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十八章 夜話衷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夜話衷腸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昏黃的燭光搖曳,照亮一方狹小的空間。

寢殿外,夜色漆黑如墨,總給人一種無不可名狀的恐怖。

在這樣的夜裡,總會容易讓人想起老奶奶嚇唬小孩子的恐怖故事。

蕭銘見紫菀不答聲,於是又喚了兩聲,被窩裡的人還是沒有回應,這讓蕭銘不禁一陣胡思亂想。

他是穿越過來的,而這古代又多鬼神之說,尤其還是這樣的環境,簡直比電視劇還電視劇。

「紫菀,你可不要嚇唬本王,不然本王可就不客氣了。」蕭銘的聲音有發顫,這人他不怕,就是怕這些怪力亂神之說。

寢殿中讓人窒息的死寂回答了他。

這下蕭銘不淡定了,這被窩裡鼓鼓囊囊的,肯定有人,不是鬼,萬一是個刺客呢?

這刺殺的事情可還沒過幾天。

雖說蕭銘來到這個世界是個皇子之身,但是內心裡,他還是孤獨和害怕的。

一個人面對完全陌生和環境,這是很正常的情緒。

「大富1蕭銘還是選擇不靠近,這也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

「來了1這聲吆喝倒是來的很及時,錢大富一溜煙跑了進來,「殿下,你這是怎麼了?」

記憶中,蕭銘唯一相信的就是錢大富,他指著自己的床榻說道;「去,把被子掀開,看看這裡面藏著什麼?」

錢大富古怪地說道:「殿下,這裡面當然是紫菀了,你不是說讓她給你暖被嗎?這丫頭心知今日有些僭越,不敢違逆殿下的命令。」

「真的?那她為何不敢答本王的話。」蕭銘稍安,不禁有些生氣,這把他給嚇得。

錢大富說道:「殿下,這紫菀和綠蘿以前總歸是娘娘身邊的人,這暖被的事情可從來沒遇到過,這第一次難免有些緊張。」

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就沒一個讓他省心的,他對錢大富說道:「去,讓她回去吧,真夠讓本王煩的。」

他的話音一落,被窩裡忽然傳來嚶嚀的哭泣聲,接著紫菀掀起被子,一邊哭說道:「殿下,紫菀知錯了,今日不該耍小聰明惹怒了殿下,只是紫菀這樣做也是為了殿下的名聲,省的那些下人們亂嚼舌頭,這眾目睽睽若是又讓龐長史知道了,定然又要稟明殿下,那娘娘求殿下明年會長安省親的事情恐怕又要耽擱了。」

「沒錯,殿下。」錢大富嘆息一聲,「這長安最想念殿下的莫非娘娘了,望殿下念及娘娘一片苦心呀。」

提起珍妃,蕭銘忽然有些苦澀,不得不說蕭銘再不是東西,這珍妃始終對他疼愛有加,每次蕭銘犯錯,珍妃總會忍著蕭文軒的責罵也要給他求情。

「哼,罷了,你們都出去吧,本王不過是警示你,聰明要用對地方,懂嗎?」蕭銘對紫菀說道。

紫菀盈盈福樂一禮,梨花帶雨,「是,殿下,紫菀記住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錢大富瞪了眼紫菀,「還不走,竟是惹殿下生氣。」

紫菀擦了擦眼淚,又是行了一禮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蕭銘這個時候對錢大富說道:「你們呀,合夥來對付我,當我看不出來嗎?」

「嘿嘿,殿下英明,我就知道瞞不住殿下你,不過殿下真的要為娘娘著想了,如今皇上身體是越發差了,若是皇上駕鶴歸去,娘娘在宮中可就再也無依無靠,萬一有人那時提及殉葬之事,娘娘……」,說到此處,錢大富眼眶微紅,似乎是極為擔憂。

「誰敢1蕭銘直覺的心中一道怒火噴涌而出,似乎是觸痛了記憶中最痛的一根線。

歷朝歷代皇帝駕崩都會有嬪妃殉葬之事,而那個時候就是母憑子貴的時候,這殉葬之人基本上會在沒有依靠的嬪妃中產生。

錢大富繼續說道:「殿下,今日老奴多句嘴,自從殿下大病之後,老奴看出殿下長進了不少,本來老奴已經絕望,只等娘娘去的時候,老奴也跟著去了,但是現在老奴相信殿下能夠讓娘娘轉危為安,只要殿下勤政愛民,富強封地,到那時無論是誰登上皇位,都要掂量一下殿下您的重量。」

蕭銘點了點頭,錢大富說的真誠,可以說是一片肺腑之言,他現在佔據著蕭銘的身體,那麼就是蕭銘,因為他來了這世界,他就屬於這個世界了。

錢大富的話讓他忽然醒悟了這點,這個世界還有需要他的人,也有他需要的人。

「你的苦心本王明白了,生病的時候本王也在追悔過去的放浪形骸,今後不會再如以前那般。」蕭銘鄭重對錢大富說道。

「殿下1錢大富眼淚在眼眶裡滾動。

蕭銘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現在的錢大富估計有種千年的鐵樹開了花的感慨,不過如此一來,蕭銘就可以做真正的自己了。

盯著錢大富看了兩眼,蕭銘忽然有些奇怪,他只記得蕭銘出生的記憶中這個錢大富就一直跟著珍妃,而在他看來錢大富對珍妃的忠誠的似乎過分。

他不禁問道:「大富,你為何對我們母子二人如此衷心。」

蕭銘這樣問,完全是擔憂珍妃是給蕭文軒戴了綠帽生的自己,害怕有一天錢大富忽然哭著對他說,我才是你的爹。

怔了一下,錢大富說道:「殿下,當年家父因為作了一首詩,被誣陷暗諷當今聖上,若不是娘娘求情,老奴一家恐怕已經滿門抄斬,而不是發配為奴,當時我被發配到了宮中,在宮中常被小太監欺負,還是娘娘把我安置在了身邊。」

蕭銘差點一個「宦官」脫口而出,他現在瞭然了。

「怎麼每個朝代都有文字獄。「蕭銘嘟囔了一聲,他說道:「原來如此,等一天,本王一定為你家平反。」

「老奴謝殿下。」錢大富神色激動,跪了下來。

「你我主僕二人同心協力,何來謝字一說,起來吧,本王有一個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

現在他對錢大富是徹底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