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六章 四家紛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四家紛爭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既然如此,秦某更是責無旁貸,殿下只要不讓我們秦家吃虧便是。」

秦牧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

只是他心中清楚在,這種新奇的煤球爐要是能夠順利出手,說不定可以給秦家帶來豐厚的利潤。

秦牧吃獨食,王世傑不樂意了,他說道:「秦兄,你這未免貪心了吧,這發財的機會你們秦家怎麼能獨攬呢?」

接著,王世傑看向蕭銘說道:「回殿下,愚弟家中倒是也有一個馬隊,秦牧走的水路,畢竟還有一些不能到的地方,剩下的地方我們王家倒是可以幫助殿下。」

「沒錯,我們孫家也有馬隊。」孫棟附和道。

魏青和秦牧對視一眼,神色略微不快。

這四人你爭我吵,蕭銘則在一旁仔細觀察著,他心中暗喜。

現在明顯是王世傑和孫棟相互幫襯,而秦牧和魏青站在一起。

由此可見青州四大豪門也不是鐵板一塊,表面風平浪靜,內里卻是勾心鬥角。

蕭銘不怕他們斗,就怕他們不鬥,如此一來,他大可以從中漁利。

「諸位,諸位,不要吵了,你們都是本王最信任的人,本王誰也不想偏頗,這樣,本王有個主意,這煤球爐既然你們四家都想接手,不如就公平競爭,你們賣給其他人多少銀兩我不管,但是從我這裡購買煤球爐的價錢你們誰給的高,我就給誰。「

蕭銘眼睛轉了轉,接著說道:」為了公平起見,明日你們每人準備一封密信,這信中便是從本王這購買煤球爐的價格,到時候當眾拆開,價高者得,如何?」

「這倒是個辦法,殿下英明。」王世傑對蕭銘拱手,眼睛卻挑釁地看了眼秦牧。

意思是誰怕誰!

「那就照殿下說的辦1秦牧毫不退讓。

蕭銘心中大樂,本來他對煤氣爐不抱多大希望,但是如今四家內鬥,他倒是可以多佔一點便宜了。

「為了能讓你們四家了解這煤氣爐的便利,這個樣品你們拿回去給各家展示一下吧。」蕭銘依舊維持著表面的風輕雲淡,不能讓他們看出自己的心理。

王世傑對蕭銘拱了拱手,讓隨行的家丁拎著爐子向外走去。

其他三人這時也是拱手離去。

「殿下,是不是讓匠人們現在就打造煤球爐?」陳龍文笑眯眯地問。

整個過程,他都在看,本來這煤球爐讓王世傑和孫棟說的一文不值了,但沒想到秦牧太過貪心,讓以往同進同退的四家出現了裂痕。

蕭銘斜睨了一眼陳文龍,「你說呢?以後你清閑的時候可不多了。」

「殿下,下官不怕忙,就怕閑著。」陳龍文適時表現了一下自己。

蕭銘點了點頭,」等銀子到了,這水力車床工坊的事情就著手去辦。」

交代了煤球爐的事,蕭銘在魯飛的護衛下回了王府。

此時,王世傑拎著煤氣爐也回了王家,為了這事,四家再次在王家聚首。

「世傑,你說這個東西是殿下讓器械司製造出來的?」王成籌望著正燃燒的煤球爐說道。

「不會有假,而且大渝其他地方也沒見過這種東西」王世傑說道。

「王員外,這個什麼煤球爐燒的是煤,你看如何?」秦川雲問道,他正是秦牧的父親。

王成籌輕輕捻著鬍鬚,秦川雲一聲員外讓他很受用,雖說這員外只是富商拿錢換來的名號。

但是商賈地位遞減,這個稱號也能聊表慰藉了。

「這煤球爐的確有些意思,燒水,煮菜,溫酒,取暖十分便捷,而且火勢大小可以隨意控制,最重要的一點是不容易熄滅,而且下面的煤球燒盡,換一下塊煤球即可,若是願意,這煤球爐可以一直不熄滅。」

「王員外的說的有幾分道理,冬天的時候若是有這樣一件東西擺在屋裡,倒是不錯。」

秦川雲身側坐著一位乾瘦的老者,卻是孫棟的父親孫遠志。

「既然諸位都認為這煤球爐不錯,那麼就按照殿下的辦法,我們四家各自寫一份密信,如此一來,也不必為了誰家經營者煤球爐爭吵。」

魏青的父親魏洪高聲道,他和魏青倒是很像,都是紅臉漢子。

因為魏洪的話,院子中一時間沉寂下來,四家相互打量著,心中各有想法。

這煤球爐從拿來就在王家燒到現在,他心中有了計較,」既然如此,王某就不留諸位了,明天無論是誰拿下這煤球爐的經營,希望大家都不要傷了和氣。「

「既然這樣,我們就告辭了。「魏洪第一個站起告辭。

接著孫遠志和秦川雲相繼離去。

諸人都散了,王世傑這個時候說道:」爹,這煤球爐倒是新奇,不過這價格我認為不會超過三兩紋銀。」

「嘿嘿,你說的三兩,但這次即便是五兩,十兩我們也要拿下這煤球爐經營。」王成籌眯著眼睛說道。

「為何?」王世傑不解。

「我問你,我們王家賣的是什麼?」王成籌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煤……」王世傑陡然醒悟,「爹,你的意思是若是這煤球爐能夠大賣,咱們的煤……」

王成籌哈哈大笑,」正是,我剛才數了一下,這煤球爐要是燒一天,至少需要六個煤球,若是大渝國每戶都用上了煤氣爐,我們王家豈不是要富可敵國?」

王世傑怔了一下,跟著大笑起來,「爹,齊王殿下可真是我們的福星呀?」

王成籌笑眯眯地捻著鬍鬚,收起笑容正色道:「世傑,有件事你要一個人去找殿下說。」

「爹,您吩咐。」王世傑恭敬道,他從小就怕王成籌。

「這煤球爐無論我們王家,還是誰家經營對我們影響都不大,最大的是這煤球的生意,你看,齊王送來的煤球十分規整,裡面的孔洞大小,方圓,位置都一樣,和煤球爐十分契合,稍微不一樣就沒法放進去,而且這煤球是煤塊粉碎過又粘起來,十分的堅硬,很難製造出來。」

「你的意思是讓從殿下口中打探一下這煤球是怎麼生產的嗎?」

「不,齊王此次是為了財,我要讓你把這種法子買下來1王成籌眼中閃動著野心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