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五章 長安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長安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我看你也是醉了。」紫菀碰了碰綠蘿,「還是讓殿下回去歇息吧。」

綠蘿點了點頭,上前去攙扶蕭銘。

剛才蕭銘還沒怎麼醉,但是不曾想這酒的後勁倒是挺大,說了會兒話,他真的有些犯暈,只得在綠蘿的攙扶下回了寢殿。

紫菀也下了樓,見綠蘿把蕭銘扶了回去,她叫了負責運送醉青州酒的僕役過來,說道「這次蒸餾出來和上次送往秦家的醉青州不要急著讓秦家走貨,現在這醉青州上要提上殿下的詩才行。」

「是,紫菀姑娘。」那僕役應了一聲。

紫菀轉身又去準備了筆墨紙硯,正巧綠蘿這時回來了,她說道:「這秦家明日就要去長安,殿下又喝醉了,看來只能你我二人把這首詩抄下來,一一貼在酒罈上了。」

「嘻嘻,既然如此,姐姐字寫得那麼好看,你寫,我只管貼就行了。」綠蘿嬉笑道。

紫菀白了綠蘿一眼,「就你最會偷懶。」

說罷,她將一張澄心堂紙遞給綠蘿,說道:「這張澄心堂紙可是娘娘讓我們從長安帶過來的,金貴的很,你裁剪的時候仔細些,殿下說了,這澄心堂紙配上醉青州也有格調。」

綠蘿小心翼翼接過,這澄心堂紙是大渝國最負盛名的紙張,素有膚卵如膜,堅潔如玉,細薄光潤之稱,文人墨客多把墨寶留在這種紙張之上。

露出心疼的神色,綠蘿說道:「殿下也是的,這麼金貴的紙怎麼能貼在酒罈上,將詩抄錄在這上面裱起來才是正事,而且這格調又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估計又是他的胡言亂語,我也勸他不要浪費了,但是殿下說到時候等一段日子我們可以用的紙多著呢。」紫菀搖了搖頭。

「也是,現在的殿下,點子倒是很多。」

二人相視一笑,一人彩紙粘貼,一人抄錄起來。

中午的時候,她們將把醉青州上全部貼下,又讓李三把醉青州送到秦家,而這時蕭銘也醒了過來。

他醉的不是很厲害,只是小憩了一會兒就緩過酒勁來。

問了一下醉青州的事情,得知全部送到了秦家,他放下心來,明日李三便可以出發去長安了。

下午的時候,他又和紫菀綠蘿商議了一下讓李三從長安採辦一些東西回來。

菜油蕭銘列在了第一位,這些日子他間或吃的是葷油,有時候因為物資短缺還有斷頓的時候,現在他可真的受不了,買了菜油回來還能炒炒菜。

接著就是一些臘肉,麥芽糖,糕點之類的小吃,這裡不比現代,一到冬天,青菜根本沒得吃,這個時候蘿蔔還沒有傳入大渝國。

白菜倒是土生土長的國貨,這個隆冬時節,青州倒是也有白菜販售,在青州的東市和西市都可以買得到。

想起現代冬季的一道家常菜白菜豬肉燉粉條,蕭銘的口水如同黃河泛濫一般,不過想起粉條,他頓時又蔫了,製作的粉條的紅薯貌似也是外來物,大渝國也沒有。

「真是一個物資匱乏的地方。」蕭銘最後一甩衣袖,乾脆不去想採辦什麼了,反正也就那麼寥寥幾樣。

不過對他來說,這同樣也是個契機,土豆,紅薯,西紅柿,辣椒等等現代餐桌上常見的東西大渝國統統沒有,若是自己能把這些東西引起過來在封地種植。

只是憑藉土豆和紅薯的高產,他還用擔心自己封地的老百姓吃不上飯嗎?

想到此,蕭銘想起了張梁,自己把他留下就是為了造船,而且是要造大船。

現在的大渝國像是一個被關在井中,自滿自大的青蛙,對外面的世界此時還一無所知,如果西方的歷史進程沒有被打斷,那麼現在正是輝煌的大航海時代。

以前那個他熱愛的國度,就是輸在了海權時代,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當然,他也明白,沉浸天朝上國美夢中的大渝國上層權貴是不會認同他的,但是他不需要任何人認同,擁有自己的封地,他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當這個先驅者。

留下紫菀和綠蘿繼續興奮地商討採辦的事情,他一個人又上了正殿的三層。

在這裡,他可以將青州城盡收眼底,重新拿起一張紙,他在紙上畫起了大航海時代最著名的遠洋帆船——蓋倫船。

這種船是一種三軌帆船,生命幾乎延續數百年時間,幾經改造直到鋼鐵巨艦的出現才從歷史上淘汰。

加勒比海盜中的黑珍珠號就是蓋倫船的模樣。

當然蕭銘也掌握了寶船和福船的構造,只是相對蓋倫船來說寶船太過巨大,而且不適合後期的戰船改造。

這種橫行了幾個世紀的蓋倫船,船身狹長,低舷,橫帆,適航性在當時諸類帆船中優勢明顯。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適合海戰,左右兩側加裝火炮的蓋倫船也是後來戰列艦的樣板。

現在蕭銘畫的圖當然不是一開始的蓋倫船,而是後期的改進型號,在適航性,建造速度,節省材料方面都達到了最優化。

他在船的兩側也留下了炮口,日後可以隨時改裝成炮艦。

不過他現在建造蓋倫船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海戰,而是為了土豆。

和鋼鐵流水線相比,這蓋倫船的構造可謂複雜的多,蕭銘畫了一下午也只是畫了二十分之一。

因為上午睡到了一覺,晚上他也沒有困意,時不我待,反正下雪也是無事,他又畫了一夜,第二天清早又完成了一部分。

這時,李三過來他請了安,說了一下去長安的事情。

「此次去長安,一定要謹言慎行,不可徒惹是非,明白嗎?」蕭銘嚴厲提醒道。

李三的任務是去要銀子,他不想出了偏差。

「是,殿下。」李三嚇了一跳,趕緊點了點頭。

帶著李三,蕭銘又特意去了一趟碼頭,這次的事情他還是比較重視的。

「殿下,這次我和李三一起去長安,殿下大可放心。」秦牧站在商船上對蕭銘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秦川雲還是有些老滑頭的,這秦牧跟著去,他倒是稍稍安心,「那這次就拜託秦兄了。」

秦牧點了點頭,令船夫划船,對蕭銘抱拳告辭。

蕭銘同樣抱拳相對,望著灰色的商船緩緩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