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十六章 宣傳攻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宣傳攻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朱五六今年十五歲,家住青州太平縣朱家村。

從他記事起,他的父親便是青州豪族的王家的佃戶,每年的收成都要交給王家七成。

他有兩個哥哥,一個叫朱一二,一個叫朱三四,他們都在給王家放牛,而他在九歲的時候也不得和哥哥們一樣去,為的是只是每天一個黑饅頭。

朱五六不喜歡黑饅頭,因為這種饅頭是麥糠混著霉的麥子蒸出來的,難以下咽。

可是他又不能不吃,家裡剩下的三成糧食根本不夠他們一家七口人吃,因為還有個妹妹。

幾戶每天朱五六都是餓著的,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爹娘才會捨得賣掉家中麥子換來幾斤白面蒸麵餅和饅頭。

在他的記憶中,這都是他最快樂的時刻。

不過,今年和往年不太一樣了,原本租種王家耕地的父親忽然把三兄弟全部叫回家,一家七口人全部去村外河溝的兩側開墾荒地。

按照爹娘的說法,齊王殿下頒布了屯田令,誰家屯田,田畝從今以後就是誰家的,世代繼承。

後來,村裡的里正又到了他家,讓他們家加入生產隊。

他記得爹娘都高興壞了,因為他家開墾出的耕地附近相親都被劃成了一個生產隊,而且從縣裡很快來了耕牛,耕具分配到各個生產隊。

開春之後,村裡的人便能夠一起耕種田地,而將來三年的時間官府不會徵收任何賦稅。

按照屯田法,他可以耕種的田畝數是三十畝,可是他一個人忙不過來。

不過爹娘說等今年的收成賣了,就給他準備聘禮找個媳婦,這樣就能一起種田了,想到這朱五六有些臉紅,女人到底是什麼滋味呢?

他正在田間望著旋轉的扭力翻車,這時候他的二哥朱三四跑了過來,對他說道:「五六,青州城來了殿下的報童,里正讓村裡所有人都到村子東頭的打穀常」

「啥是報童?」朱五六疑惑道。

「你管啥是報童,回去就是了。」

朱三四拉著朱五六就去了打穀場,這時候全村的人基本上都到了。

在打穀場中間一個老丈正拿著一張布告一樣的東西,朱家村的里正,德高望盛的朱子友正站在老丈的身後,十分小心地陪著。

此人正是第一次下鄉的范增,他拿著報紙,問朱子友:「村裡的人都到齊了嗎?」

「這朱五六也來了,到齊了。」朱子友說道。

范增點了點頭,大渝國無論是州縣村,百姓聚集在一起,村子被一道土圍牆圍起來,這是為了防止豺狼虎豹,也正是因此如此,百姓都在一起,也容易召集。

他這時說道:「先老朽說一下什麼叫報童……」

接著范增把報紙這個概念普及了出去,這是齊王交代的任務之一,普及報紙,並且讓報紙成為官方的權威信息。

一番解釋過後,百姓們了解的差不多了,這時范增開始念了起來,內容自然是報紙上的內容。

這是大渝國第一版報紙,上面寫的是青州進來生的重要事情。

其中第一條是明確屯田令中每個人分的田畝數,防止豪族好吃多佔。

第二條是徵兵的信息,鼓勵青壯年參軍,並且明確參軍可以額外得到田畝數,每月可領薪俸若干,年底府衙還會對參軍的人家補貼糧食和肉食。

第三條是恢復馬政,鼓勵畜牧,第四條鼓勵商業貿易,手工業,糾正商人,工匠地位低下的境況,外來遊民可入城做工,滿三年可得當地戶籍,享受封地一切之便利。

因為報紙版面有限,政策暫時就這幾樣,剩下的則是封地的幾個大案,一個是滄州事件,一個是登州事件。

「呸,這個王家和秦家真不是東西。」報紙念完,一個百姓罵道。

「可不是,尤其是這個王家,竟然為了私利,殺害一家七十二口,真是該挨千刀。」又有人說道。

「這當地豪族本來就是禍害,我們累死累活,每年的收成要交給他們七成,他們又霸佔了我們多少土地。」

「……」

前面念到新出政策的時候,百姓無不歡呼雀躍,但是涉及當地豪族,百姓們一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范增在仔細觀察著百姓們的反應,晚上回去之後,他還需要把具體情況上報到齊王府。

朱五六也在聽,尤其說道魯校尉揮刀斬滄州二害,青州軍拿下登州刺史,這讓他無不熱血沸騰,他隱隱感覺到,這個齊王殿下是向著百姓的。

「齊王殿下心繫百姓,乃是難得一見的賢王,諸多政策無一不是為百姓著想,大家要感念齊王的良政才是。」范增說道。

他不僅是念報紙這麼簡單,還要樹立齊王,官府在百姓心中的形象,讓百姓能夠相信他和官府。

范增的話說出,百姓們竊竊私語起來,很多人閫罰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分得清好歹。

只是他們還缺乏有秩序的引導,而現在蕭銘借著報紙之名,行宣傳之實就是為了將來振臂一呼,百姓能夠站在他的一邊。

不過這點並不容易,因為當地豪族根深蒂固,范增從百姓身上還是看見了談及豪族時候,他們眼中的畏懼。

泄過心中的憤懣,他們還是屈服在豪族的陰影下。

范增暗暗記下百姓們的反應,將報紙交給了朱子友,他還有下一個村子要去,略微歇息便又走了。

報紙對百姓來說是一個十分新鮮的東西,范增離去,百姓們也散了,不過他們路上還是興奮地說著報紙上的新聞。

里正朱子友望著離去的村民,神色漸漸陰沉下來。

他瞥了眼報紙,說道:「這事得讓員外知道,這報紙可把王家糟蹋的不輕。」

在朱子文思考的時候,蕭銘正在思考現階段的對手的問題。

通過最近幾個縣反應回來的情況,他現自己在誰是真正對手這個問題上忽略了一個要點,那就是附庸於當地豪族的村望,他們雖然不屬於豪族,大族,但是卻依附豪族得到錦衣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