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零五章 秘密武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秘密武器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青州城北二十里處。

這裡是王家莊園的所在地,此時莊園中一座鄔堡之上站滿了王家的部曲。

這座鄔堡全部由泥土夯實而成,城牆高十二米,厚五米,在城牆的四個角落坐落著四座箭塔。

箭塔中,十餘名弓箭手瞄向城外的青州軍。

城內,王家的莊客和部曲來回忙碌著,都在準備防守鄔堡的物資。

在大渝國,當地的豪族一般都有自己的部曲,這些部曲嚴格一些來說就是豪族的家僕。

因為豪族擁有的家僕數量眾多,有時為了解決豪族之間的爭端,便讓其中家僕每日訓練配上簡單的武器盔甲,這便成了私兵,部曲之說。

按照蕭銘的命令,魯飛和歐陽木此時已經將鄔堡團團圍住,而且也將蕭銘對他說的話說給了鄔堡里的人聽。

但是迎來的是鄔堡上更嚴密的防守。

「魯校尉,看來這些賊寇是要拚命一搏了,現在該怎麼辦?」歐陽木有些幸災樂禍。

魯飛瞥了眼歐陽木,這青州城外的鄔堡是王家在六州之中最大的一個鄔堡,若是拿下這個鄔堡,其他鄔堡也不足為慮。

現在在鄔堡內的正是王成籌的二弟王成恆,得知自己哥哥和侄子被抓去之後,他便立刻進入鄔堡,召集王家子弟死守鄔堡。

「這就不必歐陽將軍愁煩了,殿下之所以如此,不過是仁德而已,不願意徒增殺戮,若是拿下這鄔堡,對我來說也不是問題。」魯飛說道。

歐陽木冷冷看了一眼魯飛,「既然如此,我就靜待魯校尉拿下鄔堡。」

魯飛不理會他,而是對著站在城門上的王成恆喊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不要為了你自己,害了你全家老小的性命,殿下寬仁,不是饒了你們,若是你一心求死,我魯飛就送你上黃泉路。」

「呸!你以為我會相信齊王的鬼話嗎?投降是死,不投降也是死,他是不會放過我們王家的。」王成恆吼道。

「本王本來想放過你們王家,但是現在後悔了,因為你們為了自己,根本不顧家中部曲的性命。」

正在二人僵持的時候,忽然蕭銘的聲音傳來。

魯飛在鄔堡和王家對峙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他把宣傳王家罪狀事情處理妥了,才趕了過來。

「蕭銘,我們王家對你不薄,你為何要趕盡殺絕。」看見蕭銘,王成恆怒道。

王世傑父子被抓來的太過突然,王成恆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為什麼,但是他明白一點,齊王要對付王家。

「為何?為的是三年前,你們王家要暗殺本王。」蕭銘忽然說道。

「你怎麼知道?」王成恆大驚失色。

「王成籌全部招了,甚至你們王家和蠻族暗通的事情也說了,也難怪三年你們王家只是損失了點錢糧,這些年你們王家和草原的貿易賺了不少銀子吧。」蕭銘冷笑道。

王成恆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冷汗,整個人呆若木雞,這兩項罪名足夠將王家滿門抄斬了。

后一個理由蕭銘只是胡說,因為王成籌最後那句話他來的莫名其妙,如今看來他是猜對了,王家和蠻族一直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的。

「你你胡說八道。」回過神來,王成恆狡辯道。

蕭銘不再理會他,王家是大族,這鄔堡正聚集著不少王家的直系旁支,也正是因為這些人,才裹挾了眾多家僕反抗。

「王成恆,本王再說最後一次,你若是投降,本王既往不咎,保證不會動你的資產分毫,其他人也一樣,但是你們若是還執迷不悟,就不要怪不本王無情,到時候讓王家血流成河。」蕭銘大聲說道。

魯飛傳達是一回事兒,蕭銘親自說出來是另一回事兒。

鄔堡上的王家子弟頓時有些騷動,他們看著清一色被銀色盔甲包裹起來的青州軍,一種巨大的恐懼在心裡蔓延。

此次鄔堡防衛的敵人是青州軍,不是蠻族,蠻族久攻不下會撤退,而且魯飛還會前來救援。

而他們現在如同叛逆,面對不僅是魯飛率領的青州軍,而且可能還會有援軍不斷前來。

即便青州軍圍而不攻,三個月過去,鄔堡也將堅持不祝

蕭銘說完,和魯飛站在了一起,等待王成恆的回答,可是他等來的是一隻利箭。

王成恆拿起弓箭對著蕭銘就是一箭,利箭落在了蕭銘的腳下。

「真的不見棺材不落淚。」蕭銘失去了耐心,他本想兵不血刃,看來自己還是一廂情願了。

魯飛說道:「殿下,進攻吧。」

「不要著急,你去把大營中的投石器運過來。」蕭銘吩咐道。

歐陽木笑了起來,「殿下是準備用投石器將這土牆砸爛嗎?這恐怕沒個半年辦不到。」

「嘿嘿,歐陽將軍等會兒就會知道本王的手段,那個時候不要嚇壞了才好。」蕭銘笑道。

說完,他對趙龍耳語了幾句,趙龍應聲而去。

青州大營中的那台投石器十分的老舊,魯飛從來不用,但是蕭銘這麼說了,他還是讓士兵去運來。

等了一個時辰,一台純木的投石器被運了過來,這個投石器有四個輪子,後面是一個類似勺子桿,而勺子結構根本是一圈圈麻繩。

投石器一到,緊接著一輛驢車在眾人面前停下,上面是一個個玻璃瓶,裡面裝著一些透明的液體。

王成恆帶著王家部曲一直守在城牆上,此時面露疑惑之色。

蕭銘現在很清楚鄔堡中的王家子弟肯定不是鐵板一塊,家族越大,矛盾越大,他們之所以還不肯投降,都是因為忌憚王成恆,受到了他的脅迫。

但是只要他們恐懼超過了對王成恆的忌憚,矛盾就會誕生了。

現在蕭銘要做的就是製造恐懼。

他從馬車上取下一個裝滿液體的玻璃瓶,將玻璃瓶放在了投石機凹槽里。

這些玻璃十分的薄,可以說幾乎一碰就碎,投過去就會炸裂,粉碎。

歐陽木一臉古怪,玻璃他可是見過的,這齊王竟然用玻璃來攻城,天下也是無出其右了。

不等他出言嘲諷,他只見士兵手裡的繩子一松,玻璃瓶瞬間飛出,徑直飛向王成恆所在的位置。

只是投石器的準頭不行,這玻璃瓶偏了很多,在距離王成恆左側兩米的地方撞到牆上炸開。

「氨王成恆一聲慘叫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