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九十七章 平陽公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平陽公主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罷了,罷了,她要來,到時候仔細招待一下便罷了。」

蕭銘深深嘆了口氣。

這位平陽公主不是蕭銘同父異母的妹妹,也不是姐姐,而是蕭文軒的姑姑,蕭文軒的親妹妹。

對這位年幼的親妹妹,蕭文軒可以說極為溺愛,幾乎到了縱容的程度。

而這位平陽公主也是被寵溺慣了,在長安是無法無天,尤其是駙馬病逝以後,平陽公主的艷名便人盡皆知。

和她來往的上至一品大員,下到販夫走卒,但是只有一條,這個人必須要俊俏。

而且據說,她還在府中養了男寵,在這樣一個時代,平陽公主可以說是女性中的先驅者了。

也正是因為她,長安的女性比它處的女性更為開放一些,可見這位平陽公主的影響力。

不過平陽公主雖說私生活混亂,但卻極為精明,據說在家產眾多,在現代也相當於一個富婆,而且利用自己的芳名,平陽公主在這個男權時代處處如魚得水,這讓她的生意又得了不少便利,長安排不上首富,也可以排上第二了。

對蕭銘來說,這個精明,又和現代交際花有些像的姑姑可是個難纏的角色,見風使舵是一把好手。

而她又不能拒絕這個姑姑的到訪,因為他需要長安有個助力。

如今諸位皇子之間劍拔弩張,而他遠在青州,若是長安出了亂子,如何把珍妃接出來是個麻煩。

而是這位姑姑八面玲瓏,裙下之臣眾多,可以說也是長安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到時候自己也許會需要他的幫助。

「既然如此,奴婢便安排府中準備,娘娘說寄這封信的時候,公主殿下已經動身,按照這個日子,估計就快到了。」紫菀說道。

蕭銘揮了揮手讓紫菀去準備,沒了繼續調戲小婢女的心情。

無論是魏王,燕王這些人來,他都可以輕易打發,這位過來,他可就真的頭痛了。

兩日後,一輛極為奢華的馬車在從青州城的官道上緩緩駛來,護衛在馬車兩側的侍衛足有上千名,個個身披黃金甲,頭戴金色翎羽盔,神色嚴肅,器宇軒昂。

馬車的帷布由紫色的絲綢構成,上滿雕刻著金絲藤蔓的紋路,精美的玉石從四面車頂垂下,每顆玉石都價值千金。

官道上的百姓見到如此陣勢的馬隊聚都閃到了兩側,一些商人眼睛貪婪地在玉石和金絲紋路上掃過。

但是看見凶神惡煞的黃金甲士,他們頓時低下了腦袋。

漸漸城門近了。

為首的一個騎士到馬車前說道:「公主殿下,青州城到了。」

「是嘛,那你們看看城門口是不是有人迎接本宮,說起來我和齊王也有五年沒見了,也不知道這小子還給不給我這姑姑面子。」

馬車中一個慵懶帶著酥軟的聲音傳來,接著一隻如同春藕的手臂撩撥開了窗帘,露出一張極為精緻妖媚的臉。

騎士看見這張臉,眼中閃過一絲狂熱,他說道:「我見城門外有站著許多人,估計就是齊王了。」

平陽公主這才探出頭看了眼,一眼便看見門口穿著紫色長袍的蕭銘,和陪在蕭銘身邊的綠蘿和紫菀。

「沒錯,是蕭銘。」平陽公主坐回騾位侄兒還算給姑姑面子,快點過去吧。」

騎士點了點頭,吆喝了一聲,趕車的馬夫一揚馬鞭,馬車快了數倍,眨眼間便到了城門口。

此時的蕭銘正苦笑看著這一對人馬,黃金甲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東西,也只有這位姑姑能用的出來。

見窗帘掀開,一位雍容的婦人探出身子,蕭銘立刻說道:「侄兒見過姑姑。」

「咯咯銘兒,五年不見,你倒是越髮長得英俊瀟洒了,來,讓姑姑看看。」還未下車,平陽公主便笑起來,接著一陣香風到了蕭銘面前。

這香味正是牡丹香水的味道。

「姑姑還是容顏不改,美麗如舊。」濃重的香水味讓蕭銘有些不適,他不由聳了聳鼻子。

平陽公主笑道:「這嘴也甜了不少。」

蕭銘笑道:「多謝姑姑誇獎,還請姑姑入城到王府中再敘。」

平陽公主點了點頭,此時倒是有不少百姓等著入城,一群人圍著他們看,她轉身又上了馬車。

蕭銘在前面引路,馬車跟著王府的人向裡面走去。

路過城門的時候,平陽公主挑起窗帘看了眼城門口的守城士兵。

這些士兵穿著銀色的盔甲,和大渝中的盔甲不一樣,這些士兵身上所有的地方都被盔甲包裹,看起來如同一隻鋼鐵怪獸一般讓人生畏。

而這些士兵手中的長矛同樣散發著銀質的光芒,矛尖十分的鋒利,一看便是十分精良的武器。

「奇怪,這到底是什麼盔甲?」平陽公主陷入了沉思。

在長安的時候每次提到青州,無論是皇子和大臣都是面露不屑之色,彷彿這青州是蠻夷之地一般。

即便這半年來青州商品一次又一次在長安引起轟動,但是這種感官還是沒有改變,畢竟經商本就為士人不恥。

因此蕭銘這位堂堂藩王親自經商倒是更讓長安的權貴看不起了,雖說不少皇子也經商,但是畢竟是由附庸的商人來做,他們不過是提供便利而已。

過了城門,她繼續打量著青州城,發現城中往來的商人很多,大多商人都是拉著貨物,其中不乏肥皂,香水,醉青州美酒。

道路兩側偶爾還可以看見幾個書生圍在一起,他們手中拿著一張寫滿了字的紙前爭論著什麼,彷彿是那紙上面有什麼大事一樣。

更讓她奇怪的是青州城中的奴隸似乎特別多,不一會兒就能看見一批有奴隸印記的人走過,但是這些奴隸不像其他地方的奴隸滿臉愁苦,而是說說笑笑運輸礦石,煤炭等東西。

一幕幕的場景映入眼中,平陽公主忽然覺得自己來對了,這段時間青州似乎出現了許多其他地方沒有的變化。

這次她為了精美的玻璃而來,但是看這樣子,她在這青州似乎更多的事情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