那個時候他的封地必然傷筋動骨,所以他現在的想法和大族相互利用。

比如這煤和鐵,他還指望這些人供用。

至於王世傑,如果是以前的蕭銘估計會沆瀣一氣,但是遇到他,自然這次吃了憋,所以,他只是依照以前和蕭銘相處的方式來說話而已。

「不妨事,還請世傑兄回去稟明家父,這家宴我今日就不去了。」蕭銘已經趕人了。

王世傑也是個人精,蕭銘明顯不是以前的路子,他說道:「如此,王某告退了。」

目送王世傑出了器械司,蕭銘繼續教授匠人如何製造車床,使用車床。

陳文龍也在一邊仔細聽著,現在明明蕭銘講的是聞所未聞的東西,但是他偏偏能夠聽懂。

而且腦子中會自動出現這些車床的模樣,漸漸的,車床的製造工序在他的心中已經瞭然,一切都那麼自然而然。

到了傍晚,該傳授的知識也傳授了,科技晶石詳細的製造過程全部傳輸完備,剩下的事情就是這些匠人實踐了。

光說不練假把式,科技知識到成品,還是需要時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