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七十八章 敲詐魏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敲詐魏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哈哈哈,七皇侄,五年不見,賢侄越發丰神俊朗了。「

魏王從轎子上下來給了蕭銘一個擁抱,右手還使勁拍了拍蕭銘的背部。

「咳咳。」,蕭銘被魏王拍的差點吐血,這位體重足足三百斤的大胖子重力加速度實在可以,他逃出魏王的身體範圍,笑道:「三皇叔五年間倒是又豐滿了不少。」

「哎,金陵城中美食佳釀琳琅滿目,我也沒有什麼其他愛好,就是喜歡吃,不過賢侄要是到了金陵城,肯定也住不了嘴。」魏王拍了拍蕭銘的肩膀。

二人看似親密去正殿,殿外,魏王勒令親衛留下,自己和蕭銘單獨進入了正殿中。

到了這時,魏王的神色頓時陰沉下來,二人坐下,頓時瀰漫出了一陣火藥味。

「賢侄,周子瑜是我的人,走私戰馬之事可是皇上授意,你還是把他給放了吧。」

二人在外面的客套不過是給外人看,但是利益的交換往往很直接,魏王也沒有感情需要和蕭銘溝通,開門見山。

「什麼三皇叔為什麼不早說,這周子瑜已經被我殺了。」蕭銘故作驚訝。

「殺了?」魏王臃腫的身體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不過他話鋒一轉,眼睛轉了轉又緩緩坐了下來:「殺了便殺了吧,畢竟不知者不罪,不過賢侄是否從周子瑜身上找到一封信」

蕭銘心想真正的問題終於來了,他神色休閑的說道:「這個倒是有一封密信」

魏王的踟躕了一下,繼續問道:「那麼說,賢侄也知道這密信中的內容了?」

「正是。」蕭銘忽然站了起來,在屋內來回踱步,笑意盈盈,「三皇叔準備拿什麼來換回這封密信呢?」

密信中涉及之事對魏王來說十分要害,也是見不光的事情,不然他也不會親自來,而且還帶著五千兵馬,這是擺明了在脅迫蕭銘。

蕭銘雖然很不爽,但是也清楚,如果自己把這件事捅出去,魏王定然惱羞成怒,那時搞個邊境衝突,對自己也沒有好處。

而且密信中的內容也並非涉及大渝國之安危,而是關於魏王和燕王的。

「交換?」魏王聞言,頓時神情輕鬆起來,「賢侄果然是聰明人,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和燕王的私事,何況你我同為皇族,本應同心協力。」

「話雖如此,但是三皇叔賄賂呼延拓部截殺燕王在草原上的商隊可就不對了,燕王商隊手裡的文書可是有父皇大印的,再說三皇叔什麼時候和呼延拓部的關係這麼友好了,三年前蠻族騎兵只在本王的封地肆虐,而不曾南下分毫,這件事要仔細追究起來,似乎也足夠滿朝文武上奏章的。」

魏王的神色大變,蕭銘壞笑的臉讓他恨得痒痒,他沒想到蕭銘這麼精明,一下看出了其中的真正的要害,那就是信中和呼延拓部落關係。

為了在草原買馬,他自然是要和呼延拓部落來往,而其中賄賂是少不了的,一來一往,因為他給的金銀財寶甚巨,呼延拓部落倒是和他來往密切,信中,他甚至和呼延拓部落的旗主以兄弟相稱,而這種客氣完全超出了蕭文軒給他劃定的界限。

如果這件事傳到了朝廷,燕王一系的官員必然會對他大肆攻訐,蕭文軒也會大怒之下治罪於他。

雖然他自信封地的富庶,又兵強馬壯,不懼任何藩王,甚至不怕蕭文軒的五十萬禁軍,但是如今大渝國衰敗,蕭文軒的威望還在。

若是天下群起而攻之,他就沒有這個自信了。

「賢侄,我們還是說說拿什麼換吧,你需要多少白銀,多少美人?」魏王額頭冒出了冷汗。

蕭銘見狀,心知自己猜的沒錯,他果然是抓住了魏王的要害,「我對這兩樣都不感興趣,我要十萬奴隸和二百萬石糧食。」

「十萬奴隸?」魏王神色訝異,在他的記憶里,蕭銘感興趣的只有銀子和美人,這個要求倒是讓他驚訝。

不過他想了想便明白了蕭銘的想法,如今蕭銘販賣肥皂,香水這些新奇的東西,最需要的就是奴隸。

只要有了奴隸,他就可以建設更多的工坊,賺取更多的銀子,而有了銀子,美人自然不會少。

「怎麼樣?三皇叔,你和燕王的矛盾我不想參與,你和呼延拓部落也不過是來往親密了一些,但是這些卻足夠有人在朝廷上指責皇叔通敵,而三年前的事情也足夠引人遐想。」

十萬奴隸看似很多,但是他相信對魏王來說這個問題很簡單。

因為魏地的富庶,富裕人家幾乎都養私奴,而且魏王和呼延拓部落的關係,也可以從呼延拓部落買下大批的奴隸,十萬之數真的不多。

「就這麼簡單?」魏王遲疑道。

「就這麼簡單。」蕭銘笑道,他把這件事維持在了最合適交易水平上,又容易達到目標,又不會讓魏王惱羞成怒。

「哈哈哈,好,這趟我沒有白來,以後賢侄若是有什麼要求,儘管和我提,怎麼說咱們也是鄰居。」魏王開懷大笑,接著把手伸向了蕭銘。

蕭銘這時將密信取出,但是他忽然將信紙一撕兩半,他說道:「三皇叔,不是我不信你,實在是如今的形勢逼人,這信前半部分寫著燕王之事,後半部分關於蠻族,你我各留一半,等到十萬奴隸抵達,這後半部分我自然還你。」

魏王神色不悅,「賢侄,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這是不相信我。「

「三年前的時候我相信過三皇叔。」

魏王頓時面露尷尬之色,三年前,他答應蕭銘出兵,但是遲遲大軍未動,只是在邊境觀望。

」哼,蕭銘,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要是不答應呢?「魏王也是個精明人,他突然威脅道,試圖恐嚇蕭銘。

」我青州軍雖弱,但也敢一戰!只是那時如何收場就看三皇叔的本事了,反正齊地貧瘠,再打也不過是個爛攤子。「蕭銘語氣強硬。

魏王鼓起來的肚子急促起伏了一會兒,最終頹然坐下,」算你狠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