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七章 李三進長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李三進長安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李三,你是和我一起進城,還是先去向珍妃娘娘請安?」秦牧睡眼朦朧,這長途跋涉十分的枯燥,他每日幾乎都是睡覺度過。

李三說道:「殿下在我臨走前說派人給娘娘送了信,這碼頭上會有人接應我,就不勞煩秦公子了。」

秦牧玩笑道,「也好,這長安城你人生地不熟,有人接應倒是省得你迷了路,要是你走丟了,殿下不知道怎樣責備於我?」

李三附和著笑了笑,在船上相處十五日,這秦牧對他倒是客氣,他清楚,這客氣是對齊王的,也是對珍妃的。

據秦牧說,秦家在這長安城也是有店鋪的,青州千里之遙,齊王自然沒法照料,有時候秦家倒是需要打出珍妃的名號。

二人正說著,一個粉色宮裝的少女緩步向二人走來,問道:「這是青州秦家的商船嗎?」

「正是。」秦牧恭敬道,這少女的裝束一看便是宮裡面的人,他不敢怠慢。

少女掃了眼秦牧,又看了眼一副家丁打扮的李三,自從珍妃接到齊王的書信便命她每日在這碼頭接應,今日看見一艘打著秦家旗號的商船停泊,她立刻上前詢問。

「你是李三?」小宮女確定是青州秦家的商船,轉口問道。

李三躬升是。」

「吁,太好了,我在這都等了三天了,我是珍妃娘娘身邊侍奉的宮女琉璃,娘娘讓我在這等你,既然到了,你就跟我進宮吧。」小宮女露出輕鬆的神色。

李三點了點頭,紅了臉不敢看琉璃。

這綠蘿和紫菀在青州已是一等一的美人,不曾想這琉璃也是十分美貌,李三不禁暗忖:怪不得殿下當年不要命也要回長安,原來這天下的美人都在那金碧輝煌的光明宮中了。

」那就勞煩姐姐帶路了。「李三規規矩矩說道,」不過這次殿下讓小奴帶了不少東西來。「

「這個簡單,我帶了人來,幫你搬上馬車即可。」琉璃噗嗤笑了一聲,引著李三向長安城走去,「看你的年紀倒是比我長几歲,怎麼反倒叫我姐姐。」

「姐姐是珍妃娘娘身邊的人,比小奴可尊貴的多,叫聲姐姐也是應該的。」李三奉承道。

琉璃生著一副桃花臉,此時笑起來如同鮮花綻放般明艷,她說道:」信中殿下說你油嘴滑舌倒是一點不假,不過在宮中你倒是要收斂一些,千萬不能亂說話,否則小心被割了舌頭。「

「啊1李三嚇得渾身一顫。

這光明宮乃是天子居所,任他渾身長了膽,只是想想也會緊張,這琉璃一說,李三更是緊張的想尿尿。

見李三的樣子,琉璃露出了一絲惡作劇的笑容,她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跟在我後面,不要亂說話,不要亂看就行了。」

李三趕忙說道:「姐姐看在殿下的面子上,一定要幫襯小奴一下。」

說起齊王,琉璃皺了皺眉頭,說起來,他倒是也不喜歡這個混世魔王。

在碼頭邊上,此時停著一輛馬車,琉璃沒有回答李三的話,而是說道:「上車吧。」

二人到了車上,琉璃轉而問起綠蘿和紫菀的事情,得知綠蘿和紫菀在齊王府過得不錯,她的心情似乎才好起來,向李三說起了長安城。

馬車離開碼頭,約半個時辰便到了城門,正德門的侍衛檢查了李三的奴籍,放行二人進了長安城。

坐在車內,耳聞馬車外喧鬧的聲音,李三忍不住掀開了窗帘。

「這長安城的人可真多。」李三望去,正德門正對的大道上人流比肩繼踵,烏壓壓一片,比青州的東市和西市開市的時候還要熱鬧。

琉璃說道:「這還不是人最多的時候,等到了晌午,馬車估計都走不動了。」

李三心中震撼,他繼續看去,除了他的馬車,在這條寬五十米的青石大道上,到處是鑲金雕玉的華貴馬車,馬車中或是穿著紫,紅,青不同顏色朝服的官吏,或是穿著綾羅綢緞的商賈,還有一些帶著珠簾的車窗間或可以看見一張極為俊美的女子容顏。

回頭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藍色粗布衣,李三頓時有些自卑,在長安城中的普通百姓穿的也要比他好得多。

「怪不得殿下說長安乃是天下最繁榮的地方。」李三感慨道。

「那是自然,不過這次來長安,殿下為何不給你準備一身過得去的衣裝,這……」琉璃之所以輕易能認出李三,也是因為他身上的簡陋的粗布衣。

李三抓了抓耳朵,「殿下說了,就得這麼穿,不然怎麼哭窮?」

「哭窮?」琉璃露出疑惑的神色?

」就是太窮了,所以哭的意思。「李三解釋道。

「這是青州的方言嗎?倒是有趣。」琉璃笑道,美麗的樣子讓李三又是一陣臉紅。

他不過和蕭銘一樣的年紀,正是思春的時候。

二人你說一句,我說一句,亂桓鍪背講諾攪斯餉的宮門,到了這裡,上到一品大員,下至百姓都必須步行進入。

下了馬車,李三望著光明宮中錯落有致,金碧輝煌的宮殿,心中驚嘆。

琉璃說這長安城南北六十里長,城中三百六十個民坊,足是青州城的三倍,足以見長安的富庶繁華,而這華麗的光明宮更是長安城畫龍點睛之處。

從偏門進入,琉璃一路引著李三進了光明宮。

「這正門裡是無極殿,乃是皇上和大臣商議朝政的地方,我們是不能走的。」路上琉璃給李三說著宮中的規矩,」從偏門這條小道就能直接進入後宮。「

進了皇宮,李三明顯緊張了許多,來往不少宮女和宦官不住地打量他,讓他頗為緊張,他只得不住點頭。

現在二人走的是一條兩道圍牆間的巷道,巷道盡頭是一個拱門,入了拱門是一條紅木朱漆的走廊。

在走廊兩側是偌大的荷花池,這個時節,荷花池裡的荷花都乾枯了,倒是有不少鯉魚在裡面游來游去。

李三來不及欣賞,過了長百米的走廊,又是一個向西拐的長廊,他抬眼看了看,這樣的長廊拐來拐去,沿著長廊分佈著一些宮殿。

宮殿的上面寫著金色的匾額,只是他不認字,不識得是什麼。

越往裡走,長廊來往的宮女越發多了起來,一些或是端著精美的糕點,或是端著香餅,熱水諸類。

「前面就是娘娘們的寢殿了,不要往裡面亂看。」琉璃吩咐了一句。

李三再次應了一聲,這長廊的盡頭忽然開闊起來,是一座很大的花園,花園的一側是剛才看見的荷花池,一道石橋如同彎月一般橫在池水上。

橋的另一頭有不少亭台樓榭,每個院子前都是一道拱門,這就是琉璃說的嬪妃寢宮了。

帶著李三過了石橋,琉璃在一座寫著碧水閣的院子前停下,說道:」這就是珍妃娘娘的住處,跟我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