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三十九章 香水的律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香水的律動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銘兒所作?」珍妃聞言,輕笑出聲,「齊王的肚子里有幾兩墨水我會不清楚嗎?這首詩恐怕也是借他人之手吧?「

李三爭辯道:「娘娘,這會您可真的錯了,這首詩是綠蘿親口聽殿下詠誦的。」

「是嗎?」珍妃依舊半信半疑,嘆了口氣,她傷感道:「真也罷,假也罷,這首詩中思念故鄉之情濃郁,想必銘兒又是想念長安了。「

說到此,珍妃忽然掩面低聲啜泣起來。

琉璃瞪了眼李三,「這兩日娘娘身體微恙,你竟還惹娘娘傷心,真是該打。」

李三縮了縮腦袋,想起他臨走前,蕭銘跟他說的話,他說道:「娘娘不必傷心,殿下說他在青州倒也自在,遠離長安倒是省的每日勾心鬥角,只是青州太過貧瘠,他想中興封地,但是奈何手裡沒有銀子。」

珍妃因為思念愛子傷心了一會兒,這會兒才想起正事,她說道:「哎,早已如今何必當初,在長安的時候他不曉得討好皇上,現在倒是病急亂投醫,罷了,我看這香水不同香餅之類,皇后說不定會喜歡,到時候我再吹吹耳邊風,或許皇上能夠念及父子之情。」

「娘娘說的是,殿下說自己同時追悔莫及,所以這次專門備了這醉青州,希望娘娘能夠轉交給皇上。「李三將蕭銘交代的話一一說出。

「嗯,我明白了,琉璃,你在長安城尋間客棧,讓李三暫住幾日,等此事有個結果,再讓他回去。」珍妃說道。

琉璃應了聲是,帶著李三出了皇宮找個間客棧讓他住下,並吩咐他不要亂走。

李三此行蕭銘再三吩咐,他自然不敢胡來,也就在客棧中安心住了下來。

此時宮中,珍妃似乎忽略了香水和酒之事,只是每日在寢殿中看書,別無他事。

這日清晨,珍妃如同往常一樣起床洗漱,忽然碧水閣外傳來一陣鶯鶯燕燕的喧鬧之聲,間或可以聽見其中似乎有德妃的聲音。

琉璃這個時候匆匆進了寢殿,對珍妃說道:「娘娘,您可真是神機妙算,這德妃拿了香水便去皇上身邊招搖,據說皇上喜歡德妃身上的香水味,倒是在德妃的寢宮留宿了兩日,這事情在嬪妃中傳開,鬧得沸沸揚揚,現在皇後娘娘也是坐不住了,這帶著嬪妃們馬上就到了。「

珍妃在宮女的侍候下穿上一身大綠繡花宮裝,她笑道:「是啊,我算著日子,這事也該傳到皇後娘娘耳中了,走吧,今天早上恐怕要忙一陣子了。「

她出了寢殿,門外一身著鳳凰黃色宮裝的女子在眾人簇擁下進了碧水閣,方臉,星眸,劍眉,相貌威嚴,正是趙書瑤,當朝大渝國皇后。

「給皇後娘娘請安了。」珍妃見到趙皇后,疾走一小段路迎了上去見禮。

趙皇後面露微笑,不等珍妃行禮便把她扶了起來,說道:」妹妹不必多禮,今日帶著姐妹們一起過來,倒是要叨擾了。「

「娘娘這話就生分了,姐妹能來碧水閣,我高興還來不及,娘娘請。「珍妃將趙皇后讓到正殿。

趙皇后在主位坐下,其他諸嬪妃各自坐在下首,其間德妃,二皇子的母妃淑妃,三皇子的母妃麗妃這次竟是都來了。

「珍妃妹妹,若不是德妃妹妹和我說,我倒是不知道齊王給妹妹送了一種叫香水的東西,聽說這樣東西十分神奇,所以本宮這次想過來看看到底如何?」趙皇后笑眯眯地問道。

其他妃嬪也露出好奇的神色,德妃因為香水受皇上恩寵的事情後宮一夜間便傳開,現在她們心裡都和貓爪的一樣。

德妃面上的笑容有些勉強,她剛得寵兩日,這些人就忙著跟她爭寵了,為了此事,她狠狠教訓了把這件事傳出去的小黃門。

此時時機已到,珍妃不再藏著掖著,說道:「原來娘娘說的是這件事,實不相瞞,這香水是齊王煉製的香料,說是要送給娘娘,我擔心他胡來,所以沒敢立刻給娘娘送去,而是試用兩日看看效果,既然娘娘得知了此事,我就不收著了。」

說罷,她讓琉璃將屋內的香水全部搬了過來。

三個木箱子擺在地上,趙皇后登時面露期待之色,她最是喜愛香料,越是稀奇,越是喜歡。

「琉璃。」珍妃又吩咐了一聲,琉璃會意,將分別取出三種香水瓶,全部打開,頓時滿屋沁香。

在得知這香水之後,趙皇后第一時間找的是德妃,但是德妃自稱香水已經用完,她只得親自來珍妃處一探究竟。

如今只是這味道,她心中清楚這香水和那些香料高下立判。

見趙皇后露出歡喜之色,珍妃說道:「娘娘,這只是其中三種味道,銘兒說了,若是皇後娘娘喜歡其他香味,可以寫下何種香味,他可以專門給娘娘製作這種味道的香水。」

趙皇後分別聞了一下三種香水味,每種味道她都喜歡,聽見珍妃說還可以製作喜歡的味道,她頓時驚喜起來,「齊王倒是上心。「

簡單的聞已經不能滿足趙皇后的好奇心,她又問道:「這如何用?」

珍妃這個時候上前,親自拿起羽毛,在瓶中沾了香水,輕輕一彈,香水立刻噴洒在趙皇后的身上,她說道:」這便是香水的用法,十分簡便,而且這香味足以持續一天,若是沒了,只需要再重複即可。「

「嗯,倒是方便。」趙皇后聞了一下衣服,香氣宜人,讓人迷醉。

其他嬪妃議論道:「娘娘,這味道真香,我坐這麼遠都能聞到,怪不得皇上要跟在德妃姐姐的身後聞了兩天。」

德妃尷尬地笑了笑,「我也只是從珍妃妹妹這拿來玩玩,不曾想遇到了皇上。」

其他嬪妃心知肚明,只是暗笑。

俗話說聞香識女人,這也是嬪妃們喜歡各種香料的原因,香水這種獨特的香料製品讓趙皇后頓時喜歡上了。

她說道:「妹妹,齊王真是準備把香水送給我?」

「娘娘,這還有假,銘兒說了,若是娘娘喜歡,儘管把喜歡的香味告訴他,他再給娘娘煉製。「珍妃說道。

趙皇后出自大渝國號稱第一是士族的趙氏,自幼精通詩書,這些年後宮相安無事,也虧了趙皇后的精明。

齊王遠在千里之外,此時給她送香水自然是有所求,不過這香水倒是真的打在了她的軟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