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八十八章 范增的餡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范增的餡餅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都督府。

蕭銘將昨夜得到的消息拿給了龐玉坤看,里正的事情讓他也皺了皺眉眉頭。

這六州之內的村子很多,里正的數目也很多,雖說不是每個裡正都和豪族有關係,但是從昨夜的情況來看,至少也有三成了。

「殿下,這扶持一個里正是一個辦法,但若是兩個里正勾結起來,那豈不是更壞。」龐玉坤擔憂道。

蕭銘也在想這個問題,所以早上才來和龐玉坤商議,他說道:」所以我想在每個村子都建立一個類似府衙的機構,這機構叫公社,生產隊將隸屬公社管轄,而公社歸縣令管轄,從而徹底杜絕村望把持村落,架空他們對村子的控制。「

」如果這樣,這再扶持里正也沒有必要了吧。「龐玉坤十分困惑。

」不一樣的,扶持另外一個里正還是有必要的,公社的建立期間,里正的影響不會消失,所以我們需要讓這些里正將注意力集中在對手身上,而忽略公社的建立。「蕭銘說道。

」殿下,你這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龐玉坤笑了起來。

」沒錯,公社才是我們真正將百姓團結起來的地方,到時候每個村子的生產隊長會進入公社,再由這些生產隊長中產生公社的社長,選拔他們的標準不再是村裡的村望,而是看誰的生產隊產糧最高。「

」公社,這又是一個新的機構。」龐玉坤搖了搖頭,他已經對蕭銘千奇百怪的想法見怪不怪了。

只是他唯一明確的一點,蕭銘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封地的社稷,而這就是他無條件支持的理由。

「既然如此,殿下還要和我講講細緻的東西,讓我能夠具體實施。」龐玉坤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將現代公社的結構,作用等等全部講給了龐玉坤,並且仔細分析了具體的作用。

總體來說,蕭銘建立的公社是為了一個強力的組織機構,一旦公社制度成熟,他就能夠強力地組織生產活動,通過公社宣傳思想,徹底擺脫村望和豪族對底層百姓的控制。

蕭銘一邊說,一邊寫,將公社的建立形成了明確的文字,龐玉坤將按照文字指導籌建各村公社。

第二天,關於里正和公社報紙便印刷出來,范增等傳遞報紙的人將這兩項政策傳到了各村。

朱家村。

在范增讀完今天的報紙離去之後,朱子友的臉色難看之極,他看向打穀場中間位置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老者,神色陰霾。

反觀老者,眼中則帶著一絲得意。

人群中這時忽然有一人喊道:」既然殿下要求一個村子要有兩個里正,那麼我當然推選胡老為新的里正。「

」沒錯,胡老是合適不過了。「

「……」

被稱胡老的人站了起來,他笑眯眯地說道:」殿下愛民如子,擔心村子一個里正

太忙,無法及時處理村裡的事務,於是決定選兩個,既然如此,老朽就當仁不讓了。「

朱子友的臉色頓時難看之極,這個人一向和他不對頭,現在可這的麻煩了,他要想想如何能不讓村裡的人推選他。

兩位老者相互怒目而視,下面的百姓卻在討論公社的事情,朱五六這時對身邊一個中年男人說道:」爹,你也是隊長,是不是也能加入公社。「

」那還不簡單。「朱五六傻道,那正是他的娘親。

一家人說著,開心地笑了起來,他們一輩子貧困,什麼時候想過有一天又能當隊長,又能加入這個什麼公社。

隨著報紙進入各村,籌建公社的消息也傳入了六州大地,在工業一步步建立的時候,以公社為核心的農業生產也在漸漸形成。

范增每日早上拿著報紙出去,晚上從負責的村子回來,報紙上的政策加上他實際對村子里的變化,讓他感覺到曾經千瘡百孔的六州大地正像春天的幼苗一樣在散著勃勃生機,給人一種欣欣向榮的感觸。

不過越是如此,他也越感覺到還有一股龐大的守舊勢利在阻礙著這一切的生,一些村子剛剛開墾出來的土地還有被豪族野蠻霸佔的情況出現。

他也將這種情況彙集成冊送到了王府。

」等等,這位老丈,齊王殿下有請。「如同往日一樣,范增將小冊子交給齊王府的家丁準備回去。

這時門口的家丁忽然叫住了他。

」我「范增震驚道。

」沒錯,殿下特意吩咐在老丈來的時候,讓我帶你去見他。「家丁笑著說道。

范增有些緊張,但是家丁和善的笑容讓他裝著膽子進入了齊王府。

本來他以為王府的家丁個個飛揚跋扈,但是從十來天的了解上看來,整個齊王府的僕役都十分的安分。

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這上樑正了,下樑自然也就正了,以前都說齊王兇惡,但是現在他再也不相信了。

跟著家丁進入後殿,在一座石橋上,他看見了正在釣魚的蕭銘。

」草民見過齊王殿下。「范增快走幾步,躬身說道。

」免禮。「蕭銘這時將魚竿交給侍候在一邊的綠蘿,他說道:」這次找你來其實為了報社的事情,這次雖說前往各村的報童不少,但是只有你是最認真負責的,交給本王的信息也是最真實的,這實在難得,你在交來的小冊中多次提到豪族對百姓的戕害,的確大膽。「

」草民拿了殿下的銀子,自然要真心為殿下做事,再說我雖然屢試不中,但畢竟也是讀書人,還是有讀書人的風骨的。」范增說道。

「恩,好一個風骨,本王最敬重的便是威武不能屈的讀書人,想必你也知道報社之事,你願不願意當這個報社的社長?」蕭銘笑眯眯地問道。

報社的事情,每個報童都是知道的,報社的主管叫社長,負責以後報紙的刊印,行,管理手下的報童。

范增怔住了,他被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暈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上次你拒絕了應徵長史,這次你可不能拒絕了,本王現在真的缺少能用之人,而且社長的俸祿每個月是十兩銀子,你的兒子不會再缺上京趕考的盤纏,當然如果他能留在本王封地內,本王也是歡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