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四十六章 漁翁得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漁翁得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秦川雲和蕭銘同時怔祝

他們都以為王成籌第一句話肯定是為自己辯駁,卻不曾想現在他就認罪了。

蕭銘饒有興趣地看著王成籌,笑道:「王員外,本王還沒問你,你為何說自己有罪啊1

「殿下,前些日子草民去各州莊園巡查,竟然發現內侄王宣藏匿耕牛,高價賣給百姓,草民在殿下頒布屯田法之後,一直盡心想要幫助殿下,不曾想草民用人不淑,反倒鑄成大錯,還請殿下治罪0王成籌一邊擦著額頭的冷汗,一邊扣頭。

秦川雲冷笑道:「王員外好謀算,只是這會兒的功夫便找出了替罪羊,你一向不喜歡王宣,這次倒是一石二鳥,既洗白了罪名,又除去了王宣。」

「秦員外此言何意?我王家一向和你秦家相安無事,為何秦員外如此惡毒,欲置我王家於死地1王成籌恨聲道。

此次王世傑在蕭銘面前提及販賣私鹽之事,的確是他的主意,以前蕭銘一直偏向王家,他在青州一直遊刃有餘,甚至有時候對蕭銘也十分輕慢。

畢竟那個時候的蕭銘委實是個草包飯桶,全靠王家的銀子支撐奢靡的生活,但是今日不同往昔,這蕭銘大病之後一夜間脫胎換骨,而且善於採納龐玉坤的計謀,他心知這個龐玉坤不簡單,現在蕭銘諸般動作很可能都有龐玉坤在背後指點。

如今這秦家在蕭銘出獲利頗豐,這樣下去,不出幾年,秦家就會超越王家,到了那個時候秦家就會和王家一樣,借著蕭銘的手打壓王家。

這種事情,王成籌是絕對不能容忍的,這才使出這一毒計,離間秦家和蕭銘的關係。

「哈哈哈,王員外真是王八沒了牙,無恥到了極點,是誰在殿下面前惡人先告狀,誣告我秦家販賣私鹽。」秦川雲氣的鬍鬚抖動。

若不是蕭銘在前,估計二人都會打起來。

「哼,是不是販賣了私鹽,秦員外比我清楚。」王成籌這時對蕭銘拱手,對秦川雲露出傲慢的神色,「還請殿下明察0

蕭銘的眼睛在二人轉來轉去。

王家和秦家在六州勢力頗大,各州縣官員中大半和兩家都有血緣或者姻親的關係,二家在六州的莊園也頗多,養了不少部曲,莊客,租種其耕地的佃戶更是不計其數,就更不用說家中的私奴了。

現在他要是真的偏袒一家滅掉另一家,難免會有一個狗急跳牆,到了那時,反倒是不妙,現在封地百廢待興,需要的是穩定的發展環境。

若是再因為此事****個幾年,對他來說將十分不利,與其這樣,不如各打一大板,從兩家身上榨取利益。

日後再利用二人的矛盾相互掣肘,如此便可左右逢源,等他建立新軍,掌控六州政務,這青州的豪族就再也不足為患,到時候還不是任他拿捏。

想到此處,蕭銘說道:」好了,好了,這件事都不要再吵了,你們都回去吧,既然耕牛之事是王員外內侄所為,這件事就是王員外的家事,怎麼處理王員外自己拿捏,但是這耕牛……「

王成籌一喜,蕭銘這話是不再追究這事了,他說道:」殿下,草民回去,定當將莊園中多餘的耕牛送到各州官府,任官府分配,殿下只需每年給草民一點租金即可。「

蕭銘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個王成籌還算上道,如此一來,生產隊的耕牛問題倒是可以得到極大的改善,接著他看向秦川雲,」至於秦員外,販賣私鹽的事情本王會著手調查,沒有定論之前,不可以訛傳訛。「

秦川雲心裡揪了一下,蕭銘的口中,這販賣私鹽的事還沒完。

「謝殿下1二人同時起身,相互惡狠狠瞪了一眼,才轉身離去。

錢大富見二人走了,這個時候嘿嘿說道:」殿下真是越來越高明了,這剛給了秦家的好處,又轉手敲打了一下秦家,如今不追究王成籌的罪責,這王成籌也識時務,立馬將王家的耕牛拿出來,而秦家的私鹽之事,殿下以後就可以一直捏在手中,這是懸在秦家頭上的利劍。」

「沒錯,秦川雲想必心裡也清楚,以後肯定會比王家聽話。」蕭銘大笑道。

二人正在說話的當口,秦川雲和王成籌也到了王府門口。

「王成籌,你夠狠,以後咱們走著瞧1秦川雲罵道,這次的事情明顯秦家吃了虧,販賣私鹽這事可大可小,只是隨蕭銘怎麼說。

王成籌洋洋得意,「我夠狠,秦員外也不含糊,哼1

說罷,二人同時拂袖離去。

秦川雲回了秦府,心中始終不踏實,他細細尋思,齊王這次輕饒王家似乎是為了耕牛之事,他立刻去了一趟魏家,自從他的女兒嫁給了魏青,兩家便是姻親,因此二家走的極近。

到了魏家,秦川雲將今日之事全盤脫出。

「秦兄的意思是將你我兩家的多餘的耕牛盡數捐出?」魏洪有些心疼,麵皮一抖一抖。

秦川雲說道:「魏兄,此事也是為之計長遠,一頭耕牛不過十幾兩銀子,而如今秦家一壇酒便賺了十兩不止,如今殿下又擴大了生產,一年下來數萬兩銀子不止,孰輕孰重?」

魏洪酸溜溜地說道:「賺的再多,那也是秦兄的銀子,我魏某隻能羨慕了。」

秦川雲訕笑道:」你我兩家何必分你我,親家是六州最大的糧商,耕地最多,耕牛也最多,拿出一千頭耕牛不是件難事,大不了我補償給你銀兩便是。「

「秦兄都說到如此地步,這個忙我就只能幫了。」魏洪還是不願吃虧,但是秦川雲既然說出銀子,他也就損失不了多少,接著他說道:「不過秦兄到時候可要在殿下面前給我美言幾句。」

秦川雲愣了一下,笑了起來,拍了拍魏洪的手,」親家放心,我自然會稟明魏洪的功績,若是能討殿下歡心,何愁你我兩家不飛黃騰達,何況今日不比往昔,以前這王成籌倒是和我們走的親近,如今才顯露出狼子野心,你我而家根基尚淺,只能仰仗殿下,才能不懼王家和孫家。」

魏洪點了點頭,「秦兄所言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