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五章 不傻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不傻呀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這煤球是何物?」王世傑不解。

蕭銘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用眼神對陳文龍示意了一下。

陳文龍會意,差匠人去外面把製造出來的煤球拿了過來。

這煤球又叫蜂窩煤,十公分的圓柱狀,上滿分佈貫通的圓孔,在蕭銘以前生活的世界,這種煤球爐在七八十年代以前十分流行,幾乎家家具備。

燒水,做飯,取暖,可以說功能多樣,非常實用,而且製造起來還相當簡單。

面對這種從未出現的東西,王世傑四人同時陷入迷惑中,只等待著秦樂下一步的解釋。

「諸位細看,這是煤球爐其實就是一個圓筒,被鐵杵隔成兩部分,上面是爐膛,下面是進風口,外面有個風門,調大時進的氣多,火旺,調小進的氣少,火小,這個煤球是煤餅研磨重鑄而成,二者集合便會有神奇的功效。」

蕭銘說罷,自己親自動手,拿了木炭麥稈引火,接著把一塊煤球放在底部,又拿著一個泥塑長筒管當煙囪立在上面。

王世傑四人站在一起竊竊私語,全神貫注看著秦樂的動作。

不一會兒,火旺了起來,煤球被點燃,接著蕭銘把第二個煤球塞進了爐子中,同時把小煙囪取了下來。

此時爐中藍色的火苗燃燒旺盛。

「殿下,這和炭盆也沒多大區別嘛。」孫棟在四人中一向心直口快,搶先說道。

秦牧眼睛轉了轉,把扇子在手心敲了一下,對孫棟不滿道:「孫兄此言差矣,既然能讓殿下如此上心,必然是了不得東西。」

「秦兄拍馬屁的功夫真是日益精進,讓人嘆為觀止,我倒是覺得孫兄的話有些道理。」魏青正色說道。

孫棟如果是心直口快,那麼魏青則是腦袋有些軸了,據蕭銘所知,魏青的鄉試能通過還是他父親花了不少銀子買來的。

至於他,喜歡棍棒,多過詩書。

王世傑沉吟一會兒,對三人露出鄙夷的神色,「若說殿下這煤球爐,你們三個拍馬也比不上我了解,這種煤球爐殿下這麼一說,倒是真的很實用,比炭盆可要方便的多了。」

「還是王兄有見解,不愧是做煤鐵生意的。」蕭銘稱讚道。

王世傑一向是給個破筐就下蛋的人,他得意洋洋,像是一個鬥勝的公雞,「殿下,此物倒是真的不錯,不知殿下從哪兒學得此物的?」

蕭銘淡淡道:「說起這個可就長了,是前些日子王府的管家從一個域外商人手裡買下一本書籍,我見裡面有不少新奇的什物,便仔細研究了一下。」

此時蕭銘身份是皇子的優勢體現出來了,他只需要隨便編個借口就可以把未來要研發的器械推脫出去。

若是一般百姓,這些豪門大族估計殺人滅口也要搞個清楚。

王世傑半信半疑,不過蕭銘如此說,他也不敢細問,畢竟他們和蕭銘相處融洽是一個回事兒,這尊卑是另一會事兒。

「殿下真是貴人自有天助,這煤球爐的確不錯,殿下能否讓器械司也給我等打造一個用用?」

王世傑和秦牧等人交換了一下眼神,這個煤球爐倒是新奇,他們很想買回去試用一下。

蕭銘等的就是魚兒上鉤,這煤球爐現在普及到百姓家是不可能的,因為一般百姓燒不起煤,只能燒些木柴之類的。

但是大戶人家就不一樣了,任何豪族大戶的心理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喜歡獵奇。

「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這煤球爐耗鐵,又要耗煤,我齊王府一向窮的很……」

王世傑人精一樣的人物,立刻領會,「殿下,好說,您說這煤球爐多少銀兩一個,我們出便是。」

秦牧三人紛紛點頭,從蕭銘手裡佔便宜的事情,他們倒是不敢幹,再怎麼說蕭銘也是藩王。

「這樣吧,一個煤球爐五十兩紋銀。」蕭銘獅子大開口。

王世傑一驚,這齊王還真的敢要。

在他看來這煤球爐雖然比炭盆方便的多,但不是不可代替,頂多便捷了不少,值不了這麼多錢,頂多也就三兩紋銀。

他說道:「殿下,五十兩真是多了,您想想,大戶人家誰不養個家丁僕役,這燒水做飯溫酒麻煩了一些,但終究不需要自己動手,五十兩買這個回去,還不如買個丫鬟,您就別刁難我了。」

秦牧三人同時點頭,孫棟說道:「不過王兄倒是提醒了我,這個煤球爐倒是個生意,大可以把它賣給一些手中有些錢財,又養不起丫鬟的富戶。」

蕭銘掃了眼四人,心想看來古人不傻,而且精打細算,不是隨便搞個東西出來就能糊弄賺大把銀子的。

第一輪忽悠失敗,蕭銘叫來陳文龍問了一下煤球爐的成本。

王世傑預估的很准,成本基本在二兩紋銀左右,畢竟煤和鐵還是很貴的。

冤大頭是找不到了,不過孫棟的提議倒是可行,他這煤球爐製造出來就是為了賺銀子。

不然他哪來的錢把工業基礎搞起來,總不能把青州的富戶全部抄家吧?

「還是孫兄高明。」蕭銘誇獎道。

這個時候秦牧靈機一動,說道:「殿下,我家做的是漕運生意,這大渝國各處都去,不如把這煤球爐的生意交給我家,讓我家販售如何?」

「這事的確是秦兄最適合了。」魏青說道。

「秦兄此話正合我意,諸位也明白這青州的賦稅,一年比不上一年,再這樣下去,齊王府馬上就要吸風飲露了,雖說諸位時常接濟王府,但是終究不是長遠之計。」蕭銘長嘆一聲說道。

這個時候四人俱都露出尷尬的神色,這賦稅的問題,他們自然心中清楚癥結在什麼地方。

只是如今大渝國的豪門大族誰又不是把銀子捏在自己手中。

如今齊王要自己做生意貼補王府,這也是無可厚非,試問諸位皇子中誰的麾下沒有一群商賈。

這些商賈每年供奉銀兩換來生意上的便利,一些獲利頗豐的生意甚至是皇子的親信直接經營。

同樣,他們每年也供奉齊王一些銀兩,只是齊王實在昏聵無能,這些銀兩隻是拿來享樂。

甚至其他皇子死死抓在手裡的礦山,漕運都不聞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