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八章 珍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珍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娘娘,奴婢把李三帶來了。「

碧水閣外,琉璃讓李三在外候著,徑自進了殿中稟報。

寢殿中,描繪著淡墨山水畫的屏風前,一位紫羅蘭色華貴宮裝的婦人正在半在榻上,正在讀著一本佛經。

聞言,她起身說道:」讓他進來吧,銘兒這次在信中神神秘秘的,我倒是想要見識一下他說的香水是什麼?」

說罷,珍妃起身,在兩個宮女的侍候下,出了寢殿到了正殿,在一張紅木椅子上坐下。

這時,琉璃喚了李三進來。

「齊王府小奴見過珍妃娘娘。」李三看也不敢看珍妃一眼,匆忙躬身說道。

見李三一身粗布衣打扮,十分的襤褸,珍妃皺了皺眉頭,說道:「既然是銘兒的人,便不必如此拘束,這次銘兒讓你送什麼香水過來,可有此事?「

李三此時方敢抬頭,見面前端坐著一位極為雍容的婦人,丹鳳眼,柳葉眉,面若傅粉,唇如點朱,雖無傾國之色,但也有傾城之貌。

傳聞珍妃本名雲馨兒,大渝國蘇州人氏,其父雲尚乃是蘇州城太平縣七品縣令,二十年前當朝太後為蕭文軒選妃,大渝國官員家中有女子者必須參選秀女。

雲馨兒正是那時在選秀中被蕭文軒看中,獲得盛寵,不出十年便擁有了珍妃的頭銜,只是皇宮後院,一代新人換舊人,如今的珍妃地位隨在,但也大不如從前了。

回過神來,李三說道:「回娘娘,小奴此行,正是受殿下之拖,將香水和醉青州送到娘娘這裡。」

「東西呢?「珍妃問道。

琉璃說道:「娘娘,這次殿下送來的東西倒是不少,我讓宮中小桂子幾個搬過來的,這會兒估計到了。」

正說著,門外忽然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一個紅色的宮裝的嬪妃走了進來,後面跟著幾個宦官打扮的人,抬著的正是蕭銘的香水和酒。

