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十六章 陸通的情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 陸通的情懷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現在你們面前的綠色礦石叫綠礬,這些我都教過你們了,以前我們沒有實驗儀器,無法操作,現在有了這些化學儀器,今天本王給你們演示一下如何利用綠礬製備硫酸,這次實驗過後,你們要投入硫酸的生產。」蕭銘說道。

如今這批人掌握了基本上的化學知識,在蕭銘看來至少初中水平的化學知識是有了,將這些知識投入生產不是問題。

知識的目的是應用,終究這些知識要用在生產上才行。

「是,殿下。」

6通等人信心十足,如今一晃三四個月過去了。這期間他們衣食住行都不用自己操心,一心都撲在學習上,蕭銘的化學教學給他們打開了一片新天地,他們都來沒有想過原來還有這種神奇的知識。

蕭銘每次教學的時候,這些原子結構,分子結構,各類稀有金屬的樣子彷彿是呈現在他們的腦海中,讓他們理解的很快。

滿意地點了點頭,蕭銘將綠礬放入試管中,另一端通入水中,接著便使用酒精燈加熱起來。

如今能夠提純酒精,又能生產玻璃瓶,這酒精燈自然是沒問題了,這也是化學實驗能夠進行的條件之一。

6通等人一瞬不瞬地盯著蕭銘的操作,生怕漏掉任何一樣。

現在他們迫切有一種將學到的知識投入運用的心情,只是奈何各種化學材料十分缺乏,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

隨著酒精的加入,綠礬的顏色慢慢改變,由綠色變成了紅褐色,這證明綠礬成功分解。

一堂課下來,在蕭銘的監督下,6通等人也跟著有樣學樣,成功製備出了硫酸,不過即便所有人加起來也不過製備出一點點。

「殿下,剩下的事情就讓我們自己來吧,學了這麼長時間,總不能讓殿下每次都親自來教,我們也可以自己摸索,殿下只需要給我們提供材料即可。」

教學實驗結束,6通走前來對蕭銘說道。

蕭銘心中寬慰,這些學員終於有這個意識了,想想現代的祖國也是從無到有建立自己強大的工業體系,依靠就是自己的摸索。

現在自己負責提供知識,他同樣也要相信這些學員也能夠創造奇。

他說道:「有志氣,既然如此,三酸兩鹼的知識我都重點教過了,你們想辦法搞生產,需要銀子,人手的話儘管跟我說。」

6通興奮地點了點頭,從一個奴隸到如今優渥的生活,這都是齊王贈與的。

他們是知恩圖報的人,同時也想為自己的家鄉做出自己的貢獻,為的是封地的百姓不再遭受屈辱。

蕭銘心中寬慰,他從6通眼中看見了一種叫情懷的情緒。

正是情懷這種東西讓一個人能夠放棄自己的利益為了大眾的利益奉獻一生,在現代祖國一窮二白的時候,正是因為有這些人,國家才會一步步強大起來。

這是一種高尚的品格,這種品格他從龐玉坤身上看見過,從魯飛身上看見過,也從陳文龍父子身上看見過,同樣也從范增身上看見過。

正是因為這種品格,他們才會奮不顧身支持自己的變革,讓封地變得更加富裕和強大。

他需要擁有這種品格的人才,這些人才是封地的基石。

拍了拍6通的肩膀,蕭銘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吩咐他不懂就來問這才離開博文學院,他現在教的東西足夠6通這些人折騰很長時間了。

而且蕭銘給了他一個計劃,這個計劃是化學生產的步驟,由簡單到困難,一步步實現化學工業。

一旦化學工業有了起色,到時候可以和鋼鐵工業相互促進,那個時候他就可以想辦法把合金搞出來了。

這第一樣自然是鎢鋼了,一旦有了鎢鋼,他就可以製造出合格的刀具,而堅硬的刀具則可以正式加工各種金屬部件。

那個時候就是工業的一次小飛躍了。

不過想法雖然不錯,但是實施起來還是困難重重,先一個便是找黑鎢礦和白鎢礦,這鎢礦可不像煤礦和鐵礦那般容易尋找。

事實上這個時候的礦藏只要不是露天礦都十分難以尋找和開採。

錢大富找到的幾個礦都是淺礦,一些深礦現在還無法找到,畢竟他掌握地圖是一回事兒,這精確查找是領一會事兒。

他可沒有衛星定位。

想到此,他嘆了口氣,現在只能靠運氣了,運氣好說不定能快點找到鎢礦,運氣不好就只能等了。

而一但有了鎢礦,他就可以利用硫酸提取鎢煉製合金。

工業基礎只能按部就班,按圖索驥,和工業同等重要的還有農業生產,這個蕭銘也不敢大意。

一路想著,他徑直回了王府,剛到門口,只見紫菀神色匆匆,一頭撞進了他的懷中。

蕭銘被撞了個踉蹌,本能一把抱住紫菀這才沒有倒下,而一隻手正抓在紫菀屁股上。

「礙…」紫菀先是驚叫一聲,看見是蕭銘這才收住聲,但是感覺到那隻手捏了幾下,她頓時面色緋紅。

「殿下,這光天化日的,你……」紫菀嗔怪道。

蕭銘嘿嘿笑著鬆開手,回味著紫菀話中的意思,這光天化日如不行,是不是夜黑風高就可以了。

紫菀緊張地四周看了看,見沒人看見才鬆了口氣,畢竟男女之防大於天,這若是讓人看見了可羞死了。

不過她倒是沒有責怪蕭銘,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和綠蘿漸漸與蕭銘熟悉起來。

心知早晚也是蕭銘的女人,又加上蕭銘性格討喜,倒是對蕭銘動手動腳的不在意了。

「這可是你撞到本王懷中的,怎能怪本王?」蕭銘懶洋洋地說道。

紫菀無奈地嘆了口氣,忽然神色又緊張起來,她說道:「殿下,我差點忘了,這正急著去找你,娘娘來信,說說平陽公主不日就要到青州了,讓你多照顧照顧。」

「平陽公主?」蕭銘幾乎有種眩暈的感覺,「她為什麼要來這裡。」

「還不是為了香水,肥皂這些東西,如今再加上玻璃,信中娘娘說殿下送去長安的玻璃可是轟動了整個皇宮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