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十章 給梁大海的胡蘿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給梁大海的胡蘿蔔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這次草民一共給殿下帶來了三千個奴隸,嘿嘿。「 不等蕭銘去找梁大海詢問手裡有沒有新的奴隸,在牛力翻車建成沒幾天,他倒是主動找上門來。

「三千?這次怎麼會這麼多?」秦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殿下,這還要感謝蒼天的恩賜,這次草原的大雪讓蠻族凍死了不少牛羊,即便和大渝通商,蠻族部落也養不起多少奴隸,與其讓這些奴隸餓死,還不如賣給我換些糧食。「

頓了一下,梁大海邀功一樣說道:「我在草原上走了幾個部落,手裡便有了三千個奴隸,不過這些蠻族也十分狡詐,賣給我的奴隸價格都很高,但是想到殿下急缺奴隸,我便買下來了。」

蕭銘點了點頭,這次梁大海的事情辦得倒是不錯,現在蕭銘也不管蠻族是大渝國的世仇,一切為封地的發展為優先。

這些年蠻族時常劫掠邊境,這抓走的大渝國子民不知道多少,很多被抓走的百姓在去草原的路上便死掉了。

而在蠻族部落當奴隸的百姓,生活的也十分凄慘,往往被抓去的人十不存一,更有甚者,一些蠻族會以殺戮大渝國百姓為樂。

在記憶中,他常聽說蠻族會將大渝國百姓故意放走,然後騎馬獵殺,而這僅僅是他們無聊時候的遊戲。

「這次你辦的不錯,價錢高一點無妨,他們都是我大渝國百姓,被蠻族抓去,這是大渝國的恥辱,不論通過何中辦法,能夠讓他們回來,終究是一件好事,說吧,這次一共多少銀子,我都要了。」蕭銘說道。

梁大海剛從蠻族草原回來便已經聽說蕭銘籌辦商會,賺了不少銀子的事情,而青州大量的外地客商也證實了這點。

不過得知了商會之後,梁大海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說道:」承蒙殿下厚恩,草民能向殿下行商本是天大的榮耀,只是草民還有個不情之請,能否也讓草民加入殿下的商會呢?「

蕭銘聞言嘴角含笑,現在青州商會經許多商人的嘴變成了一個很神奇的機構,就像是傳銷的口號一樣,只要加入商會就會發財。

他說道:「這件事因為你去草原我沒有來得及和你說,既然本王與你合作販奴,你自然就是本王的人,這加入商會也是自然的,不過還有件事你可能也知道了,本王現在擁有自己的商行,如果你願意,可以去找李開元,他會將你納入商行中,從此你將是本王的人,若是將來你的功勞足夠,本王也可以給你個一官半職。」

「殿下1梁大海激動的微微顫抖,這「一官半職」四個字簡直如同仙樂一樣讓他震驚。

蕭銘笑道:」你沒有聽錯,在本王的封地,本王只認功績,不認什麼豪門大族。「

和古代的任何朝代一樣,大渝國同樣是一個階層固化的朝代,或者說因為世家大族的存在,這種固化更為極端。

平民百姓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入貴族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雖說大渝國也有科舉制度,但是有了功名不意味著就可以當官了。

因為筆試之後還有一個悲催的面試環節,這個環節在大渝國叫勘合,所謂的勘合就是考取功名之後你還需要受到朝廷委派的官員親自審查。

這審查的內容就比較多了,相貌,家世,孝廉等等,而這些內容成了審查淘汰的借口,每年這個時候,審查官員都會成為朝中大臣撕逼的核心問題,因為誰拿到這個差事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向功名在身的士子收錢,打擊對手家族中的子弟,趁機壯大自己的官員人數。

當然也不是所有士子都必須需要經過這關,那你必須得是前三甲,那時會獲得殿試的資格。

所以現在允諾梁大海將來會給他個一官半職,這梁大海才會如此激動,因為這是真正的草雞變鳳凰,以商賈卑微之身晉級官員,這在歷史上也是少有。

「殿下大恩大德,梁大海沒齒難忘1激動過後,梁大海「咚」的一聲跪了下來。

蕭銘有些無奈,因為以他的思維無法把當官這件事看成比命還重要的東西,但是在大渝國卻可以。

他說道:「不要高興得太早,本王能給你的東西,本王也照樣可以拿回來,一切都要在於你自己。」

梁大海抱拳說道:」草民明白,日後殿下若有差遣,梁大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嗯,本王把你的話收著,等著你證明給本王看,這赴湯蹈火暫且不提,目前本王的商行剛剛籌建,正是缺人的時候,你去吧。」

梁大海還猶在夢中,他轉身要走,忽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去找李開元,於是說道:」殿下,這李開元在什麼地方?「

「專利司旁邊有一個叫青州商行的店鋪,進去便可以,本王和李開元說過你的事情,你只需報自己的名字即可。「蕭銘說道。

梁大海點了點頭,轉過身竊喜不已,口中喃喃道:「爹,娘,老梁家祖墳冒青煙了。」

召見過梁大海,蕭銘去了工坊基地,現在奴隸都直接送到那個地方,因為工坊區的需要,陳文龍在工坊區專門建立了一個民坊,這個民坊中居住的都是奴隸。

民坊的外圍是一道高牆,將民坊包裹在其中,為的是防止奴隸逃跑和外人的窺探。

為了培育技術工人,現在他急需一批年輕,腦子活泛的青壯年奴隸。

他來到工坊區,見到了梁大海送來的奴隸。

和上次梁大海上次送來的奴隸眼中還帶著生機不一樣,這批奴隸的眼中似乎沒有了絲毫希望,在草原受盡折磨和屈辱,讓他們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蕭銘讓侍衛將年紀大和年紀太小的奴隸帶下去安排住處,只留下年紀在十三歲到三十歲的奴隸。

和年長的奴隸不一樣,年輕的心總是不安分的,這些人的眼神泛著不一樣的光芒,那是希望。

三千奴隸中,僅剩下三百個強壯奴隸,比例不高,因為大部分的青壯奴隸都被蠻人殺了。

這時蕭銘讓侍衛將這些青壯奴隸帶出工坊區,到了小清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