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十六章 審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審問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

萎篙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

這首詩出自宋代的蘇軾,但是此情此景無不讓蕭銘感慨和此時的多麼的契合。

牽著耕牛走了一畝地的距離,蕭銘將耕牛還給了那個士兵,而此時他已經累的滿頭大汗,沒有現代機械的原始農業,春耕和秋收都是很累人的。

魯飛這時哈哈大笑走了過來,「殿下,末將以為殿下只會弓射犬馬,沒想到干起農活來也是一把好手。

蕭銘幾乎一個我小時候常干這個說出口,但是反應過來說道:「這有何難?不過是學著士兵們而已。」

回憶著自己的前世的童年,蕭銘甚至有些心酸,因為從小他便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一直和養育自己的老奶奶在一起。

可惜,在他工作一年之後,奶奶也是去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來這裡之後倒是沒有多少挂念,很快適應了這裡。

「即便如此,殿下恐怕也是大渝國第一個會耕地的王爺了。」魯飛嘿嘿笑道,接著話鋒一轉,說道:「殿下,這個建設兵團農時生產是沒問題了,但是這閑時也得練兵不是?這青州軍的盔甲……」

幹活的時候,魯飛一直欲言又止的,原來是說這個。

他說道:「我答應的事情一定會辦到,下個月底,第一批板甲,弩箭,陌刀就會抵達青州大營。」

「陌刀?弩箭,為何不是弓箭?」蕭銘只是答應給青州軍裝備,但是具體的裝備魯飛還不清楚。

現在蕭銘說出來,他不禁疑惑。

「今天時間也早了,明天我帶你去親自看看什麼是陌刀?」蕭銘說道。

魯飛驚喜道:「謝殿下。」,青州軍實在窮怕了,這見了武器裝備就和狼見了肉一樣興奮。

在小清河的河水中洗乾淨腿上的淤泥,蕭銘起身要走,一抬眼忽然看見一條巨大的黑影竄過去。

他仔細看去,那竟是一條巨大的鯉魚。

而在鯉魚之後,又有一大群魚遊了過去,毫無污染的自然環境讓這裡的魚群肆意的繁衍,這讓他心中忽然升起「孤舟蓑笠翁」的田園之感。

這段時間忙倒是忙了,不過適當的休閑也是必須的,他想著是不是讓陳琦給自己打個魚鉤出來釣魚。

一路上想著,蕭銘一邊向王府走去,現在封地困窘,農耕生產自然是一部分,但是養殖同樣也是農業的一部分。

而這部分長時間被忽略,很多人說宋朝是因為丟失了養馬地才會導致戰馬數量不足,但是宋朝混亂的馬政也是難以推卸責任。

蕭銘從這次購買耕牛的事件中也同樣感覺出了養殖業的重要性。

所以在農耕之後,他下面給各州縣生產隊的任務就是養殖,牛羊騾馬雞魚豬,每樣都不能少。

回到王府,蕭銘簡單吃了飯,正準備寫一份關於養殖的政令,這時紫菀走了過來,對蕭銘說道:「殿下,下午你不在的時候,魏王殿下的人下午到了王府,讓奴婢稟告殿下一聲,魏王五日之後回抵達青州拜會殿下?」

「魏王拜會我?」蕭銘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

這個魏皇叔從自己來到這裡就沒有給過他任何實質的幫助,即便是三年前,他乾的也是和當地豪族一樣的勾當。

聚集了兵馬在邊境自衛,而沒有向蕭銘的封地派出一兵一卒。

而且這耕牛的事情,他又擺了自己一道,不斷抬高耕牛的價格,讓自己損失了十幾萬兩銀子。

現在他居然會屈尊來拜訪他。

仔細想了下,蕭銘頓時明白過來,恐怕這魏王來的目的不單純,魯飛從滄州抓獲的商人還在青州大牢中。

這魏王這麼快就過來了,看來這商人的肚子里的貨很多,他有必要審一審才是。

丟下紙筆,蕭銘直接差人去把魯飛找來,連夜提審這個叫周子瑜的商人。

青州大牢。

這是位於青州軍隔壁街道的一座牢房,隸屬青州府衙管轄,平時城中捕快抓到作姦犯科的人都會關押在這裡。

因為隔壁就是青州軍駐地,青州大牢一向很少有人敢打主意。

所以,魯飛這會大膽的把這個商人關押在其中。

「殿下,這個就是那個商人。」魯飛說道

青州大牢內昏黃的燈火搖曳,牢房的走道陰暗潮濕,其中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腐爛味道,已經混著餿食物,糞便噁心氣味。

周子瑜被關押在最裡面,不同其他犯人的萎靡,他反倒是一副輕鬆自得樣子,彷彿是自己隨時可以離開。

「周子瑜,你倒是自得其樂。」魯飛吼道。

此時正側在地上的周子瑜站了起來,走到牢門前,他看了眼魯飛,又看了眼蕭銘,拱手道:「這想必就是齊王殿下吧,草民周子瑜見過殿下。」

蕭銘饒有趣味地盯著周子瑜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是齊王?」

「這青州城能讓魯飛校尉亦步亦趨跟在身後的人,也恐怕只有齊王殿下了。」

「你觀察倒是仔細,看來你也是個聰明人,那麼本王就直說了,你是不是受了魏王的指使走私戰馬,這魏王走私戰馬的用意何在?」

周子瑜聞言哈哈大笑:「殿下,你認為我會冒著得罪魏王的下場告訴你這些嗎?」

「難道你就不怕得罪我嗎?」蕭銘冷冷道。

「恕草民直言,殿下你難道自認在皇上的心中,你比魏王還要重要嗎若是在魏王和殿下之間選擇一個活下來,你說皇上會選富甲一方,兵甲眾多的魏王,還是守著一個破落封地,毫不價值的殿…下。」周子瑜揶揄地說道,眼中深處藏著對蕭銘的輕蔑。

周子瑜傲慢的態度激怒了魯飛,魯飛揚起馬鞭,狠狠抽向周子瑜,一聲慘叫,周子瑜捂住左臉,踉蹌著後退,鮮血順著周子瑜的左臉流了下來。

魯飛大怒,「大膽狗奴,憑你也敢這樣同我家殿下說話,你那魏王便是三頭六臂,我魯飛也不懼。

說罷,魯飛揚鞭又要抽下,但是被蕭銘攔了下來。

周子瑜的話很難聽,但是確實事實,蕭文軒一國之君,萬事以利為重。

如果蕭銘需要被拋棄,他會毫不猶豫地被拋棄,此時周子瑜提及了蕭文軒,這走私戰馬中的貓膩,他基本上是看出來了,他說道:「走私戰馬之事是父皇私下授意魏王的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