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六章 蓋倫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蓋倫船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閑處光陰易過,自從李三去了長安,倏忽半個月的時間轉眼而逝。

半個月中,青州的雪斷斷續續,城中的積雪足以沒到人的膝蓋,而太陽出來化了雪,道路又十分泥濘。

如此一來,青州城中的百姓倒是更不願意出來走動。

蕭銘和百姓的心思一樣,除了去器械司監督一下,平日都在王府畫圖,今日這蓋倫船的結構圖,整體效果圖,節點圖倒是都出來了。

「幸虧我還有些美術功底。」蕭銘洋洋得意,在現代的時候他唯一的業餘愛好就是畫漫畫,因此對繪圖倒是有些涉獵。

雖然只是使用毛筆,但是這圖他畫的有模有樣的,線條清晰也不輸給電腦製作。

「殿下何事如此高興。」綠蘿這時將早飯端了過來。

入冬以後,這吃食更加單調,早飯不過是兩塊麵餅,疙瘩湯之類,不過這個時節打獵的人倒是多了,因為市面上倒是有些鹿肉,野禽之類的。

現在齊王府有了銀子,倒也隔三差五能吃頓葷的。

「本王畫的船終於畫完了。」蕭銘高興地接過麵餅,手指順便在綠蘿的小手上一滑。

綠蘿嗔了蕭銘一眼,也習慣了蕭銘的性格。

望著案板上十來張圖畫,綠蘿吐了吐舌頭,「殿下真厲害,這若是綠蘿,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畫出來這麼多。」

蕭銘正在興頭上,圖紙出來了,也該讓張梁動起來了。

他相信在造船技術方面,大渝國在這個階段還是沒有落後的,落後的只是固化的思維和技術。

「這有何難,夜來無事,你來這,本王指點一下,保證可以進步飛速。」蕭銘一邊吃著餅,一邊說道。

綠蘿紅著臉說道:「殿下定是又要捉弄綠蘿,奴婢才不上當。」,說完,綠蘿噘著嘴出來了蕭銘的寢殿。

蕭銘嘿嘿壞笑著目送綠蘿回去,匆匆吃了早飯,他帶著圖紙去了器械司。

這寒冬臘月的,其他地方也去不了,也只能往返於器械司和王府了。

而且趁著冬季農閑時節,他也想把一些簡單的作坊建立起來,這樣開春之後就能用上了。

「殿下。」陳琦見蕭銘過來,躬身說道。

與他處不同,此時的器械司仍舊一副火熱的景象,匠人和僕役十分匆忙,在器械司的後院中,兩座三米多高的高爐拔地而起。

在高爐的兩側是泥土夯實的階梯,為的是能夠上料,底部,每個高爐各自連接著一個巨大的風箱用來鼓風。

高爐的前面,堆放著一些黑不溜秋的東西,不是煤炭,而是蕭銘讓陳琦燒的焦炭。

「怎麼樣,這高爐煉鐵試驗的怎麼樣了?」蕭銘問道。

蕭銘傳授的成熟技術讓陳琦少走了不少彎路,但是具體的過程還需要腳踏實地的實驗。

「回殿下,這焦炭一開始燒紙的並不成功,練出來的鐵渣滓太多,後來我們又調整了溫度,將碳悶得又嚴密一些,才得到合格的焦炭,煉鐵的時候我們又調整了不少次風力,焦炭量才煉製出合格的熟鐵。」陳琦說道。

自從蕭銘讓他採用高爐煉鐵一來,他一直撲在這上面,現在終於成功將熟鐵煉製出來。

蕭銘點了點頭,「不錯,一旦坩堝生產出來,這些熟鐵就可以煉製成合格的鋼了,我們的機床刀具強度也能得到加強。」

「我們就等著錢管家回來呢?按理說,這錢管家出去也有二十來天了,怎麼來沒回來?」陳琦對工藝技術近乎痴迷,此時不禁有些焦急。

蕭銘皺了皺眉頭,他也有些擔心,這又是大雪封路,又是盜賊出沒,可千萬別再出事了。

掃了眼煉製出來的熟鐵餅,蕭銘說道:「不急,器械司的活很多,你可以先忙其他事情,對了,張梁等人這段時間的表現如何?」

陳琦似乎把張梁等人遺忘了,此時蕭銘提起才說道:「殿下,這些人一直負責一些苦力活,倒是勤懇,殿下找他們何事?」

蕭銘亮了亮手中的圖紙,「為了這個,到時候器械司恐怕還要幫忙生產一些零件。」

「殿下,能否讓我看看?」陳琦登時一副抓耳撓腮的樣子。

蕭銘心中陳琦的稟性,也不逗他,把圖紙遞給了他。

「這是船?」陳琦略略看了眼,驚呼道,「不過這種船我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

「這種船叫原名叫蓋倫船,經過本王多次改進,如今本王就叫他青州船。」蕭銘說道。

陳琦大概翻了翻又還給了陳琦,撓著頭說道:「殿下,造船這事我恐怕無能為力,以前從來沒有學過。」

「我又不是讓你造船,只是讓你配合生產一些零件而已。」蕭銘笑道。

陳琦鬆了口氣,這才想起來,「我說殿下為何找張梁,他家以前不就是開造船坊的嗎?我這就去把他叫過來。」

不一會兒,陳琦把張梁帶來過來,張梁躬身道:「老奴見過殿下。」

「免禮。」蕭銘將張梁扶起來,說道:「此次讓你過來,本王是有件事要偉人於你,讓你們張家當苦力實在浪費,來,你們看看這個,掂量一下能否製造出來。」

張梁怔了一下,接過蕭銘的圖紙,這一打量,整個人呆如木雞,良久才瘋了一樣把每頁圖紙都快速翻過,到了最後,張梁的雙手竟止不住顫抖起來。

「殿下,這圖紙殿下是如何得來的?這種船老奴為所未聞,但是以老奴的經驗,此船十分適合海上航行。」張梁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只此一句,說明張梁還是有些本事的,能看出其中的技術含量,他說道:「這個你就不要問了,本王只問你,是否願意為本王造此船?」

「願意1張梁毫不猶豫地說道:「總比在這裡整日和礦石煤渣相伴要好的多。」

「嗯,既然如此,本王便恢復你的造船坊,不過從此以後你這造船坊便是官營,和你再無半點聯繫,你可願意」

張梁嘆息一聲說道:「老奴如今戴罪之身,又為奴隸,只求能夠不負一生之學。」

「嗯,那幾日,你和你的族人便回造船坊去吧,秦家的事我自會處理。」蕭銘說道。

張梁以前的造船坊一直被秦家扣著,蕭銘還得去討要回來,定下了此事,器械司又無其他事情,他便回了王府。

而在這個時刻,秦家的商船在大渝國國度長安的碼頭上緩緩停靠。

李三從船上下來,望著不遠處巍峨雄壯的長安城,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