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六十九章 蕭文軒的震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蕭文軒的震撼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銘兒雖說不學無術,但是這次胡亂弄出來的東西倒是有趣,朕如今每日使用肥遭身上倒是清爽。」

蕭文軒說道,現在他若是不用肥皂,渾身難受,像是沒有洗乾淨一樣。

「陛下,可不是,我們現在每日都用肥皂洗手,洗澡,再加上這香水,倒是每日舒服的很。」一個嬪妃說道。

蕭文軒笑了笑,手指在那個嬪妃的臉上一滑,「愛妃的身子今日倒也滑溜了不少,哈哈……」

「皇上……」那妃嬪趁機撒嬌。

趙皇后臉色微紅,這蕭文軒生性貪色,現在卻是越發胡來了,擋著這麼多嬪妃的面也不收斂,不過她也不敢說,這些日子,蕭文軒難得有這麼開心的時候。

左手拿著香水聞了聞,右手拿著肥皂,蕭文軒心道,這兩樣東西倒是有助他在嬪妃之間的床笫之歡,不由心情大悅,說道:「齊王倒是終於辦了件讓朕開心的事情,我看著剩下的八十萬兩銀子就近日調撥給他吧。」

「妾代齊王謝陛下1珍妃心中一喜。

蕭文軒看向珍妃,滿意地點了點頭,「聽說珍妃這裡的綠豆糕挺不錯,朕倒是想要嘗嘗是什麼味道?」

其他妃嬪聞言一陣羨慕,蕭文軒的意思是今晚在珍妃這留宿了。

趙皇后神色變幻,她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不高興,蕭文軒當年對珍妃可謂是寵冠六宮,後來蕭銘屢屢在長安作惡,蕭文軒因惱蕭銘才漸漸疏遠了珍妃。

而如今齊王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這次似乎的確讓蕭文軒高興了。

他高興的是,齊王再次受寵,若是肯幫著太子,也是不錯,不高興當然是身為一個女人的私心。

嬪妃們識趣地各自離去,倒是每人留下來了不少銀票。

蕭文軒見了說道:「這個齊王,竟把生意做到這宮中來了。「

珍妃解釋道:「陛下,齊王也是迫不得已,如今齊王浪子回頭,用心經營封地,奈何錢糧,人才都不足,只能出自下策。「

蕭文軒皺了皺眉頭,「如今太子,二皇子,三皇,四皇在長安斗得你死我活,在朝堂上相互拆台,實在讓朕氣惱,這些逆子竟沒有一個能像齊王一樣體貼朕的,哎1

珍妃說道:「皇上,這皇子之間不過是兄弟義氣,吵吵鬧鬧也正常,陛下可要保重龍體。「

蕭文軒嘆息一聲,「還是在你這裡舒心,不像那德妃,每次去她那裡,不是和要朕官,就是為四皇子求情,哪像你,朕把齊王送去了那青州,你也沒有多說一句。」

「陛下日夜為國事操勞,妾又怎麼敢多嘴,陛下將青州封給齊王,想必也自是有陛下的考量。」珍妃說道。

蕭文軒微微點頭,珍妃雖不是出身名門,但卻知書達理,深的他的歡心,他說道:「齊王混賬,不學無術,但畢竟也是朕的兒子,皇家的血脈,朕把他送到青州正是因為在皇位之爭上,他毫無自保之力,而且有魏王在側照應,他當個一世王爺倒是足夠了。」

皺了皺眉頭,蕭文軒說道:「不過現在齊王倒是上進了,如此正得朕意,若是齊王能夠將封地經營好,倒是能夠牽制蠻族南下的兵鋒,也能多個讓異姓王忌憚的皇家藩王,高祖曾說過不怕皇家的藩王多,即便打爛了,那也是蕭家的江山,若是讓異姓王得了便宜,那才是蕭家的罪人。「

「高祖英明神武,也正是因為如此,異姓藩王和皇家一脈的藩王才會相互忌憚。」,珍妃說道。

「沒錯,所以朕才會默許魏王走私馬匹,暗中助他。」蕭文軒說道:「不過齊王如果能持之以恆,朕也會幫他,不過這可就看他的表現了,畢竟這滿朝文武都看著,諸位皇子誰有功績,誰沒有可是一清二楚,他若是能立下功勞,朕也有正大光明賞賜他的理由。」

珍妃一笑,心中寬慰,他最擔心就是蕭銘和蕭文軒二人父子不和,如今看來,蕭銘知錯能改,而蕭文軒還記得當年的恩愛之情,他說道:「皇上,銘兒最近可是有一件功勞。」

「哦?」蕭文軒拿起一塊宮女端來的綠豆糕問道:「說來聽聽。「

珍妃笑了笑,將一張圖紙拿了過來,說道:「陛下,這是齊王這次隨香水和肥皂一併送來的。」

蕭文軒展開來看,上面畫了一隻牛圍著一個木棍在轉,上面附字:牛力翻車。

「陛下,信中齊王說這牛力翻車比大渝國的水車汲水要快十幾倍,若是在大渝國推行開來,必然會極大促進農耕之事。」珍妃說道。

「是嗎?」蕭文軒說道。

「陛下,齊王說不日便會將牛力翻車運來,到時候陛下便可知曉。」珍妃說道。

蕭文軒點了點頭,「有趣,有趣,我倒是這齊王又折騰出了什麼東西。」

……

三日之後,秦家的船載著牛力翻車的配件到了長安城,並派遣了工匠過來,這些配件只需要在長安組裝便可成一台翻車。

蕭文軒得知此事,帶著滿朝文武便去了長安城外的皇莊,這牛力翻車正是運到此地。

一眾官員親自見識了牛力翻車汲水的能力之後,頓時嘆為觀止。

「陛下,這牛力翻車真乃天工之巧,也不知道是出自哪個工匠之手。」工部侍郎鄭洪文誇讚道。

其他大臣也是面露微笑。

三皇子搶說道:「父皇,若是將這牛力翻車在大渝國推廣,對農耕之事必然極為有利。」

站在三皇子身側的一個穿著黃色錦袍的男子,三十餘歲的模樣,他本想說,但是還是慢了一部,此人正是當朝太子,蕭慎。

四皇子冷笑望了眼太子,說道:「父皇,當重獎這發明此物的匠人。」

蕭文軒大笑道:「此物非是他人,而是你們的七弟,齊王發明的。」

三皇子和四皇子的表情頓時僵硬了,太子說道:「父皇,既然如此,當重賞齊王才是。」

蕭文軒點了點頭,這牛力翻車在畫上還看不出來,但是此時站在面前,卻能感受到這翻車的巧奪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