「妹妹,齊王可真是孝順,這一大早上就送這麼多東西過來。」紅色宮裝的嬪妃一邊笑著,一邊徑直進了正殿在一側的椅子上坐下,倒是一點也不顯得生分。

珍妃輕笑,此人是四皇子的母妃德妃,在宮中和她走動倒是熟絡,她說道:」定是小桂子多了嘴,真是記吃不記打。「

「可不是,下次不用妹妹動手,姐姐我給先給他幾個嘴巴子。「德妃笑眯眯地說道,她心知珍妃是惱她瞎打聽,以她的身份,小桂子怎敢不說。

珍妃笑道:」姐姐的心意我領了,這次姐姐也來得巧了,既然姐姐也知道這是銘兒的東西,不妨我們一起看看是什麼?「

宮中的生活清淡,德妃也是一時好奇才會打聽,此時不禁來了興趣,但她還是客氣道:「妹妹,若是不方便,我回去便是。」

這次的信中蕭銘說的很清楚,就是讓嬪妃們得知這種香水,因此珍妃這次並不惱德妃,相反,這個德妃在宮中是個出名碎嘴的人,讓她見了倒是可以從她的口中傳出去。

「姐姐這就見外了,不妨事的,琉璃把箱子打開。」珍妃說道。

琉璃應了聲是,但不等琉璃行動,李三殷勤地上前去把木箱拆了開來,輕聲對琉璃說道:「這木箱上有鐵釘,還是我來吧,免得傷了姑娘。」

琉璃面露笑容,點了點頭。

四個木箱被打開,三箱是小瓷瓶裝的香水,一箱子是酒。

這時,李三把一個小瓷瓶取出,交給了琉璃,說道:「這就是殿下親手煉製的香水。」

琉璃接過,上前給了珍妃。

在信中,蕭銘對香水有了基本的描述,因此珍妃也不是一無所知,拿過香水,她將瓶口的木塞拔了下來。

接著讓琉璃找了一根羽毛,從瓶中沾了沾點在身上。

「妹妹,這是何物,為何如此沁香怡人。「德妃一直在注視著珍妃的動作,直到珍妃將香水點在身上,一股迷人的香味頓時瀰漫了整個屋子。

這種香水十分舒適,全不似香餅混雜的味道。

珍妃對蕭銘送來的東西並不抱希望,以為又是蕭銘胡來,只是這香水的味道入鼻,他頓時明白蕭銘這次送來的東西不同凡響。

見德妃怔怔望著自己的手裡的香水,珍妃解釋道:」姐姐,這個東西叫香水,是銘兒在青州學會的一種特殊香料,據說比起香餅要實用的多。「

「香水?這倒是聞所未聞,妹妹能否讓我一試。」德妃說道。

嬪妃也是女人,而且宮中的嬪妃永遠都是民間效仿的對象,換句現代化的話來說,這些嬪妃都是走在時尚前列的人。

而且為了爭寵,宮中的嬪妃是花樣百出,德妃也是深諳此道的人,自然明白一樣新鮮的東西足以讓皇上在自己的寢殿流連幾日。

接過香水,德妃有樣學樣地往自己身上點了點頭,頓時滿身香氣。

「喲,妹妹,這可真是個好東西,味道真香,而且這用起來也簡單。「德妃眼睛頓時亮了,她望了眼三箱子香水,眼睛轉了轉,「這次齊王送來的香水倒是不少,妹妹可真有福氣。」

珍妃何曾聽不出這德妃的言外之意,她說道:「這些香水本就是銘兒送來孝敬諸位姐妹的,姐姐喜歡,拿幾瓶回去用便是。」

德妃欣喜道:「還妹妹對我好。」,話畢,她起身就要去拿香水。

這個時候李三說道:「娘娘,殿下在小奴走的時候吩咐過,說他在信中忘記說了這三箱香水味道各自不同,分為鬱金香,茉莉香和沉香,香水味道的濃淡也各自不同,各位娘娘可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

「哦?」德妃一聽更是驚喜,說道:「快,快,將另外兩種拿過來。」

李三躬身應是,又分別取出其他兩種香水給了珍妃。

珍妃和德妃分別又聞了一下,二人相視一笑,珍妃說道:「這茉莉花香,清新淡雅,倒是適合我,這鬱金香熱烈濃郁,倒是適合姐姐。」

「妹妹此言極是,沒想到齊王還有這般本事,這香水姐姐初用之下,便覺深得我心,真乃神物也。」德妃喜滋滋地拿著香水瓶。

「既是如此,這瓶就送給姐姐了。「珍妃說道。

德妃掃了眼木箱,每個木箱中少說也有三十瓶香水,她涎著臉說道:「妹妹何時變得這麼仔細了,這一瓶不過手指長短,你就多給姐姐兩瓶吧。」

一邊說,德妃一邊拉著珍妃的衣袖央求。

珍妃笑道:「好吧,既然姐姐這麼說,那就多拿兩瓶吧。」

德妃生怕珍妃後悔一樣,歡天喜地拿上香水,再三道謝方才離去。

琉璃見德妃走遠,輕輕哼了一聲,說道:「娘娘,何苦要給她兩瓶,德妃一向多吃多佔,這次又是欺負娘娘善良。」

珍妃瞪了眼琉璃,「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算了,千萬不要在外議論,不然仔細你到皮。」

「娘娘,琉璃姐姐也是心疼殿下的香水,這香水可是殿下用上品香料親手熬制的呢。「李三小心翼翼地說道。

提起蕭銘,珍妃不禁有些傷感,「哎,難得他如此費心,不過這件事我自有計較,如果這麼急迫送給皇後娘娘未免顯得太過刻意,反倒不美,德妃一向喜歡爭寵,這次拿了香水,定然回去招搖,等到那時,皇後娘娘和其他嬪妃自會找上門來,此時再提不遲。「

「還是娘娘想的周到。「李三低頭說道。

珍妃這時又看向香水龐的酒罈,見上面貼著澄心堂紙,上面似乎還有字跡,便說道:「將那酒罈取來。」

琉璃上前,拿起一個酒罈上前說道:「娘娘,這上面還有一首詩。」

「青州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他鄉是故鄉。「珍妃輕輕念道,微微點頭,」好詩,沒想到那青州貧瘠之地也有文豪巨匠。

李三強忍住笑,恭恭敬敬地說道:」娘娘,其實這首詩是殿下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