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零九章 民心所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民心所向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草民遵命。」

秦川雲心中悲涼,但是又無可奈何,部曲是豪族能夠縱橫鄉里的主要原因。

如今部曲一旦遣散,他們將失去豪族這個名頭,從此不能再作威作福。

龐玉坤這時說道:「秦川雲,總體來說,你們為殿下做了不少事,殿下還是信任你們的,這件事上希望你們秦家能做個表率,馬上青州就會下達政令,從此民間不允許任何形勢存在私兵。」

這句話讓秦川雲心中舒服了一點,生存還是滅亡,此時對秦川雲來說必須要選一個。

王家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他說道:「謝殿下厚恩,草民保證從此秦家會安安分分為殿下做事。」

揮了揮手,蕭銘示意秦川雲父子可以走了。

二人離開正殿,這時蕭銘說道:「我會讓李三的人盯著,看看秦家是否陰奉陽違,若是秦川雲懂事,秦家倒是值得扶持的本地商賈,外來的商賈終究和本王不是一條心,需要有本地的商賈掣肘。」

「秦川雲不如王成籌多謀善斷,而且膽子也不然也不會被王家壓著這麼多年。」龐玉坤說道:「希望秦川雲會照辦吧,這樣一來,孫家和魏家也就順理成章了。」

「沒錯,對了,王家的田產很大一部分是霸佔而來的,而且王家的奴隸很多也是被逼賣身,這些人你要找出來,還他們自由之身的時候,把田產一併還給他們。」

龐玉坤嘴角含笑,「殿下放心,其他事情可以暫緩,這件事下官一定會速辦。」

送走龐玉坤,蕭銘差人將范增找了過來。

這打土豪分田地的事情自然要大張旗鼓的宣揚,這樣一來才能贏得民心。

自古一來,百姓揭竿而起都是為了土地,所以也是民心之所向。

除了王家的田產,他陸續還要下達還田於民的政令,責令封地中的豪族大戶將非法的田產全部還給百姓。

第二天,范增便將報紙刊印上了這些內容,報紙隨著報童前往六州,頓時在民間引起軒然大波。

這其一自然是王家的事情,而百姓最關心的還是豪族將霸佔田產還給他們的決定。

「真是大快人心,這王家霸佔我們村子沱江沿岸不少良田,現在我們終於可以討回來了。」

朱家村,村民們圍著每日中午便會準時抵達的記者,自從報社成立,這報童便棄之不用,這些人拿著報紙走街串巷的書生有了一個文雅的名字。

「可不是,我家五畝良田硬是被王家霸佔,當時我去討要,還被王家的惡奴打了一頓,嘿嘿,老天開眼,這齊王越來越英明了,這田產要是能到手,我就牽著我家的那隻羊送給殿下,感謝他。」一個村民說道。

朱五六也在人群中,他咧著嘴,憨笑著,王家沒了,他沒了放牛的活,但是他家也有地被王家搶佔了,要是能夠要回來,他又能分塊地。

這樣一來,耕種個兩三年,這日子就舒服了。

「齊王千歲1想到這,朱五六心裡美滋滋的,突然高喊了一聲。

瞬間,整個打穀場安靜了,朱家村的村民全都看向了朱五六。

朱五六突然不敢說話了,有些害怕地看著周圍人的。

「齊王千歲,千歲,千千歲。」就在他疑惑的時候,眾人突然熱烈地高喊起來。

打穀場中間的書生望著神情興奮的朱家村百姓,也受到了感染,一同和百姓們歡呼起來。

這次的報紙上幾條政令目的十分明確,那就是打擊封地的豪門大族。

對許多寒門子弟來說,他們深知豪門大族對大渝國的危害,可惜大渝國正是由他們統治著,在任何一個地方,官府維護的始終是他們的利益。

也只有在這裡,也只有齊王才敢第一個扼殺豪族,消滅寄生在封地中的毒瘤。

他和百姓們心中的想法是相似的,百姓們想要安居樂業,不被豪門大族欺負,吃得飽,穿得暖,娶得了親,養得活孩子。

而他這樣的寒門子弟想要能夠在科舉中得到公正的待遇,以個人的才學衡量,而不是家世。

在大渝國其他地方,他看不到希望,而隨著每日讀報,收集民間輿論,他漸漸感覺到,也許只有齊王能夠實現這一切。

為了這一天能夠實現,他願意每日不辭辛勞將報上的消息傳到封地的每個角落。

報紙的上的消息,同樣也傳到了青州的豪門大戶中,和百姓興奮不同,他們陷入了恐慌中。

王家前車之鑒在前,這給他們敲響了一個警鐘,同時傳達出一個信息,齊王的封地不會再是他們任意妄行的地方。

在這裡生活下去,必須遵守青州的律令。

而接下來的幾天,報紙上一個更驚人的消息傳來,秦家在報社主動撰文,決定歸還所有霸佔的土地,恢復部分因為失去土地賣身的百姓的良人身份。

同時,秦家在六州的鄔堡將由各州的青州軍接管,秦家部曲正式遣散,編入青州軍中。

接連兩個青州首屈一指的豪族一個被滅,一個主動接納頒布的政令,這對各州的豪門大族來說如同地震一樣。

一種異樣的氛圍也在六州瀰漫開來。

青州都督府,這半個月來,蕭銘一直在這裡處理政務。

政令傳達到六州以來,這個都督府都在關注六州的情況,秦家選擇了妥協,但是蕭銘不認為所有人都會妥協。

任何地方都會冒出幾個不怕死的,畢竟這政令一出,等於他正式向封地上所有的豪族大戶宣戰。

「殿下,秦員外送來請柬,邀請你我,魯飛將軍等人一同到秦府赴宴,他說這次邀請了不少和秦家密切的豪族,他們願意和他一樣服從殿下的政令。」龐玉坤將一封請柬送上。

秦川雲能夠第一個響應政令,蕭銘自然是對秦家的印象又好上了一分,覺得孺子可教。

拆開請帖看了看,他笑道:「秦川雲這次倒是殷勤的很。」

「的確是殷勤,不過這次擺的恐怕會是鴻門宴。」突然一個森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