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十章 穿越的第一場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穿越的第一場雪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

秦牧首先進了正殿,孫棟,魏青緊隨其後。

見王世傑到了,秦牧驚奇道:「往日王兄總是姍姍來遲,為何今日卻來的這麼早?」

「昨夜為了這煤氣爐之事,我一夜不曾睡,心中焦急,今日便來的早了些。」

王世傑做賊心虛,不敢正眼瞧秦牧。

「哼。」秦牧冷笑一聲,他相信王世傑才是有鬼,只是看王世傑賊眉鼠眼的的樣子,就知道他來這麼早的目的不單純。

孫棟打量了一下王世傑,又看了眼秦牧,說道:「殿下公務繁忙,我們就不要在這裡打擾殿下了,還是把各自的密信交給殿下。」

魏青扯著大嗓門說道:「沒錯,現在各自把密信拿出來,讓殿下當眾拆了,我相信殿下還是公允的。」

蕭銘暗笑,這魏青是先給自己戴高帽子,就怕蕭銘有失偏頗,他說道:「待會我還要去器械司,既然這樣,諸位就把密信給我吧。」

王世傑立刻把自己的信呈遞給了蕭銘,其他三人也依次遞交。

整理了一下密信,蕭銘一一拆了開來,王世傑的報價是五兩,孫棟的是三兩,魏青的也是三兩,而秦牧的則是六兩。

「殿下,結果如何?」秦牧有些擔憂地問,這次秦家可是給了大價錢。

蕭銘把四封信全部攤開,「本王可沒有作弊,看來這煤球爐的經營是秦牧的了。「

王世傑神色不快,沒想到秦家會下這麼大的本錢,不過對他來說這煤球才是重中之重,煤球爐倒是不顯得重要了。

「承讓了,承讓了。」秦牧站起來對三人拱手,一副得志的模樣。

孫棟和魏青表情倒是變化不大,他們兩家自知在這件事上比不過秦家和王家。

王家掌握著煤,秦家掌握著漕運,這都是他們沒有的優勢。

「既然秦牧拔得頭籌,那麼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本王會命令這器械司生產,秦兄每日來拿貨便是。」蕭銘說道。

「謝殿下。」秦牧大喜。

這煤球爐之事定下,四人各自去了,他們還需要向家中稟明此事。

數著手裡的銀票,蕭銘樂滋滋的,「還是技術壟斷最賺錢呀。」

身為工科專業,蕭銘很清楚技術落後意味著什麼,在他那個時代,如果沒有技術,就要花錢從別人手裡買。

這種情況下就是別人說需要多少錢,你就得給多少錢,技術壟斷絕對是一種暴利。

現在他的腦海里裝著的就是無限的技術,等他把這些技術都搞出來,就會建立起自己的技術壟斷體系。

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可以坐等收錢。

錢大富圓圓的臉上,眼睛都快笑沒了,自從來到這青州,他們王府從來沒這麼富過。

「大富,這是一千兩,尋礦很艱苦,是給你的費用。」蕭銘把兩張銀票拍在錢大富的手裡。

錢大富笑的更開心了,「這錢是殿下賺的,老奴就收下了。」

蕭銘無奈地搖了搖頭,沒辦法,王府以前太窮。

收下銀票,錢大富問道:「殿下,我這一出去尋礦,這王府的大小事務該如何?」

蕭銘瞥了眼他一眼,淡淡說道:「你那麼維護紫菀,心中不是有主意了嗎?」

「還是殿下聰明,老奴什麼心思都瞞不住殿下,這綠蘿和紫菀是娘娘身邊的人,不會對殿下不利,綠蘿這丫頭膽小怕事,肯定管不住府中的僕役,這紫菀性格潑辣,又聰明,代管王府還是綽綽有餘的。」錢大富說道。

「那就讓她管管吧,你是我的心腹,日後讓你處理的事情可能會很多,不能總拘泥在王府的瑣事上。」

心腹兩個字讓錢大富一陣激動,蕭銘如此信任他,他就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尋礦的事情迫在眉睫,蕭銘又和錢大富交代了一些細節,今日他要著手準備,明天就要出門了。

為了錢大富的安全,蕭銘還特地讓魯達抽出十個忠誠的騎兵隨行保護。

手中有了銀子,蕭銘這第一件事自然是水力車床工坊。

因為堂堂藩王在自己的封地享受著終極特權,蕭銘在彌河水流最急的地方輕鬆圈了一塊地,沒人敢說什麼。

接著,他又讓陳文龍貼出告示招納匠人,這水力工坊長一百米,寬十五米,是一個不小的工程。

這冬天馬上就要來臨,他希望一個冬天的時間內讓工坊投入使用。

於此同時,器械司中匠人們加班加點地生產車床,等這工坊建立起來,器械就可以搬過去了。

還有煤球爐的生產也在進行中,因為製造簡單,器械司一天倒是可以生產三十個煤氣爐。

拿下了煤球爐的經營權,秦家第二天便上門提貨,不過儘管花了大價錢,秦家也不敢一次性買下太多,他們還是擔心這煤球爐的銷路。

在這樣的忙碌中,天氣一天比一天冷。

在蕭銘穿越第一個月末,一場來自北方的鵝毛大雪覆蓋了青州城。

這場雪很大,紛紛揚揚,第二天醒來,青州似乎被埋在了雪中。

「殿下,你看這雪多大。」雪地中,綠蘿小臉凍的通紅,一腳深一腳淺踩著積雪,對他淺笑嫣然,

蕭銘坐在寢殿的門口,守著一個煤球爐烤手,今兒這天氣至少也得零下十七八度。

在以前的時代,他可是個南方人,何曾經歷過這麼寒冷的天氣,現在他只想抱著火爐不挪窩。

不過綠蘿和紫菀似乎對這樣的天氣早就習以為常了,在雪地里玩的歡。

紫菀也沖著蕭銘笑道:「殿下,來呀,動動就暖和了。」

「你們玩吧,本王就不去了。」蕭銘說道,欣賞美人嬉戲也是一種樂趣。

紫菀和綠蘿對視一眼,忽然一人拿起一個雪球扔向了蕭銘。

「大膽1蕭銘佯裝發怒,同時左閃右躲,兩個雪球落了空。

紫菀和綠蘿見了,嘻嘻一笑,但忽然又收住了笑容,因為她們看見龐長史從前殿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