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十一章 殺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殺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滄州。

三年前的劫掠讓這座飽受蠻族摧殘的城池還未從曾經的創傷中恢復過來,偌大的滄州城中,人口不過三萬。

人口凋敝,百業荒廢便是此時滄州的真實寫照,不過自從冬季官府下達了屯田令之後,陸續回到滄州開墾耕地的百姓倒是逐漸多了一些。

不過相比稀疏的百姓,這裡最多的還是來往貿易的商人,這些商人中有的拿著官府檄文,而更多的是沒有檄文的走私商人。

大渝國對蠻族的貿易一向管控很嚴,但面對蠻族的壓力又不能不開放邊貿,不過有些貿易在大渝國是嚴令禁止的。

其一是煤鐵,其二便是馬匹,一般來說,涉及戰爭物資的貿易一概禁止,除非有官府出具的證明。

上次王家在蕭銘提及和蠻族貿易的時候,正是因為心虛涉及煤鐵的貿易而擔驚受怕。

不同於往日,今天中午一隊裝備精良的騎兵進入了滄州城,看見騎兵身上盔甲的城中百姓幾乎嚇得魂飛魄散。

因為這些騎兵身上全都穿著蠻族的盔甲,坐下馬匹也同蠻族的戰馬一般粗壯,這乍看之下還以為是蠻族騎兵入了城,直到他們看清青州軍旗,這才稍稍安心。

奉蕭銘之命,魯飛當天便帶領青州的精銳騎兵夜以繼日趕往滄州,兩天一夜的時間便抵達了滄州城。

這次他得到的命令是將滄州刺史柴令武和滄州都督魏通一起拿下押往青州,若是二人反抗,可當場誅殺!

進入滄州城,魯飛帶著三十騎兵直接奔向滄州府衙。

這柴令武和魏通,一個是秦家的女婿,一個魏家的庶出,在魯飛看來,這二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而這四家豪族更是該千刀萬剮。

三年前蠻族入侵,當蠻族的鐵蹄肆意踐踏六州大地,百姓在蠻族的鐵蹄下痛苦哀嚎,而當地的豪族卻躲在自家塢堡,召集家中部曲自衛,縮頭不出。

那時進入六州的蠻族騎兵不過兩千餘人,而四家部曲之眾近乎萬人,但是這些豪族無不擔心自己的部曲折損不肯抵抗。

直到他帶領三千將士在滄州血戰擊敗蠻族先鋒部隊,得知消息的四家部曲才姍姍來遲,而當時首先進入的滄州城的柴令武和魏通,見蠻族敗退,這才加入圍剿殘餘的蠻族騎兵。

而之後,二人卻以首功自居,秦家也是在齊王回到青州之後邀賞,那時的齊王剛從長安被趕回來,驚魂未定。

見滄州城被奪回,大喜之下也不分青紅皂白就封了柴令武為滄州刺史,魏通為滄州都督,二人一政一武,把持了滄州整整三年。

魯飛當時可以理解齊王的感受,封地有限的軍隊和蠻族血戰遭遇重創,只能依靠本地的豪族的部曲,也正是以為如此,那時除了青州,其他五州皆被四家把持。

「嘿嘿,沒想到你們也會有今天1快馬飛馳,魯飛心中暢快至極。

這三年他敢怒不敢言,數千將士鮮血換來的滄州怎麼能交給如此苟且之輩,如今蕭銘一令,這兩個殺才終於要殺了。

到了滄州府衙,魯飛下馬進了府衙,聲如洪鐘,吼道:「柴刺史何在,殿下有令,速來聽令1

府衙中寥寥數人,一個差役小聲道:」回魯校尉,柴刺史不在0

「不在!那他在哪兒1魯飛豹眼怒睜,「快說,耽擱了某家的大事,仔細你的皮0

差役嚇得魂飛魄散,這魯飛上次來滄州盤了幾日,他自然是見過的,而且三年前魯飛兇惡之名早已傳開,他一清二楚,被這麼一嚇唬,哪敢不說,「刺史和校尉都去了城中的碧春園。「

「哼!兩個殺才1魯飛大步流星出了府衙,上馬揚鞭,吼道:」跟我來,把碧春園給我團團圍起來0

」是0三十鐵騎齊聲怒吼,一陣馬蹄轟鳴。

那差役這才緩過神來,見魯飛這架勢,恐怕出事了,他連忙出了府衙,向都督府去了。

此時的碧春園,柴令武和魏通正推杯交盞,懷中各躺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在二人對面是一位身穿華服的商人。

「柴刺史,魏都督,此次馬匹之事多謝二位幫助才能順利將一千匹戰馬送出城,這是魏王給二位的一點禮物,還請二位收下1商人抬手謝道。

柴令武將商人推到面前的木箱打開,裡面滿滿一層金錠,魏通見了,和柴令武對視一眼,二人微微點頭。

自從二人入主滄州,滄州城內外邊貿,走私商人無一不對二人馬首之瞻,每每需送上錢財方可通行無阻。

短短三年,二人搜刮銀兩數十萬兩。

三人正舉杯相對,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人叫馬嘶之聲,接著碧春園一樓傳來女子的尖叫聲,不等他們反應過來。

房間門被一腳踹開,魯飛右手按在刀柄上走了進來。

「魯校尉1柴令武和魏通俱都一驚。

二人回過神來,魏通不悅道:」魯校尉,你怎麼在這裡?你這又是什麼何意?「

柴令武也是面帶輕蔑,二人遠在滄州,根本不知道青州之變,自恃本地大族的身份對魯飛一介莽夫根本瞧不起。

魯飛見屋內情形,滿桌珍饈,嬌滴滴的美人躺在二人懷中。

他本就因為對魏通敷衍建設兵團,遲遲不肯屯田而惱火,想到自己的兵士在田間辛苦屯田,吃的不過是幾碗稀粥,他更是來火。

不過這時他突然笑了起來,說道:「得罪,得罪,前日得齊王之令,遂來這滄州,得知二位在此,便過來宣令1

魏通見魯飛一副賠笑的模樣,心中得意,任這魯飛在軍中如何,出身不過爾爾,最終還要看他們的臉色。

他淡淡說道:「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殿下念在二位鎮守滄州三年有功,特讓我來犒賞二位,某為二位念念。」魯飛依舊笑眯眯的。

柴令武和魏通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二人對面的商人聞言,嘴角露出一絲不經意的冷笑,這二人在滄州中飽私囊,內通魏王,外通蠻族,這齊王如今反倒要嘉獎二人,實乃荒謬至極,不虧是諸皇子中最沒用的一個。

魯飛這時念道:「滄州刺史柴令武,滄州都督魏通聽令1

柴令武和魏通站了起來,躬身道:」臣在0

「柴令武,魏通身為滄州刺史,不思戍邊,反倒暗中勾結商人走私戰馬,中飽私囊,對本王之軍屯令陰奉陽違……」

念道此處,柴令武,魏通大驚失色,魏通當即就把手按在了腰間的刀柄上,但是跟在魯飛身後的士兵立刻上前將二人按在了地上。

「……即日起免去刺史,都督之職,押往青州大牢,若有違逆,斬立決1

「魯飛,你胡說八道,我不信這是殿下的命令,我要去見殿下1柴令武吼道。

魏通則是威脅道:「魯飛,這滄州守軍一半是我秦家部曲,你若是敢動我一根毫毛,你別想走出滄州城1

他的話音一落,樓下想起一陣馬嘶之聲,接著便是士兵的喧鬧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