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五十三章 商業模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商業模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王世傑隨著肥皂一起到長安城也有七八日了。

只是剛到的時候,肥皂這種新奇的東西沒有引起那些大家閨秀注意,直到今天情況才有所改變,王家設在長安城的店鋪外一夜間排起了長隊。

門口等待的都是各府的管家丫鬟家丁,目的只有一個採購肥皂。

同時消息在長安城中傳開,宮中嬪妃全部都在使用肥皂,這讓平日里深入簡出的大家閨秀們立刻無法淡定了,皇後娘娘都在用的東西像是一個魔咒一般驅使他們出來採購肥皂。

而第一批肥皂被採購回去使用之後,第二天購買肥皂的人更多了,而且其中還多了不少富家公子。

「哎呦,這不是李兄嗎?」

「趙兄許久不見,你也是來?「

「李兄也是?」

「哎呀,既然都是同道中人,便不必遮遮掩掩了,我妹妹昨日買了一個肥皂回去,試用之後像是魔怔了一般,拿著肥皂整整看了夜,我今早實在好奇便拿過來一用,立刻驚為神物,今日準備買下送給胭脂樓的柳姑娘。」

「李兄竟是偷來用了?」那個趙公子驚訝道,「我倒是還未嘗一試,可惜,可惜。」

「噯,這讀書人怎麼能用偷字,是拿,拿1李公子不滿意道。

正在這時,店鋪的們突然打開,李公子眼疾手快,一把拉過趙公子,飛一般跑了進去。

站在門口的王世傑一臉茫然,他實在想不到肥皂會火爆到這種程度,而且也沒想到購買肥皂的主力之一除了那些名門閨秀,青樓的姑娘倒也是佔了不少。

於此同時,李開元在南方也是收穫頗豐,雖說大渝國的權貴多集中在長安城,但是巨富商賈則是多集中在南方,尤其是金陵城中。

相比較來說,這金陵城的繁華早已不輸給長安。

因為醉青州,香水早已傳播開來,這兩樣商品在金陵城中尤為暢銷,而且香水王家和秦家都沒有,只有他這裡是獨一份。

而肥皂也沒讓他等多久,嬪妃們在使用肥皂的消息傳到這裡之後,庫存的肥皂只是幾天便銷售一空。

現在金陵城各處都在討論著這神奇的三樣商品,即便他在酒樓吃飯也避免不了,今日他剛坐下,隔壁一桌公子哥模樣的人便吹噓起來。

其中一人拿著香水站起來,在眾人面前饒了一圈將香水展示一邊,說道:」知道這是什麼嗎?」

一眾公子從別出來,還不了解金陵城中的消息,同時搖頭。

公子哥洋洋得意,他把瓶塞拔掉,在眾人面前轉了一圈,一種公子哥同時驚嘆:「真香1

「香就對了,這就叫香水,知道咱們金陵城萬花樓的霜姑娘嗎?」

「兄弟說的那位國色天香,但是一身狐臭的霜姑娘?「

「沒錯,霜姑娘因為狐臭年年落選萬花樓的花魁,但是自從用了這香水,這狐臭再也沒有了,如今多少富家公子對她趨之若鶩。」

「這香水竟如此神奇,豈不是能遮蔽所有臭味?我不信。」

「那是。」

「還請兄弟借我一觀。「一個公子說道。

拿著香水的公子得意洋洋將香水給他,只見那人接過香水往身上一抹,說道:「我也有狐臭,為兄弟試藥義不容辭。」

……

青州,與往年齊王府的熱鬧不同,今年的齊王府可謂熱鬧非凡,比起以前的門可羅雀,現在門口是車水馬龍,水泄不通。

只是兩個月的時間,香皂,香水加上醉青州在北方和南方同時名聲遠揚,嗅覺敏感的商賈像是貓聞到了腥味一樣湧入了青州。

到了這,他們自然是要拜訪蕭銘。

這些日子,紫菀每日收禮幾乎收到手發軟,蕭銘每天醒來便接待這些商賈,但是一連幾日,這些商賈的熱情不減,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氣勢。

