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十三章 反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反應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將此事暗中傳遞給秦家,記住,一定不要讓秦家懷疑是他人故意透露。」蕭銘說道。

王宣鎮靜如常,」殿下,這事發生的時候,我正被派去登州收賬,王安宴席,我也去了,宴席之上,他喝醉了,將此事說出,一併還有那七十二人屍骨埋在何處,此次,我需要將那屍骨挖出,在登州造勢,秦家自然會派人去調查,那時我便悄然留下證據。「

蕭銘點了點頭,這個王宣的確很上進,苦日子熬出來的人,精氣神就是不一樣。

「很好,王家你最熟悉,我希望你能儘快安排眼線進去。「蕭銘同樣像提醒李三一樣提醒王宣。

「回殿下,我已經安插了眼線在王家。」王宣依舊鎮靜如常。

蕭銘驚訝了,「不錯,這才不足月余,你已經辦到了,倒是比李三快得多。」

王宣說道:「殿下,下官不過取了巧,這王家裡有一家丁叫王城,在王家的時候我曾撞破他和王成籌的小妾有染,此次我不過是利用了此事。「

「哦……」蕭銘拉長了音,王成籌這個老東西,家中小妾沒有二十,也有三十了,肯定不能應付這麼多,有一兩個偷腥的也正常。

王家中有了眼線,蕭銘自然大喜過望,他目前最忌憚的就是本地的豪族,若是不能時時掌握他們在幹什麼,有什麼想法,這對來說簡直寢食難安。

雖說現在他給了這些豪族不少的利益,但是這些只是用來暫時迷惑他們的,他必須要有兩手的準備。

若是他們反映過來自己這只是緩兵之計,而自己的真正目的是剷除他們,他的封地恐怕難免要經歷一場火與血的洗禮。

只是蕭銘並不希望以這樣的結局收場,因為這會嚴重滯后封地的發展,他只希望以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讓本地豪族在安逸中慢慢退出歷史舞台。

秦家。

此時的秦川雲暴跳入累,柴令武是他二女兒的入贅女婿,而魏通他小女兒的夫家,也是魏洪的三子。

一夜之間柴令武,魏通被殺,他的兩個女兒頓時成了寡婦,魏洪一怒之下直接找到他,要他召集部曲殺了魯飛,為他兒子報仇。

但是冷靜下來,他清楚這件事的罪魁禍首不是齊王。

「秦兄,你還在猶豫什麼?魯飛欺人太甚,齊王雖要治罪我家魏通,但也沒有下令直接誅殺,我早已經對這魯飛不滿,只需要你和我去見殿下,要那魯飛償命1魏洪氣急敗壞地說道。

秦川雲同樣恨得咬牙切齒,但是他說道:「此事魯飛固然有錯,但是王家才是背後的推手,害死魏通和柴令武的是他們才是,魯飛一向魯莽,而那時秦家部曲又趕來,以魯飛的性格,不可能不執行殿下斬立決的命令,即便我們去找殿下,殿下也會袒護魯飛,而且殿下若是追究秦家在滄州守軍中安置部曲之罪,你我兩家肯定還要受罪。」

」王成籌,你太狠了0魏洪狠狠砸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茶水灑了一地,」那這口氣就這麼忍了?「

「自是不能忍,殺人的是魯飛,但是始作俑者是王家,他讓我們兩家損失慘重,我們必當以牙還牙。」秦川雲說道。

魏洪衝動之下,將怨恨對準了蕭銘,細想之下漸漸回過味來,「哎,還是秦老哥想的周全,現在最怕就是王家聯合殿下對我們兩家動手,那時便真的萬劫不復了。」

「你總算明白了,現在殿下手中又有銀子,又有新軍,又重新得了皇上的信任,這南面的魏王總得給皇上一些面子照顧齊王,現在的齊王已經不是以前的齊王了,這件事終究是死罪,在殿下看來,這也絕對不能容忍,我們此時去鬧,殿下將如何看待我兩家,叛亂嗎?」

魏洪聞言,頓時額頭冒氣一層冷汗,現在才真正曉得其中厲害,「是我莽撞了,只是魏通是我的兒子,我實在不甘心呀。」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王家如此針對我們,還不是為了爭奪商會中的利益,現在最重要是銀子,只要有了銀子,我們就能買下更多的田產,壯大我們的部曲,所以現在我們要對付的是王家,不是齊王。」秦川雲說道,「這件事,我們不但不能因此脅迫殿下殺魯飛,還應前去請罪。」

魏洪點了點頭,「罷了,我便和秦老哥,一起去趟齊王府吧。」

說罷,二人起身往齊王府去了。

而李三安排盯著秦家的人,也迅速將這個消息帶給了蕭銘。

得知此事,還有些擔心會引起秦家反彈的他,頓時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他不怕老謀深算的秦川雲,就怕有些愣頭青的魏洪。

因為愣頭青只看表面,為了此事少不得會撕破臉,而秦川雲老謀深算能看得見更深層的東西。

這樣,他才能將矛盾引向王家,讓兩家互撕,而不是讓他頂著壓力。

雖說他現在招募了新兵,但是這些新兵又是屯田,又是訓練,最致命的是還沒有任何武器裝逼,拉出來也是一群炮灰,真要大家撕破臉開干,那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不過一旦等到板甲等裝備裝備青州軍,再訓練幾個月,那時他將再也不怕本地豪族的武裝部曲。

秦川雲和魏洪很快到了齊王府,秦川雲自然是一番自責,另外對柴令武和魏通的斥責痛罵,再撇清這不是秦魏兩家的指使的,而是他們自己的行為。

「二位請起,既然和秦魏兩家無關,人死燈滅,本王便不再追究此事,希望你們兩家能夠本本分分。」蕭銘最後的話中含著警告。

秦川雲和魏洪同聲說道:「謹遵殿下教誨。「

「你們回去吧。」蕭銘鬆了口氣,第一步終於順利完成,下面王宣也該動手了。

二人應了聲,同出了齊王府。

望著二人離去的背影,蕭銘皺了皺眉頭,秦家在滄州軍中安插部曲的這件事讓他心中有些不安,因為他總覺得這件事遠不是簡單的柴令武和魏通個人所為。

想到這,他讓紫菀備馬,這水力鍛錘剛剛製造出來,匠人正在適應這種水力機械,他需要去鋼鐵坊親自督促,早日將板甲的生產實現流水線的生產方式。

商業,軍事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