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十六章 水力時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水力時代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水力鍛錘?「

陳琦驚喜道,這兩個辭彙都是他從來沒有聽說過的。

但是他已經習慣蕭銘不斷在器械司創造出這些神奇的機械,這對他來說是一種滿足。

蕭銘點了點頭,他找個椅子坐下,給陳琦賜了座,接著便向陳琦說起這板甲和水力鍛錘的知識。

板甲這種出現在十六世紀便被火器淘汰的盔甲,在歷史上一直飽受爭議,關於最強盔甲的爭論也是從來沒有停止過。

但是蕭銘相信,戰爭只會淘汰落後的盔甲。

在西方在漫長的中世紀,經過無數的戰爭,西方的騎士最終選擇了板甲,那麼只能說明板甲的性價比要遠遠高於其他盔甲。

而且在中世紀之後,水力鍛錘的出現讓板甲的批量生產成為可能。

鍛造這個辭彙自鋼鐵這個概念出現便出現,所謂的電錘百鍊,正是對鋼鐵的鍛造,鍛造的次數越多,鋼的質量就會越好。

於是出現了百鍊鋼之類的說法,而這都需要鍛造,簡單的來說就是掄大鎚反覆敲打鐵器,讓鐵器質量不斷上升。

但是這種人力掄大鎚的方式讓生產盔甲武器的效率很滿,於是西方第一次出現了水力鍛錘,也有學者認為這是西方軍事科技趕超東方的開始。

現在蕭銘正是準備複製水力鍛錘。

在蒸汽機出現之前,他必須要利用水力的動力打下工業基礎的雛形,因為他需要水力鍛錘製造足夠強度的金屬材料,同時提高車床等機械的生產量,目前蕭銘只是擁有了少量種類的車床。

這還遠遠達不到他的預期。

總的來說,他需要水動力來儲備製造蒸汽機的各項物資,材料,高強鵲取

蕭銘在講,陳琦越來越興奮,匠人緩慢的鍛造工作早就讓他無法應對越來越大的鋼鐵訂單,如今蕭銘設計的這種機械,完全解決了他的問題。

「殿下,若是水力鍛錘生產出來,至少能讓鍛造提升三十倍。」陳琦興奮道。

」不,是四十倍。「蕭銘說道,他查閱了資料,水力鍛錘直接讓鐵匠的工作效率提升了四十倍,這種水力鍛錘一分鐘可以完成數百次的敲擊。

不過水力鍛錘唯一的缺點是動力的不穩定,畢竟水流是不穩定的,不過即便如此,這也足夠他這個階段使用了。

一番詳細的解釋,陳琦基本記住了水力鍛錘的製造方法,其實水力機械的動力基本通用,也就是和牛力翻車類似,只要轉動,就可以產生動力,齒輪,軸承,這些東西大差不差,只是工作件不一樣而已。

所以成功製造了牛力翻車的陳琦來說這不是一個困難的工作。

而且,這段時間他觀察下來,得出一個結論,古人絕對不笨,聰明勁不輸給現代人,唯一的缺陷是他們缺乏教育和知識。

在他們的熟悉的領域,不如作詩,寫字,繪畫方面,甚至是計謀方面一點都不輸給現代人。

正所謂一點就透,現在的古人就差有個人點一下,而他扮演的正是這個角色。

意識到水力鍛錘的重要性,陳琦將重心放在了製造水力鍛錘上,得益於車床加工的便宜,水力鍛錘的製造十分順利,不過即便如此,第一台水力鍛錘也得一個月後才能組裝起來,因為水力鍛錘的構成還是很複雜的。

蕭銘十分相信陳琦的能力,這件事自然全權交給陳琦,陳琦遇到不懂的時候就會來學堂問他,兩人一起討論。

這期間,他正常給學堂上課,不過他讓陸通等人開始了第一項化學生產,從草木灰中提取鹼。

這個工作本來是王府中僕役和器械司的事情,現在蕭銘把這件事完全剝離出來,就是為了細化工業體系。

而且這段時間,生產肥皂的工坊在青州如雨後春筍一般建立起來,一時間鹼的需求量大增,這也是他單獨把鹼拿出來生產的原因。

不然他真要被上門買鹼的商人煩死了。

「謝謝殿下。」

又一批鹼從王府運出去,購買鹼的商人喜笑顏開,不過也肉痛不已。

因為鹼實在太貴了,基本上他們生產肥皂的成本里,鹼要佔到一大半,再把這肥皂賣出去,他們只能賺到一兩銀子。

「哎,要是能學會這鹼的生產,我們豈不是發財了嗎?」

漸漸走遠,一個商人對另一個商人說道。

「學?怎麼學?這鹼據說工坊區都不生產了,只在王府的隔壁院子生產,那個地方可不是誰都能靠近的。「

「也是,不過據說裡面住著的是二百個學員,而且每星期都出去一次,要是賄賂一下,也許……」

「別想了,這些人每次出去都有侍衛跟著,外人接近都不可能。」

「哎……」商人一陣嘆息。

這時,龐玉坤從兩個商人面前經過,聞言不禁冷笑一聲,暗道:這些商人果然一個個利益熏心,不擇手段。

進了王府,他見到了蕭銘先是把外面商人的對話重複了一遍給蕭銘聽。

「這些商人的伎倆本王一清二楚,除了這個法子,他們還故意轉賣奴隸給梁大海,想讓這些奴隸混入工坊區,哼,他們太小瞧我了,只讓他們進來出不去。」

龐玉坤說道:「我提醒這件事給殿下,不是為了說工藝的事情,而是如今青州越來越魚龍混雜,殿下也該建立自己的密衛了。」

蕭銘神色一凌,他說道:「不是本王不想,而是沒有合適的人眩」

龐玉坤口中的密衛其實就是類似明代錦衣衛的機構,也就是現代的情報系統,沒有這些人,蕭銘等於大渝國是睜眼瞎一個,什麼都不知道。

比如這次王家透露的馬匹走私案,他事先一無所知。

龐玉坤想起這事,也正是以為受到了這件事的刺激。

「殿下,我來正是為了此事,下官想有個人你一定很感興趣。」龐玉坤笑眯眯地說道。

蕭銘想起龐玉坤要為自己尋找人才的事情,他說道:「龐長史有合適的人選了?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