王家和秦家為了此事自然大為緊張,一下來這麼多跟他們搶飯吃的,他們自然不樂意,為此,他們除了採取讓利討好蕭銘,還採取了各種阻止外地商賈湧入的辦法,打悶棍,威脅,恐嚇,不過效果甚微。

這些商人還是前赴後繼地趕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在這些商人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殿下,王府的庫房裡都塞不下些這禮品了。「這些日子,整個王府痛並快樂著。

王府的下人們一邊享受著商人們從大渝國各地帶來的特產,一邊忙碌地迎接一個有一個商賈。

蕭銘樂呵呵道:「塞不下就先把其他房間騰一下。」

綠蘿嘴裡鼓囊囊的,全是麥芽糖,現在這丫頭是再也不愁吃不到麥芽糖了。

幾乎每個前來拜訪的商人都會帶些糕點,甜食。

「九四,九四。」綠蘿口齒不清地附和。

」這是堂堂齊王府,真是有失體統,有失體統。「龐玉坤大搖其頭,為了應付這些商賈,他把龐玉坤也叫來和他一起應付一下,只是見王府里下人亂成一團,龐玉坤再次說教起來。

綠蘿縮了縮腦袋,拉著紫菀的衣襟就跑,生怕龐玉坤責罵她。

蕭銘安慰道:「龐長史,王府的人也是高興,就不必拘泥小節了。」

龐玉坤一臉正色,「殿下,不是下官多嘴,只是殿下收了這麼多禮,那些商人該如何答覆?殿下若是答應,不只是王家和秦家,殿下自己商行恐怕也要受損吧。「

「龐長使多慮了,這眼光我們要放遠一點才行。」蕭銘說道,對從小隻讀聖賢書的龐玉坤來說,他是十分鄙夷商賈的。

因為商賈不從事生產,只是流動攝取利益,而且唯利是圖,從骨子裡他認為商人和蛀蟲的地位是一樣的。

不過這兩天,蕭銘通過科技庫中龐大的知識硬是和他辯駁了數回,這才讓他面前接受商人也有有利一面的。

這次蕭銘既然收了商人的禮,自然是有他的想法的。

只是依靠王家,秦家或者他自己的商行,看似壟斷了三種商品貿易,大賺特賺,其實這種想法是很短視的。

因為三家加起來的力量有限,不可能將肥皂短時間在整個大渝國內販售開來,這就造成了蕭銘只能在有限的區域,拿著有限的肥皂賣出有限的銀兩。

與其如此,不如將肥皂技術開放,讓這些前來的商人在青州建造工坊生產肥皂,如此一來,肥皂的產量會得到大量的提高。

而蕭銘也不用將有限的資源浪費在生產肥皂,白酒和香水這些低端產業上,畢竟他可是要征服星辰大海的男人。

不過這種技術開放是有條件的,其一,這鹼的技術蕭銘是不開放的,由他獨家提供,商人們只負責生產肥皂。

其二,商人只能在青州以及他封地里的其他州設工坊生產。

這兩個條件的目的都很簡單,只是賣鹼,蕭銘就可以獲得比生產肥皂要高的利潤,還不需要耗費人工自己生產肥皂,而是將這些人用在三酸兩鹼的基礎化學工業上。

第二就是類似招商引資了,為的是大渝國的商人圈在自己的地盤上,其他任何地方建設的肥皂工坊,他是不提供鹼的。

這兩項措施一出,蕭銘不但可以聚集商人的力量將肥皂產業發展壯大,自己還能大賺特賺,同時,商人的聚集也是青州繁榮的開始。

至於王家和秦家現在憂心忡忡的反應也在他的預料之中,因為他們還理解一些商業模式。

等自己找他們談一談,他們就會明白這次是共贏,而不是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