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四章 酒和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酒和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古來飲酒作詩,這是文人的通病,王世傑等人屬於不上不下的三流書生,自然也屬於文人之列。

而且王世傑等人自稱四大才子,以前王世傑還想把蕭銘也納入這才子之列,並列五大才子,並讓蕭銘為一眾才子之首,委實臉皮厚的可以。

只是以前的蕭銘不讀詩書,專好弓馬涉獵,對著什麼才子嗤之以鼻,也就沒有掛上這個虛名。

所以,既然是才子,飲酒賦詩也是慣例,他不在的時候,四人也常常在家宴上斗詩,一來是為了顯擺自己的才華,二來和現代的小青年學習吉他一樣,純屬為了春天又到了發情的季節。

」殿下,愚弟獻醜了,今日便賞雪賦詩一首,風神叼雪起,雲母吐痰寒,土地含霜濕,門神望雀欄。「王世傑背負雙手如同一位文豪一般緩緩念道。

這個時候綠蘿也上了樓來,偏殿蒸餾出來的酒都搬入了倉庫,蒸餾器也收了起來,她實在無聊,就上了樓,把李三替換了下去。

此時,聽見王世傑的打油詩,她不禁捂嘴輕笑,「這又是門神,又是土地,王公子這是祭天的祈詞嗎?」

王世傑轉過身看見綠蘿,因酒上了頭,又見綠蘿如同碧水芙蓉一般,頓時殤了眼,盯著綠蘿一個勁的看。

「咳咳1蕭銘恰時咳嗽了一下,王世傑這才突然驚醒,說道:「綠蘿姑娘見笑了,不過拙詩一首而已。」

只是在美人面前,任何男人都有顯擺的**,他自信比蕭銘有文採的多,此時不禁想拉上蕭銘給自己墊背,於是說道:「殿下,愚弟的詩讓綠蘿姑娘笑話了,不如殿下賦詩一首,讓愚弟瞻仰一番如何?」

蕭銘輕輕抿了一口酒,這個王世傑什麼心思他心中雪亮,怎麼說在現代他也在辦公室混了五六年,深諳辦公室鬥爭。

不過掄起吟詩一首好濕,他自然比不上這些專為科舉而讀書的人,什麼排比,押韻這些東西他早就還給了老師。

但是既然站在了科技庫中無數文豪巨匠的肩膀上,和他傳授的這些技術一樣,他何須再自己抓耳撓心的去拽詩,這不是浪費腦細胞嗎?

現在王世傑是誠心要看他的笑話,這就不能怪他了,他想了一下,腦中的詩詞歌賦如同過江之鯽一般閃過,他念道:「青州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瑚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這首詩出自李白的《客中作》,不過李白的原詩中第一句地點是蘭陵,蕭銘此時若是使用有些不妥,於是他把蘭陵改成了青州,無恥的做了一回篡改者。

念完這首詩,蕭銘還對抄襲古人的詩為己用有些愧疚,不過想到自己都到了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世界,也就不再計較這些。

不過等他一抬眼,卻發現王世傑和綠蘿都一副吃驚的樣子看著他,彷彿北極熊見到了企鵝一樣。

王世傑艱難的咽了口口水,儘管他喝了醉,但還是分的出來自己的打油詩和蕭銘口中佳句的差距的,愣神了一會兒,他高喊道:「千古絕句,殿下真乃文曲星下凡,愚弟拍馬不能及。」

「王兄過謙了,不過一首小詩而已,來,王兄,繼續喝酒。」蕭銘又給王世傑倒了一杯酒。

綠蘿在長安這種文人聚集的地方,見識的詩詞也不少,這次蕭銘念出的詩的確屬於上乘,他說道:」殿下您才是過謙了,你這首詩若是在長安,那些一等一文人也未必能比得上。「

「綠蘿姑娘說的沒錯,殿下這首詩的確不同凡響,愚弟以為也正是殿下此時的心情,殿下的飲的是青州美酒,又在這青州一住就是五年,此時有些懷念長安也是人之常情。」王世傑說道。

李白這首詩正是抒情他鄉離別之愁,王世傑解讀的倒是沒錯,不過蕭銘可沒有詩中的情緒,他倒是樂的沒人問。

不過為了順著說話,他還是說道:「王兄倒是說的不錯,來,不提了,喝酒。」

二人又是一番暢飲,王世傑喝了兩碗終於撐不住了,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而蕭銘不過喝了三碗,有些微醺,見王世傑直接趴窩了,他對綠蘿說道:「讓李三把王公子送回去吧。」

綠蘿應了一聲,下了樓,不一會兒,李三上來把王世傑攙扶了下去。

這個時候紫菀從樓下上來說道:「殿下也喝了不少酒,是否需要休息一下?」

蕭銘擺了擺手,「不必了,來,這裡的風景倒是不錯,一起看看這青州城的雪景。「

綠蘿這個時候說道:「姐姐,剛才殿下即興賦了一首詩,當真驚才絕艷。「

「胡說什麼,殿下會吟詩?」紫菀拉了一下綠蘿的衣袖,意外綠蘿在和她玩笑。

綠蘿嘟了嘟嘴,念道:「青州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瑚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紫菀聽了,怔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對蕭銘說道:「殿下,這真是你的詩?」

蕭銘一陣臉紅,但是只能說道:「這還有假,怎麼不相信本王的文采嗎?「

「這倒不是,只是奴婢沒有想到殿下還有這番本事,以前在娘娘身邊的時候,娘娘總說殿下不學無術,但是如今看來,殿下在青州幾年必是苦讀詩書了。」紫菀說道,接著她又說道:「不過自然以為這首詩還可以再改一下。」

「哦,說來聽聽。」蕭銘驚奇道。

「這不知何處是他鄉,我覺得可以改成不知他鄉是故鄉,如此一來更能增添詩中對長安的思念。」紫菀沉吟道。

蕭銘眼睛一亮,「嗯,這倒也可以,只是也未必比原句好。「,一邊說蕭銘一邊看著紫菀,一般來說尊卑有別,紫菀是不敢亂改蕭銘的詩的,這是不敬,紫菀自然提出來,自然有她的想法。

紫菀解釋道:「並非奴婢自恃文采,而是殿下的這首詩奴婢覺得十分適合醉青州,若是將殿下的詩提在醉青州上,這傳到了皇上的耳中,也許會念及殿下的思鄉之情,憐憫殿下,說不定……。」

「說不定銀子就來了,好1蕭銘拍手大笑。

紫菀一陣無力,齊王現在鑽錢眼裡去了,她的意思是估計父子之情讓齊王回去省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