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十四章 田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田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對了,器械司的匠人還太少,現在銀兩充足,應當多多招人,陳琦,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熟練的匠人找不到,但是可以找一些學徒,最重要的一點是和你一樣要對這些技術感興趣。」

臨走,蕭銘對陳琦說道,陳文龍雖是兵曹,但是思維還是有點僵化,遠不如陳琦這樣的年輕人開放。

他主管器械司日常事務還行,但輪到如今他傳授的技術和陳琦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陳琦用力點了點頭,被齊王賞識,這對一個沒有功名在身的普通匠人來說是個極大的榮耀。

送走蕭銘,陳琦站在器械司門口傻樂起來,他對父親說道:「爹,咱們的殿下還是很通情達理的嘛。」

「這是現在,要是以前,你小子非得吃一頓板子。」陳文龍抬腳就對陳琦的屁股踢了過去。

陳琦一個閃身,立刻躲了過去,嬉笑道:「爹,我現在可是堂堂匠首,你現在可不能說我不學無術,你看咱們的殿下多重視咱們器械司,我看將來大有可為。」

陳文龍吹鬍子瞪眼,他晚年得子,對陳琦自然溺愛,這才縱容陳琦研究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是沒想到這小子今日還能有這番際遇,也算是祖墳冒青煙了。

這樣一來,等他卸了兵曹一職,陳琦有很大的希望繼承。

他說道:「既然殿下如此重視你,你一定不能辜負了殿下的期望,這些日子我觀察下來,你的確有這方面的稟賦,去吧,這高爐的事情我就全權交給你了,我只負責器械司的採購和收支。」

「爹,你放心吧。」陳琦興奮道,他父親的意思是讓他放手去做。

……

青州城的雪還在下,狂風吹動,如同迎風而起的蒲公英,只是一會兒,蕭銘的身上便披上了一層雪衣。

趙龍,趙虎二人騎著馬緊緊跟在蕭銘的身後,不時警惕地觀察四周。

上次的刺殺讓整個青州城的氛圍還有些肅穆。

這件事最惱火的當屬魯飛,在他守衛的青州城出現刺殺對他來說簡直丟盡了臉面,因此他交代二人,不能讓齊王有任何閃失。

蕭銘感受到了趙龍,趙虎的緊張。

這是一個野蠻的時代,律法只能被強者踐踏。

想要自由自在,就要擁有強悍的實力。

他不是一個有強烈野心的人,但也明白封地強大了,自己才更安全。

所以他不想捲入大渝國的政治漩渦,只想悶聲發大財,過過休閑的日子,種種田,搞搞工業,讓他的地盤成為一個富足地方。

當然,如果有人想要破壞他想要的生活,他也不介意從一隻綿羊變成一頭醒獅把對方撕得粉碎。

上次的刺殺,或許是來自他的兄弟姐妹,或者是其他的別有用心者。

對於此,蕭銘沒有憤怒,因為沒有實力的憤怒毫無意義,這也是一個皇子必須承受的代價。

徒勞地追究這件事,還不如把精力放在建設上,不能因為這一點刺激就亂了陣腳。

「趙龍,趙虎,你們可記得本王的田產在什麼地方?」

王府中實在無聊,綠蘿和紫菀清閑的時候也多在刺繡,他不想去打擾,這時,他忽然想起貌似自己也是個大地主,在青州城外有一大片田產。

大渝國每個皇子都有自己的田產,他這個藩王當然也不例外,之藩青州以後,他就按照藩王的田產標準給你自己劃了一大塊肥沃的土地。

趙龍比趙虎大一歲,二人中也比較善於言辭,他說道:「殿下,在青州城你的田產可是最富饒的,就在城北的陽河兩側,只是這些土地都還未曾開墾,還是一大片荒地。」

蕭銘點了點頭,的確如此,劃下一大片土地以後,蕭銘又不事生產,懶得去管,這些土地就一直荒到現在。

「走,陪本王去看看。」蕭銘說道。

「殿下,這大雪封路,此時去城外恐怕不妥。」趙虎擔憂道,趙虎的話不多,但是每次都很精短。

蕭銘正因為田產的事情在興奮頭上,可顧不得他的勸告。

如果他沒記錯,大渝國藩王的田產標準是一百頃。

這些頃和畝和現代相差無幾,也就是說他擁有一萬畝的田產,這相當於一個五里長寬的區域,面積不校

在大渝國本就是有皇莊,官田和民田之分,他的田產就屬於皇莊了。

現在還只是入冬,若是趁著一個冬天把這些荒地開墾出來,明天開春,他的莊園也可以播種了。

一想到此,蕭銘更無法壓抑前往的心情,因為他還想到一個可以減輕青州財政的政策,他對二人說道:「把魯校尉叫上,帶上一些士卒,這樣總歸是安全了吧。」

趙虎點了點頭,「這樣應該沒多大問題,我只是擔心會遇到盜匪。」

「嗯,你提醒的倒是,只是今年本王下令減輕賦稅,開荒屯田,希望這盜匪之亂能少一些。」蕭銘輕輕皺了皺眉頭。

和現代不一樣,在這個時代落草為寇不是一件稀奇的時期。

這些人或是因為吃不上飯,或是因為觸犯了律法,當然還有一些就是純粹的壞蛋了。

這些人拉個山頭就可以為禍一方,而且因為地廣人稀,信息閉塞,交通不便等因素,官府緝捕十分困難。

即便是太平盛世,這民間的盜匪也時常出沒,就不用說他這裡了。

到了城北,說明了事由,魯飛第一反應就是反對。

拗不過蕭銘,魯飛只得派出了全部的騎兵跟隨蕭銘出城。

彌河在南,陽河在北,一行三十餘人騎著馬跋涉了十來里路,終於到了陽河,這是一條緊比彌河小一些的河流。

「殿下,這就是你的田產了,只是殿下以往並不重視,現在一直荒蕪著。」魯飛說道。

蕭銘放眼望去,陽河兩岸白茫茫一片,只有奔騰的陽河水在流淌,雪花墜入水中,立刻消融。

這蕭銘的田產,估計也只有他自己不清楚了,魯飛指著的一塊,正是陽河兩岸的土地,的確屬於優質良田。

「嗯,可惜了。」蕭銘說道,他看向魯飛,說道:「魯飛,你可還記得前朝的府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