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三章 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試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寒風凌冽,雪花借著狂風肆意揮灑,在空中如龍蛇飛舞。

站在門外,王世傑幾乎凍死,直到紫菀一聲」殿下宣你進去」才讓王世傑如蒙大赦,抱著胳膊一路哆嗦著小跑進了齊王府。

蕭銘此時已從偏殿到了書房中,偏殿的秘密可不能讓他看見。

「殿下,你這是要把愚弟給凍死呀。「王世傑打了個噴嚏,一副極為委屈的樣子,」也不知道這些日子,愚弟如何招待不周,觸怒了殿下。「

蕭銘伸手示意了一下對面的椅子讓王世傑坐下,笑眯眯地說道:」王兄多慮了,剛才有些要事需要處理,所以讓王兄等了一會兒,不過王兄這麼冷的天不是坐馬車來的嗎?怎麼這一身都是雪。「

「殿下,這一早著急來找你,我這馬車都沒有來得及備上。「王世傑往煤球爐邊湊了湊,烤起火來。

蕭銘明知故問,「這天寒地凍的,王兄如此匆忙來找本王,定然是有大事吧。」

」這個……「王世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聽聞殿下前幾日給了秦家一種美酒販售,不知可有此事?「

」確有此事,這美酒我還給王兄留了一壇,正準備讓下人給王兄送過去喝了暖暖身子,沒想到王兄此時竟過來了。「蕭銘心知王世傑真正關心的是他如何釀造這種美酒的,但是他就是不說。

王世傑抱拳,說道,」殿下還能記得給愚弟送酒,真是讓愚弟感動,既然是殿下釀製的,愚弟說不得要飲上幾杯了。「

」這有何難,李三,去把美酒拿來。」蕭銘喊道。

李三守在門外,答應了一聲,不一會兒抱著醉青州過來,還拿了兩個瓷碗過來。

大渝國陶瓷的製造工藝已經很成熟,不過精美的陶瓷還是只有權貴才能用得起,一般人家還是使用普通的陶製品。

齊王府的瓷器都是從長安帶過來的,出自大渝國的官窯青瓷,這些瓷器他也研究過,和以前的陶瓷相比,水平相當,基本上和現代的瓷器相差無幾。

所以,在尋找盛香水的瓶子時候,他還是選擇了瓷瓶,精美實在。

」醉青州,真是好名字!也不知道誰能取出如此文雅的名字。「

王世傑端起酒罈仔細打量了一下,看見酒罈上貼著的紅紙上寫著醉青州頓時一陣狂拍馬屁,他早已知曉這酒的名字是蕭銘取得,此時故作不知。

李三在屋裡伺候著,得意地說道:「這是咱殿下取得。」

「原來是殿下,哎呀,殿下高才,以往王某,秦牧,魏青,孫棟自稱青州四大才子,如今看來,確是班門弄斧,慚愧慚愧。」王世傑作驚嘆之狀。

蕭銘心裡一陣惡寒,這馬屁的水準拍的也太低了,毫無格調,以前的蕭銘雖然不學無術,但也知道這醉青州不過爾爾。

「王兄謬讚了,來,剛才王兄必是凍壞了,還是先飲杯酒暖暖身子,李三,給王公子溫杯酒。」

李三拿著溫酒銅器安置在爐子上,將壇中的酒溫了一會兒給王世傑和蕭銘分別倒了一杯。

在現代,蕭銘是不喜歡喝酒的,但來到這裡,倒是慢慢能接受了,尤其是這寒冬臘月,喝一杯溫酒比吹空調還要管用,幾杯酒下肚,足以出汗。

微醉以後再往床上一躺,一夜的無聊時光就過去了。

還有就是現在,大雪狂風,不方便出去,喝一杯小酒便可度過這閑暇時光。

「殿下,請1王世傑端起酒杯,輕輕舔了舔嘴唇。

蕭銘舉杯,二人一起飲下,一杯熱酒下肚,蕭銘頓時感覺一股火在身體里慢慢燃燒起來。

「啊1王世傑發出一聲被烈酒刺激的呻吟,閉著眼,齜著牙,慢慢回味了一會兒,他說道:「殿下,這酒味道辛辣,入口綿柔,喝過殿下的酒,以前的那些米酒真如清水一般,真是好酒,不過可惜了……」

「可惜了?不知王兄所言何意?」蕭銘示意李三再給王世傑滿上。

王府里的酒杯屬於擴口杯,上寬下窄,一杯酒少說也是二兩,剛才王世傑竟是和往常一樣一飲而荊

王世傑心裡始終裝著父親交代的事情,尋了個話頭就提及此事,「可惜這酒我們王家無福販售。」

「王兄,這酒給秦家本王自是有道理的,王家固然有馬隊,不過這馬隊畢竟不如漕運,交給秦家本王也是為了多賺一些銀子。「蕭銘說道。

他把酒給秦家一部分是為了扶持秦家,一部分就是他說的意思,在這種落後的時代,路上輸運是不如漕運的,雖說漕運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量大,而且相對來說還很安全。

「原來如此。」王世傑稍稍安心,不過他又試探著問道,「殿下何時又學會了釀酒了,莫非也是那本書?」

「你知我知即可。」蕭銘一句話搪塞過去,不願多提,他端起酒杯道,「來,今日飲酒賞雪,休再提這些瑣事。」

剛才一碗喝的有點猛,王世傑漸漸有些上頭了,腦袋暈乎乎的,心想該問的也問了,不如痛快飲酒,他說道:「對,喝酒。」

說罷,一碗又喝了下去。

「王兄海量呀。」蕭銘每次只是喝一小口,他可知道這酒的厲害,不過王世傑顯然以前這樣喝酒喝習慣了。

「殿下,愚弟可是千杯不醉,這點酒還不算什麼。」他想起齊王府的正殿是上下三層,說道:「殿下,在這裡喝酒實在乏味,不如上閣樓一邊欣賞青州城的雪景,一邊喝酒,如何?」

「王兄說的極是。「蕭銘點了點頭,讓李三把酒和爐子搬到正殿的三層的閣樓上,二人跟著去了。

在青州,蕭銘的齊王府的正殿可謂是鶴立雞群,就是因為這三層高的正殿,從正殿之上可以把青州盡收眼底。

二人在閣樓圍欄邊坐下,再次飲酒,王世傑倏忽又喝了兩杯。

「殿…殿下,這酒真是好酒,來…來,再滿上。」八兩酒下肚,王世傑已經像個暈頭鴨了,說話也打結起來。

蕭銘搖了搖頭,這王世傑還是把他的酒當普通米酒喝,他說道:「王兄醉了,不如我讓下人將王兄送回去吧。」

王世傑一拍胸脯,很生氣的樣子,「殿下,你是瞧不上王某的酒量嗎?這酒我還能喝。」

不是怕王世傑把自己喝死了在齊王府,蕭銘才懶得管他,他說道:」那王兄再喝兩碗?「

「倒酒。「王世傑站了起來,左晃右晃,一甩衣袖,」殿下,趁此美酒,大雪,今日愚弟賦詩一首,給殿下解解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