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十六章 負傷的錢大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負傷的錢大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魯校尉1彼此相見,保護錢大富的軍士立刻下馬,單膝跪地,面帶慚愧之色,說道:「還請殿下和校尉治罪,我等沒有保護好錢管家。」

「怎麼回事兒1

蕭銘心中隱隱有怒火在燃燒,他之前被刺殺,如今錢大富又受了傷。

領頭的軍士說道:「殿下,尋礦一個月來,按照殿下的指示,我們多有所得,正欲回來向殿下稟報,不曾想半路上我們中了山賊的埋伏,雖是一番血戰逃出,但是錢管家還是中了一箭。」

「山賊?」魯飛皺了皺眉頭,他擔憂地說:「殿下,寒冬將至,活不下去的百姓多落草為寇,靠劫掠為生,現在這幫山賊敢公然襲擊官府,看來今年的匪亂要比往年要嚴重呀。」

魯飛的說話時候的眼神怪怪的,似乎是責怪,意思是五年來你雖然沒有大錯,但也毫無建樹,三年前蠻族之亂讓六州越發貧困混亂了。

「先把錢管家送回去醫治1蕭銘對護送錢管家的軍士說道,不理會魯飛。

領頭的軍士應了一聲,帶著昏迷的錢大富快速向青州城疾馳而去。

一行人快速跟進,進入青州城,蕭銘立刻讓人喚來都督府的醫官過來給錢大富醫治。

青州城出現這麼大的動靜,龐玉坤也被驚動,到了齊王府。

醫官查驗過,對蕭銘說道;「殿下,錢管家沒有傷到內腑,只是失血昏迷了過去,只需取了箭頭,包紮一下,療養些時日就可以痊癒了。」

」孫醫官醫術高明,既然所說問題不大,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魯飛說道。

蕭銘也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們都出去吧,讓孫醫官給錢管家醫治。」

三人到了外面,魯飛怒道:「這些山賊實在大膽,等著雪一停,我立刻帶領軍隊前去圍剿。」

「圍剿只能治標不治本,百姓若是溫飽富足,誰人去落草為寇。」龐玉坤頗有點指桑罵槐的意思。

魯飛說道:「那依龐長史所見,該當如何?」

「以往,每年魯校尉都會圍剿山賊,但是山賊卻屢次不禁,如今殿下推出屯田,減稅雖是深得民心,但是短期內還看不到效果,所以依我之見,與其圍剿不如招降,這些百姓都是活不下去的人,只要給他們一口飯吃,他們還是不會跟著那些真正的盜賊的。」龐玉坤說道。

魯飛問道,「若是他們不肯呢?」

「當然軟硬兼施,對於不歸降的匪徒,自然大力圍剿,若是歸降則是以禮相待,如此一來,我們熬過這個寒冬不是問題,至於明年,百姓的土地有了收成,這匪患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龐玉坤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就按照龐長史說的辦,兩手準備,這匪徒十分分散,大雪封山圍剿也十分困難,今日起,在各州城門口施粥,但是襲擊錢大富的山賊,絕對不可輕饒,不然本王怎麼對得起他和將士們1

魯飛抱拳道:「殿下放心,我一定把這波亂匪正法。」

龐玉坤直言道:「殿下,不可亂殺,只需要抓住匪頭即可,不然要是傳出去,誰還歸降?」

蕭銘雖然很氣,但龐玉坤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他說道:「龐長史說的有道理,擒賊擒王。」

魯飛應了聲是,去了軍營準備。

「殿下,下官這就去準備施粥事宜和各州告示,只是都督府的銀兩不足,殿下能否從器械司調撥一些銀兩購買粟米。」龐玉坤一副蕭銘欠他錢的樣子。

要說富,現在自然是器械司最富了,只是如果再富也頂不住這每日的施粥。

蕭銘肉疼地說道:「好吧,本王暫且調撥一些銀兩給你,不過龐長史是否也能向父皇諫言,調撥一些銀兩讓本王度過這個難關。」

「殿下,皇上撥不撥銀兩,還不是在於殿下你嗎?」龐玉坤微微抬了抬眼皮說道。

蕭銘鬱悶了,龐玉坤的意思是他在蕭文軒眼裡一文不值,上次他給蕭文軒去了一封信也是石沉大海。

看來蕭文軒是真的打算把自己餓死在這裡了。

「去吧,去吧,你和魯飛就想看本王的笑話。」蕭銘惱怒地趕龐玉坤滾蛋。

龐玉坤似笑非笑,轉身離開了齊王府,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皇家的事情,不是他能參與的。

目送龐玉坤離開,蕭銘皺了皺眉頭,這還真是禍不單行,福無雙至,一旦器械司的銀兩調撥出去,這無疑會影響器械司目前各項技術的研製。

而這是他最不想看見了,如此之法,他也只能去找蕭文軒。

因為戍邊的藩王沒有皇庭不調撥銀兩支持的,雖然他的封地不是蠻族劫掠的主要對象。

「怎麼辦?」蕭銘冥思苦想,現在他是雪上加霜,新政還未見成效,這匪亂又起。

沉思了一會兒,蕭銘想起了當朝趙皇后,這趙皇后是當朝太子的生母,十分得蕭文軒的寵幸,也正是因為她,無論太子多麼昏聵,蕭文軒依舊對不肯廢太子的原因。

而這蕭皇后對香料十分的喜愛,甚至到了偏執的地步,朝中大員每每搜羅一些香餅之類的東西討好她。

想到此,蕭銘有了主意,這次不得不改變策略,從後方發起進攻了,這現代香水的製造對他來說可以說不在話下。

而且目前條件也都足夠。

他準備釀造一批送給自己的母親珍妃,然後通過珍妃旁敲側擊讓趙皇后幫自己吹吹耳邊風。

即便不成,他也可以讓珍妃幫自己在長安販售賺取銀兩。

想到此,蕭銘心中稍緩。

「殿下,錢管家醒了。」正在思索的時候,紫菀從錢大富的房間出來說道。

蕭銘立時走了進去,此時孫醫官正在給錢大富包紮,而錢大富看見自己,正要坐起來。

「不必起身。」蕭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