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七章 暖被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暖被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你說這王,魏,孫,秦四家會來買咱們的煤球爐嗎?」

齊王府,蕭銘寢殿的前面是一個古樸的園林。

碧水,石橋,花圃,還有一座鄰水而立的硃色勾欄涼亭。

此時,黃昏將近,王府中稍有些夜色的朦朧,涼亭里,蕭銘正在吃飯。

他的面前是一個煤氣爐,今天器械司一共製造出了兩個,一個讓王世傑拿去了,這剩下的一個晚上才成型。

陳文龍不敢耽擱,便給送了過來。

「嘿嘿,殿下高才,如此神物他們若是不買,那隻能說他們沒有眼光。「錢大富樂呵呵的。

這五年來,蕭銘基本上就是吃睡玩三件事,這次難得能造出這個東西,給王府增加一些開支,在他看來若是齊王能夠再讀書,那就更是善事了。

紫菀一邊給蕭銘捶腿,一邊打量著蕭銘。

來這青州之前,齊王惡名在外,她們走一路,哭了一路,心中悲苦。

但是自從到了王府,伺候些許日子,她發現齊王也沒有傳說的那麼不堪。

二人心中的愁緒也漸漸淡了。

而且齊王是珍妃的兒子,珍妃又待她們十分寬厚,這幾天蕭銘待她們倒是平易近人,這讓她們不禁有了幾分親近之感。

「奴婢倒是覺得殿下讓他們四家各自把價格寫在信封里交上來才是高明。」紫菀輕笑,臉頰盪起兩個酒窩。

蕭銘坐在石凳上,他剛把煤球爐的使用方法給她們講解了一遍。

平日里蕭銘的飲食起居都是兩個丫鬟在張羅,她們頓時明白這煤氣爐的便捷之處。

「何以見得?」,蕭銘問。

紫菀脆聲說道:「若是殿下明著讓他們說價錢,以他們四家的本性,定然會勾結在一起壓低價格,現在他們各自回去,誰都不知道對方的價格,為了拿下這煤球爐的經營,定然是相互較力,讓我們坐享漁人之利。」

「嗯,說的不錯,這正是本王的目的。」蕭銘多看了紫菀一眼。

紫菀分析的很透徹,其實這種模式就是現代版的投標報價,為了達到目的,投標的人自然要拿出最大的誠意。

綠蘿羨慕道:「紫菀姐姐真聰明,我怎麼想不到呢?」

「因為你笨呀。」蕭銘抓住綠蘿的小手揉著,仰頭對她壞笑。

綠蘿頓時紅了臉,低下腦袋不敢說話。

紫菀見了,眼睛咕嚕嚕亂轉,捏著蕭銘大腿的手暗暗用了力氣。

「哎呦。」蕭銘只覺腿上像是被蚊子咬了一下,不禁叫出聲。

紫菀匆忙站了起來,「殿下贖罪,是不是紫菀捏重了?」

兩個小婢女嬌媚標緻,是個爺們都得想入非非,何況還掛著自己的標籤,偶爾佔個小便宜也是無可厚非的嘛。

回過神來,他才想起這麼多人都看著,這是古代,可不是馬路上就可以親嘴的二十一世紀。

「咳咳。」

蕭銘咳嗽了一聲,紫菀貌似恭敬,不過他看的出來是故意的,這丫頭聰明是聰明,但是他不想她養成對自己耍小聰明的習慣。

他故意壞笑道:「讓本王原諒你也很簡單,這樣吧,這天也冷了,不如今晚你來給本王暖暖被子。」

紫菀怔住了,她顯然沒有想到蕭銘會來這麼一招。

「既然不說話,本王就當默認咯,還是紫菀最貼心呀。」蕭銘笑眯眯站了起來,「大富,這煤球爐就交給你了,咱們王府人手不多,有了這個就可以讓下人輕鬆一些了。」

「是,殿下。」錢大富應道,同時擔憂地看了眼紫菀。

現在的蕭銘他都摸不清路數,這個紫菀竟然仗著自己的小聰明戲耍齊王,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蕭銘轉身回了寢殿,綠蘿這時抓住紫菀的手說道:「姐姐,這可怎麼辦?難道你真的去……。」

紫菀臉色發白,這時她的腦袋也不夠用了。

錢大富嘆了口氣,這個時候說道:「紫菀,你聰明倒是聰明,不過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這樣,我教你們一個法子……「

紫菀和綠蘿細細聽了,紫菀說道:「這行嗎?「

「那你還有別的辦法嗎?違命不遵,這可是要家法處置的。」錢大富說道。

綠蘿這個時候抓住紫菀的手說道:「姐姐,就試試吧。」

嘆息一聲,紫菀點了點頭,看來這齊王是個聰明人物,她倒不能再小看他了。

回了寢殿,蕭銘沒有睡覺,而是點著蠟燭,拿著毛筆在畫圖紙。

一旦從四家手裡拿了錢,他下一步的計劃是水力車床工坊。

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去彌河轉一圈的原因,一個是為了考察民情,一個是為了尋找合適的位置。

不過這批水力車床加工木具和一般的鐵配件是足夠了,但是加工堅硬的鋼鐵還是不能。

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車床的刀具強度不夠。

若是沒有強度足夠的合金刀具,加工鋼鐵基本不可能。

而合金就需要鎳,鎢、鉬、鈷、鋁、鈦、硼、鋯等微量元素,可這些元素不是隨手就來。

儘管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蕭銘現在感到面臨的困難還是很大,從一窮二白起家可真不是容易的事。

不過辦法也不是沒有,科技庫中同樣包含著每種礦藏知識,礦的位置,伴生礦,顏色,尋礦方法。

他需要找個親信傳授,去尋找這些金屬礦,因為不僅僅是合金的事情,下一步,他要自己開採礦山。

如今他的封地就是當代的山東地區,這個區域礦藏豐富,在萊州附近還有一個大型金礦。

若是利用合理,還可以給自己提供不小的資金支持,所以尋礦這件事,對他來說很重要。

所有的事情都要齊頭並進才行。

他正想著,感覺一個躡手躡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轉過身,他看見一個黑影鑽進了自己的被窩。

「紫菀?」

蕭銘喚了一聲,這個丫頭還真是聽話,他不過嚇唬她而已,沒想到還真的來給自己暖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