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十章 工坊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工坊區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東大營。

這是青州軍駐紮的軍營,相比強盛時期的三千名兵士,此時的青州大營中只是駐紮著三百餘名士兵。

大營中空置的營房很多,以往這些營房中布滿蛛網,滿地灰塵,但是現在這些營房又被收拾乾淨,徵兵的布告已經貼出,這段時間前來參軍人的絡繹不絕。

再過半個月,新兵即將入營,這次招募將會把青州大營的營房全部填滿,達到青州軍曾經的鼎盛時期。

對此,老兵們尤其興奮,彷彿回到了蠻族入侵前的時期,尤其是士兵的增多,將意味著他們會獲得提拔。

不過在新兵們還沒來之前,一批身穿襤褸的人提前入駐了軍營,打聽之後他們才明白這些是齊王從各地購買的奴隸。

對於齊王,老兵們以前是沒有好感的,但是近來兩個月,這位齊王洗心革面的傳聞流傳於坊間,這也讓他們漸漸改變了對齊王的看法。

「殿下,這批奴隸可不能一直住在大營,新兵馬上就要入營,我這裡可沒有空閑的地方。」

蕭銘第二天一到青州大營,魯飛立刻向蕭銘抱怨起來。

「我也沒打算讓他們一直住在這裡,新兵入營前,我一定讓他們搬出這裡。」蕭銘將雙手伸進袖籠中,雖說雪停了,這天氣反倒是越來越冷。

儘管今天的陽光不錯,金黃金黃的,但是蕭銘還是凍的有些打哆嗦。

「這樣……這樣倒是可以。」魯飛輕輕鬆了口氣,接著他問道:」殿下,你這買這麼多奴隸幹什麼,王府也用不了這麼多下人吧。」

蕭銘皺著眉頭,沒有回答魯飛的問題,而是問道:」你說這蠻族今年冬天會攻打滄州嗎?「

「這個末將也不敢肯定,三年前青州已經被洗劫了一次,被掠去青壯男子十餘萬,至今還沒有恢復過來,按酪哺妹靼漬飫錈揮杏退可撈。」魯飛沉聲說道,「只是從草原來的商賈說這次草原上被凍死的牛羊頗多,尤其是生活在滄州北面的呼延陀部損失慘重,就怕他們會狗急跳牆。」

蕭銘點了點頭,」如果本王沒記錯,這呼延陀部少說也可以組織起三萬人的軍隊吧?「

「沒錯,蠻人全族皆兵,除去老弱婦孺,人人可成兵。」

「此次他們是因為牛羊被凍死,來年無法牧養足夠的牛羊填飽肚子,所以才會準備再次劫掠儲備吃食,若是這樣,我們能否和他們做個生意呢?畢竟青州可再也經不起折騰了,三萬人全力攻滄州,即便我們慘勝,也非我所願。「蕭銘沉吟道。

魯飛耿直,但也並非沒有腦子,新兵未練,六州不時有盜賊作亂,此時再和蠻族血戰,簡直是雪上加霜。

「滄州城中的商賈一般都是購買蠻族的牛羊或者皮毛,賣出煤餅和鐵礦,但是今年這牛羊被大批凍死,這生意也沒法做了,畢竟誰也不會購買凍死的牛羊。「魯飛搖了搖頭,自認這個方法行不通。

「是嗎?」

蕭銘低頭沉思,肥皂的事情現在純鹼倒是製備了不少,但是相對來說油的價錢也不便宜,王家正為這事著急。

現在蠻族大批牛羊凍死,豈不正是購買葷油的良機,而且魯飛說交易煤炭和鐵礦之事,這也少不了王家的參與。

大渝國一向禁止向蠻族出售煤炭和鐵礦石,但是走私商人是從來不會少的。

蕭銘對蠻族自然沒有好感,因為如今草原帝國日趨龐大,這對他和大渝國來說是個巨大的威脅,但是此時他又無可奈何。

如今打是肯定打不過,他只能受點心裡的委屈保住安穩的發展環境,這次想要化解危機,估計得讓王家出面,因為王家和蠻族有生意來往,私下定然會有聯繫。

心中有了計較,但是蕭銘沒有和魯飛說,蠻族和大渝國世代血仇,這件事畢竟不光彩。

這次蕭銘過來主要還是為了奴隸的事情,九百五十個奴隸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對蕭銘來說至關重要,因為這些人足夠他建立起數個工坊。

器械司的地方就那麼大一點,如今已經越來越容不下這麼多匠人和設備,他早就在計劃著建立一個類似於現代工業園區的工坊的基地。

位置他已經選出來了,就在城南的沱江下游,這批奴隸將會負責建造工坊建築,並且被分配到各個工坊工作。

同時為了安全,蕭銘將會讓工坊區變成一個高牆大院,青州軍將負責工坊區的守衛,確保工坊的安全。

魯飛此時已經將奴隸們全都集中起來,蕭銘掃了眼散亂站著的奴隸,他們大都衣衫襤褸,手腳帶著鐐銬,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如同梁大海說的,這些奴隸大都是青壯男女,按照奴隸的標準來說,屬於優質的奴隸了。

確認了奴隸的質量,蕭銘對跟隨而來的陳文龍說道:「這些奴隸就交給你們了,磚窯的結構我已經給你了,九百多人足夠你用了,這個冬季器械司交給陳琦,你的任務是帶著這些奴隸燒紙出紅磚和水泥,把工坊區的廠房建立起來,開春之後,器械司製造的設備都會轉移到工坊中,明白嗎?」

「是,殿下。「陳文龍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讓魯飛配合陳文龍將奴隸押解到沱江下游的工坊去,磚窯也在這個區域。

這次的工坊建設蕭銘不準備採用以往的土牆,木質結構,而是採用現代的紅磚。

燒紙紅磚不是高難度的技術活,蕭銘簡要給陳龍文傳授了一下窯廠的知識便可以了,畢竟這燒制紅磚和燒制陶器有異曲同工之處。

而且他也不需要能媲美現代紅磚的質量,只要足夠結實就行了。

其二這就是水泥了,如何燒制水泥陳琦早就瞭然於心,這兩樣都是粗苯的活,這些奴隸足夠用。

對這些奴隸,蕭銘沒有大義凌然地說什麼自由,民主,人權這些東西,因為在這個文明未開化的年代,這個和扯淡一樣沒有區別。

在這些奴隸的心中,他們本身就認同了自己的命運和地位,與其說這些,不如通過改善生活質量提高他們工作的積極性,再慢慢讓他們認同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