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十五章 馭下之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馭下之術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

王世傑見到蕭銘立刻拱手,一臉諂媚的笑容。

蕭銘故作驚訝道:「這不是王兄嗎你怎麼在這裡,真巧。」

王世傑心想為了等你,我可在雪地里凍了半天,但是他還是說道:「殿下,這說明咱們有緣,這些日子聽說殿下一直閉門不出,也不見客,苦心鑽研學問,不曾想今天我隨便遛遛,就碰見了殿下。「

蕭銘其實一直在躲王家,玩的是欲擒故縱。

前些日子青州一直下大雪,外面又寒冷,他乾脆找個借口誰都不見,王世傑來找他幾次,但是都被擋在了外面。

尤其是秦家因為醉青州發了財,這王世傑就更坐不住了,隔三差五就過來,今個估計是一得到消息就在這裡等他了。

「哦,是有這麼個事,本王前段時間正在鑽研一種新鮮的玩意,這倒是怠慢了王兄。「蕭銘淡淡說道。

「新鮮的玩意?」王世傑如同聞到腥味的貓一樣,「不知殿下又發明了何種神奇的東西「

在王世傑看來,現在的齊王顯然不是以前的那個草包飯桶,而是一個學富五車,腦子裡竟是奇怪想法的人。

對於這種變化,他們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齊王的確還是那個齊王,他們只能理解他學會了一些特殊的技藝。

而這次蕭銘閉門苦學,又進一步印證了此事。

「這個東西可就神奇了,這次秦家在醉青州上很合本王的心意。「蕭銘賣起了關子。

王世傑急的抓耳撓腮,現在不僅是他,他的父親王成籌也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上次秦樂幾碗酒把他灌醉,這他偏袒秦家事情就這麼被糊弄過去。

他回到神來想去找蕭銘,這蕭銘又閉門謝客了。

現在青州的豪族誰不清楚秦家發了大財,一壇酒賺十兩銀子,這一百壇,一個來回就是一千兩。

現在據說蕭銘又提高了產量,秦家如今一個月輕輕鬆鬆上萬兩銀子是沒有問題。

而相比這醉青州,煤球爐和煤球雖說在長安賣的也不錯,但是利潤畢竟不如這醉青州美酒。

「殿下,這回你可不能再偏袒了秦家,這秦川雲狼子野心,殿下你可能還不知道,你這鹽運司還沒建立的時候,秦家可是私自在登州曬鹽,販賣私鹽的。」王世傑急道,齊王再如此下去,秦家不出兩年,便可超越王家,成這青州第一大族了。

錢大富這時看向蕭銘,神色肅穆。

大渝國律法在販賣私鹽方面十分嚴苛,即便蕭銘不成立鹽運司,這普通商賈也是嚴禁販賣私鹽的,不然那就是抄家滅口的大罪。

雖說這是蕭銘的封地,這事要是捅到長安,即便蕭銘袒護秦家,蕭文軒和朝中百官也會施壓,讓他法辦秦家。

這王世傑現在和他說這件事,那是想治秦家於死地呀。

眼睛眯了起來,蕭銘說道:「你可有證據?「

「這個愚弟倒是沒有,但是的確有人看見秦牧曾經去登州運鹽。」王世傑肯定道。

蕭銘冷冷點了點頭,「這件事本王知道了,我會令人調查此事,不過此事重大,本王也不能偏聽你一家之言,你回去吧,本王心中自有計較。」

王世傑見蕭銘臉色難看,心中反倒高興,他不求一次毀滅秦家,只要蕭銘失去對秦家的信任。

王世傑離去,錢大富笑眯眯地說道:「殿下,這王家父子心機很重,這是在挑撥你和秦家的關係,不過此事倒是可以用。」

蕭銘忽然笑了起來,「本王最喜歡狗咬狗了,他想利用本王,本王正可以利用此事徹底分化青州豪族,將青州豪族分化成以王家和秦家為首的兩派,如此一來,便可以左右逢源。「

「殿下英明,君王之道莫不是駕馭二字,得其精髓,便可穩固自身的地位。」錢大富以前也是讀書人,倒不是一無是處。

「正是如此,看來本王該找秦川雲談談了。」蕭銘笑的如同一隻老狐狸。

……

下午,齊王府正殿。

「殿下,污衊,這絕對是污衊1秦川雲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

大渝國一般百姓見到皇上也不必下跪,除非自己犯了大錯,或是感恩,才會主動下跪,這次蕭銘把秦川雲叫來質問私鹽之事,秦川雲當場嚇得跪下了。

「起來吧,本王也沒說要治你的罪。」蕭銘說道。

秦川雲之所以如此害怕,那是因為販賣私鹽是重罪,蕭銘要真的抄家滅族,他也無法反抗,因為一旦反抗,就等於造反。

「殿下,王世傑血口噴人,他惡人先告狀,殿下頒布屯田法之後,王家不但不配合殿下的法令,還私自囤積耕牛,抬高價格出售給百姓,對殿下隱瞞耕牛的數量致使殿下還要去魏王處購買,還請殿下明察1秦川雲惡狠狠地說道,這是把王家恨透了。

蕭銘暗道:這些豪門果然都不是好東西,一個個陰奉陽違,說一套做一套,若不是秦家這次獲利頗豐,王家紅了眼,這兩家估計還得眉來眼去,斗而不破。

這次自己這次直接將兩家的關係捅破,讓他們不死不休,如此一來,他們便會相互拆台,而自己就能便宜行事。

「此事當真?」蕭銘厲聲問道。

這販賣私鹽還是以前的事,這耕牛的事情可是自己頒布屯田法之後,王家趁機漁利,雖說耕牛是王家的,買賣自由。

但是如此發國難財,蕭銘心裡怎會舒服。

「千真萬確,不信殿下可以去王家在各州的莊園暗查1秦川雲說道。

二人正說著,錢大富忽然到了正殿門口,他說道:「殿下,王成籌王員外在門外求見。」

「這個老東西,先是謀害我在先,如今見殿下召見我,必然知道自己藏匿耕牛的事情敗露。」秦川雲怒道。

蕭銘暗喜,二人當堂對峙倒是更合他的心意,他佯怒道:「既然如此,你們二人便當堂對質。」

不一會兒,王成籌到了正殿,二人見面分外眼紅,上前幾步,王成籌和秦川雲並肩跪了下來,口中喊道:「殿下,草民有罪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