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四章 煤球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煤球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這不妥吧。」

錢大富心知這四位一來蕭銘肯定坐不住的,畢竟蕭銘貪玩成性,以往都經不住四人的攛掇。

「錢管家不必多心,這次我們帶上不少家丁僕役,以我們對殿下的敬重,難道還會害他不成?」秦牧讓錢大富吃定心丸。

蕭銘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向外走去,「走吧,我讓魯校尉跟著便是。」

在這裡他沒什麼朋友,也只有這幾個酒肉朋友能說說話,聊聊一些趣事,不然還真的是悶死人。

「魯校尉跟著自然是沒有問題了。」錢大富這下安心了。

在王世傑四人的簇擁下,蕭銘坐著王世傑家的馬車出了城南,直奔彌河碼頭。

碼頭上,一艘畫舫停泊,碧綠的彌河水從西向東滾滾而去,有一種大江東東流的氣勢。

秦樂微微吃驚,他明白古代因為自然環境沒有被破壞,因此河流的水流量很大,但是這彌河足以媲美當代的京杭運河了。

「殿下。」秦牧作出一個請的手勢。

青州四大豪族,王家主要經營的是煤和鐵,魏家主營布匹,綢緞,孫家以陶瓷冶鍊為主業,而這秦家則是掌控著漕運。

眼前的這艘畫舫算不得華麗,在蕭銘看來,相對現代而言,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見到什麼華麗的東西,古樸倒是隨處都是。

畫舫中此時擺了一個小桌,上面擺了幾碟小菜,上面還擺著一壇酒。

桌下一個炭盆正燒著,時節馬上入冬,倒也有幾分薄寒之意,只是畫舫中固然暖和了,卻有一股淡淡的煤味。

「殿下,為了給你壓驚,這次我專門備了綠蟻酒,還有這羊肉,豆豉,茼蒿,糖醋鯽魚……」秦牧如數家珍。

蕭銘掃了眼可謂豪華大餐的標準,心中感慨,他這個王爺實在太失敗了,這秦牧的日子都比他過得舒坦。

不過也沒辦法,秦家的漕運生意,來往大渝國各處,自然可以把各種青州沒有東西買回來享用。

王世傑拍手笑道:「跟著秦兄就是少不了好菜好酒,哪像我等,只能吃一些粗茶淡飯。」

「王兄折煞我了,這糖醋鯽魚的蔗糖還是家父讓船工在長安的時候特意置辦的,這菜油也是一樣,花了數十輛紋銀,不然今日也沒有這糖醋鯽魚。」

孫棟一向最是饞嘴,說道「秦兄,下次可否也給我稍一些回來,這整日饅頭,蘿蔔和韭菜太過單調,真是讓人饞死了。」

蕭銘不禁口水在嘴裡打轉,沒辦法,相比現代食物的豐富,這裡實在是太過慘不忍睹。

他記憶中,土豆,玉米,西紅柿,花生這些東西到現在還沒有傳入大渝國。

蔬菜的品種很單調,基本上是芹菜,蘿蔔,韭菜,菠菜,萵苣,茄子這些這些東西。

而這些東西種植的也很少,因為百姓飯都吃不上,誰會去種菜,這些東西也基本上是富商和權貴吃的。

五人圍著小桌坐下,船夫搖著漿,畫舫慢慢向河中而去。

不得不說這裡的環境還是很美的,彌河兩岸布滿蔥綠色耕田,一望無際,如同一幅油彩畫。

河兩岸水草密集,蘆葦成林,野鴨,白鷺隨處可見,河中,水波激蕩,時而躍出一兩條魚來。

一邊賞景,秦牧一邊給蕭銘倒了一杯綠蟻酒。

頓時,一股米酒的酸味沖鼻而來,在蕭銘看來這綠蟻酒真的品質低劣。

因為這綠蟻酒就是新釀,酒渣都沒濾乾淨的米酒,酒渣成綠色,才稱綠蟻酒。

這種味道的酒以前的蕭銘尚可以喝,但是對現在的蕭銘來說真是難以下咽。

不過有總歸沒有強,他還是端起來喝了幾口,吃上了他在這裡的第一份炒菜,糖醋鯽魚。

畫舫沿著彌河順流而下,蕭銘賞景的同時,也在觀察著彌河兩岸的情況。

在大渝國,良田基本上就是河兩岸的田地,因為容易灌水。

他看了一下,彌河兩側鮮有水車這樣的灌溉工具,即便有,也是大戶人家的,普通百姓根本沒有錢財建造。

見蕭銘不時望著彌河兩岸沉思,王世傑問道:「這次出行,殿下似乎有心事,不知可否說給愚弟聽聽。」

蕭銘正想著如何改善封地的水力灌溉設施,這個事情他自然不樂意和王世傑說。

這是他看見桌下燃燒的炭盆,想起一事,說道:「心事倒是沒有,不過器械司的匠人正在製造一個好玩的玩意,比這炭盆強了百倍,不知道諸位是否感興趣。」

「哦?」王世傑露出驚訝的神色,「殿下那日在器械司忙碌,難道就是為了此物嗎?」

秦牧三人也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秦牧說道,「既然如此,這彌河我們也游過了,不如去看看殿下的說的新奇玩意。」

魏青,孫棟齊聲叫好。

昨天,秦樂給匠人們傳授車床知識的時候,讓工匠今日便給他製造了一種很實用的工具。

這就是當代的煤球爐,在王府生活了幾日,每日看著看著僕役們大小事都燒的木柴,他都感到彆扭。

所以別的沒有製造,倒是把煤球爐給提前交代出去了。

眼見這些個豪族子弟過得比自己這個王爺還歡脫,蕭銘心中不爽,這充分說明如今青州的經濟都握在他們手中。

而對應的是,青州的稅賦卻一年比一年差,至於為什麼,自然是他們偷稅漏稅。

這秦牧輕鬆一句幾十兩紋銀,他的王府都不敢說這麼大的話。

現在他既然掌握著科技庫,不用一些新奇的玩意去榨乾他們的錢,他怎麼有錢建立自己的官營經濟。

這次彌河之行,蕭銘對彌河兩岸的灌溉情況基本了解,他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去器械司看看。」

秦牧立刻讓畫舫調轉了船頭,五人回到了碼頭。

上了岸,秦樂緊了緊身上的衣服,馬上就要入冬了,天氣漸漸寒冷,這煤球爐此時正可以派上用場,不怕他們不買。

尤其是這王家,這煤餅和鐵礦石賣給自己這麼貴,他能繞得了他們嗎?

此時的器械司中,一個外麵包著鐵片的煤球爐已經生產出來。

這是一個簡易的煤球爐,鐵片裡面是烤制出來的泥土內圈,底盤是一個網狀鐵片。

樣式看起來沒有現代精美,但是功能基本上齊全了。

煤球爐的工藝很簡單,這是蕭銘交給匠人們的第一個練手對象。

五人到了器械司的時候,看見的正是這樣一個煤球爐。

「殿下,這是何物?」王世傑不解道。

秦樂微微一笑,問陳文龍道:「煤球製造出來沒有?」

「回殿下,製造出來了,現在正在外面晾曬呢。」陳文龍答到。

  • (快捷鍵:←)
  • 鋼鐵皇朝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