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零四章 痛打落水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痛打落水狗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大牢中光線昏暗,平陽公主的最終話語讓王成籌失去了最後一絲希望。

他慘聲笑道:「公主殿下,我王成籌可以對天起誓,此次刺殺之事和我王家沒有把半點關係,而是他齊王一手策劃。」

王成籌的手指著蕭銘,眼中是刻骨的仇恨,他恨,恨不能在三年前在得到的魏王的暗示后便要殺了他。

可惜,現在一切都晚了,他沒有想到蕭銘成長的如此迅,也沒有想到蕭銘會如此決絕,在根基不穩的時候就試圖剷除王家。

「混賬!死到臨頭還要陷害齊王。」平陽公主厲聲說道,「你當本宮會相信你的胡言亂語嗎?」

歐陽木這時上前,一道刀光閃過,王世傑在驚恐中人頭落地。

「世傑1王成籌悲愴地喊道,只是他看見的是王世傑死不瞑目的眼睛。

王成籌雙目通紅,「蕭銘,我王成籌輸了,三年前我就應該聽從魏王的話將你斬殺,呵呵,只怪我那時覺得你還有點用處,可以助我們王家在青州做大,沒想到如今是養虎為患,不過就憑青州軍這點人,你以為能輕鬆滅了我王家嗎?」

王成籌此話一出,平陽公主面色大變,「歐陽木,你還等什麼,還等他再胡言亂語嗎?」

「公主殿下,你這麼緊張幹什麼,聽說公主殿下和魏王走的很近,莫非也知道魏王要暗害齊王之事?」王成籌瘋狂地笑道。

他王家要滅了,他又怎麼會讓蕭銘好過,讓大渝國的皇家好過。

王成籌的話讓蕭銘神色陡變,他看向平陽公主,「姑姑,王成籌的話可當真?」

「銘兒,剛纔此人便是在混淆是非,難道你現在還相信他的話嗎?這王家實乃罪大惡極,此次本宮定不能繞他。」平陽公主怒道。

「侄兒相信姑姑的話。」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相信王成籌此時不是胡說,這魏王要殺他之事看來是真的,只是他這位姑姑是不是知曉,他就不能確定了。

不過這王成籌明顯是死前想拉個墊背的,只是如此一來,平陽公主倒是更不會饒恕王成籌了。

歐陽木這時舉刀又要砍下去,這時蕭銘阻止道:「姑姑,王成籌和這個王宣就交給侄兒吧,王家罪大惡極,這些年在青州血債累累,明日侄兒將此二人在東市斬,給百姓們一個交代。」

「如此也好。」平陽公主說道:「只是不要在聽此人的胡言亂語。」

蕭銘點了點頭,對著魯飛說道:「將二人關押起來。」

王成籌依舊瘋狂大笑,他苦心經營這麼多年,一朝終究成了他人的嫁衣,他大聲喊道「蕭銘,這青州不是我王家,也不會是你蕭銘的,你等著吧,蠻族的鐵騎認得我,可不認識你,早晚這裡會被夷為平地,那時我會在黃泉路上等著你……」

蕭銘撇了撇嘴,淡淡說道:「這一天,你可能永遠都等不到了。」

王成籌的聲音漸漸遠去,蕭銘這時和平陽公主離開了青州大牢。

平陽公主說道:「銘兒,這段時間歐陽木隨你調遣,這王家實在可惡,務必要。」

「姑姑放心吧,為了黎民百姓,侄兒也會將王家一網打荊」蕭銘說道。

平陽公主點了點頭,在侍衛的護送下前往了齊王府。

蕭銘在青州大牢外等了一會兒,魯飛才從大牢中出來。

「殿下,青州軍已經集結,現在就要把王家的人全部抓起來嗎?」魯飛說道。

蕭銘說道:「王家大院只是王成籌父子的居所,王家真正的實力隱藏在城外的田莊上,王成籌父子被抓,估計王家其他人已經得到了消息,此時估計已經在鄔堡中等著我們前去。」

「三年前蠻族入侵,王家便是這般,估計這次也沒差,而且明知必死,反抗也會很激烈,這倒是難辦了,畢竟王家莊客眾多,其中轉化成部曲的數目也在五千人左右,若是強攻,青州軍也會損失不校」

蕭銘說道:「所以,這次不能採取株連九族的刑法,王成籌現在最喜歡的就是本王和王家死戰,本王偏不如他的意,你和歐陽將軍現在派人將王家莊園圍住,告訴莊園的人,此次刺殺之事只定罪王成籌父子,不牽連無辜者,而且王家資產只查繳王家父子的,其他人依舊可以保留自己的田產。」

魯飛點了點頭,「若是他們還是不肯呢?」

「那麼你就告訴他們,若是破了鄔堡,無論男女老幼,格殺勿論。」蕭銘厲聲說道。

魯飛應了聲是,立刻向青州大營而去。

歐陽木這時說道:「殿下好計策,如此一來,殿下或許可以兵不血刃肢解了王家,只是刺殺公主罪名重大,殿下又怎能隨意改變刑罰。」

這從其他地方來的權貴一到他的封地便似乎有一種格外的高一等的感覺,這歐陽木似乎也是如此。

「這件事我自然會和姑姑說,歐陽將軍就不必擔心了,若是歐陽將軍執意,倒是可以讓黃金甲士進攻鄔堡,本王不會介意。」

「你……」歐陽木窒住了,他看得出來公主殿下還是希望蕭銘和王家兩敗俱傷的,因此才這麼說。

沒想到卻被蕭銘反將了一軍。

歐陽木憤憤離去,蕭銘冷笑一聲,這時對趙龍說道:「你去一趟秦家,把王家刺殺公主的事情說了,再告訴秦川雲本王希望他能夠將王家這麼年的罪狀一一列出,而且在六州配合本王剷除王家的殘餘勢力。」

趙龍點了點頭,策馬而去。

王家刺殺公主的事情迅在青州城傳開,那些與王家來往密切的人頓時惶惶不可終日。

只是他們的擔心多餘了,很快城門口貼出了告示,此次無關人等概不治罪,而提供王家往來罪證者有賞。

一時間不少人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將王家累累血案呈報到了官府。

而蕭銘范增迅將這些證據刊印成第二天的報紙,悉數王家的罪惡。

這些報紙第二日抵達了六州的各州縣村,百姓們在得知王家被治罪以後無不歡呼雀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