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十九章 蒸餾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蒸餾器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貶斥為奴?」

張梁這個時候抬起頭來,有些不可思議。

僅僅是落草為寇的罪名就足夠殺頭了,何況還襲擊了官府馬隊,他一時怔住了。

張坤也是一樣,神色怪異。

蕭銘這個時候望了眼略微滿意的龐玉坤撇了撇嘴,本來他是要把這些人全部釋放的。

但是龐玉坤強烈反對,他認為收攏人心不可太過急躁,若是無罪釋放,也許張梁會感激蕭銘,但是他同樣會認為蕭銘是看重了他的才能寬厚於他,這樣一來,這最後一絲感恩還會消失。

與其如此,不如貶斥他們為奴,日後視他們的功績解除他們奴隸的身份,這樣他們會造船坊也會認真上心。

不得不說,不在同一個時代,有時候思考的問題也不一樣,聖母情節在這個時代有時候要不得。

蕭銘後來想想,龐玉坤說的也有道理。

這個時候錢大富緩緩說道:「張梁,你不必驚訝,是我給你們求的情,你可還記得我?」

張梁認真分辨了一下,驚道:「錢管家。」

「沒錯,正是我,初來青州的時候,我還去過你的造船坊讓你修補過損傷的商船,上次駝山你們攔的也是我。」錢大富說道。

張梁愧疚道:「錢管家,是草民瞎了狗眼,若是認出錢管家,我們是萬萬不敢的。」

「罷了,這件事以後就不要提了,這次是我懇求殿下,看你有幾分造船本事,所以饒了你們一命,爾等日後當竭力回報殿下才是。」錢大富繼續說道。

錢大富這是和蕭銘唱雙簧,一個紅臉一個白臉。

張梁如出了鬼門關,伏地道:「謝殿下,謝錢管家。」

「起來吧,今日起,你們歸屬器械司,划入奴籍,魯校尉,領他們去吧。」蕭銘說道。

在大渝國奴隸還是普遍存在的一種現象,大渝國律法明文規定:「奴婢賤人,律比畜產。」

意思就是和牲畜一樣,現代的「賤人」一詞也是由此而來。

齊王府中的家丁僕役可以說都是蕭銘的私有財產,他可以任意買賣,殺掉,沒有任何人權可言。

這裡的士農工商中,是沒有奴隸這個階層的,因為他們只是依附四個階層生活的附庸。

在長安城中奴隸的人數甚至佔據了二成的人口,那些不事生產的貴族一切生活起居都是這些人在照料。

而奴隸的來源也很廣泛,戰俘,發配為奴的罪人,賣身為奴的良人,奴婢生下的子女。

這些人的戶籍被專門分類成奴籍,能不能解除奴籍全看主人的意願。

現在蕭銘把張梁等人划入奴籍,他們的命運還是握在他的手上,他可以隨意處置。

魯飛帶著張梁一行人去了器械司,龐玉坤說道:「恭喜殿下,又得到了一批匠人。」

「這還多虧龐長史出謀劃策。」蕭銘說道,二人相互捧臭腳。

龐玉坤僵硬地笑了笑,「不過殿下,這調撥施粥的銀兩隻能夠支撐一個月,還望殿下多想想辦法,這幾日前來歸附的亂匪不少,看來初有成效。」

蕭銘一陣頭大,龐玉坤躬了躬身,意思這事全靠你了,轉身瀟洒離去。

錢大富瞥了眼離去的龐玉坤,苦笑道:「殿下,龐長史就是這個稟性,倒也沒有惡意。」

「就你會當老好人。」蕭銘無奈道:「走,去器械司,能不能要來銀兩就看器械司的本事了。」

這次蕭銘去器械司,是讓陳琦給自己鍛造一個很實用的東西,這個東西既可以蒸餾酒,也是提煉精油必不可少的一個東西——蒸餾器。

其實蒸餾器的原理很簡單,就是幾個相連的密封罐子,第一個罐子負責蒸餾,第二罐子負責冷卻,第三個罐子負責收集。

只要蒸餾器製造出來,蒸餾酒,提取植物精油就不在話下。

最重要的是這種蒸餾器木質,陶瓷,金屬都可以。

到了器械司,陳文龍正在給張梁等人分配雜役的活,蕭銘把陳琦叫了過來。

「陳琦,這兩****把這個東西給我製造出來。」蕭銘拉著陳琦到了一邊,在黑板上把蒸餾器的圖畫畫了出來,接著又向他解釋了一下這個具體構造材料。

這個小玩意,通過蕭銘的傳授,陳琦腦子裡很快出現了蒸餾器的具體製作過程,他說道:「這個簡單,殿下,不如燒幾個大型陶罐,而且還容易塑形。「

「嗯,也行,這陶罐之間相連的管子就用通心穿的方法製作出來。」蕭銘說道。

這通心穿就是把一個軟棍包裹在泥漿中,燒一下再抽出來的方法,這樣就能製造出蒸餾器需要的冷凝管來。

「是,殿下,我這就吩咐匠人去做。」陳琦說道。

交代了蒸餾器的事情,蕭銘回了王府,又讓紫菀去採購一些米酒,香料。

紫菀當天去東市和西市轉了一圈,只是青州城只能買到米酒,卻買不到香料。

蕭銘想了一下,只能把秦牧找來。

「殿下,這個香料自然沒問題。」秦牧關注的明顯不是這個問題,而是問道:「我聽說殿下抓住了張梁父子?」

蕭銘伸手在煤球爐上烤著手,這青州城的雪停了幾日,但是積雪消融,反而更冷了。

秦家和張梁有些過往,蕭銘不奇怪他這麼問,說道:「沒錯,你有什麼想法嗎?」

「殿下,不是愚弟有什麼想法,而是這張梁欠下我們秦家一大筆債,家父的意思是想從殿下手裡把張梁父子買下,讓他們造船還債。」秦牧試探著問道。

蕭銘抬了抬眼皮,淡淡說道:「這個不行,本王留著他也有用處,這個事情你們就不要想了。」

秦牧碰了一鼻子灰,訕訕道:「既然如此,愚弟就告退了。」

蕭銘瞥了眼秦牧,提醒了一句,「我這批香料是用來進獻給皇後娘娘的,你們秦家可要仔細點,若是出了差錯,本王也保不住你們。」

秦牧因為蕭銘拒絕張梁的事情正有些惱火,心想隨便買點劣質香料應付了,蕭銘這句話頓時讓他打了個激靈。

「殿下,放心,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以次充好,我家正巧有一批從西域來的極品香料,本來準備拉去長安出售,晚上我就給送過來」秦牧嬉笑道。

「如此甚妙。」蕭銘笑的滿懷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