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一十六章 處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處置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春風帶著一絲暖意吹過,樹葉出「沙沙」的響聲。

若不是此情此景,這倒是一副春的卷意圖。

「本王不需要豪族的支持,大渝國也不需要豪族,千百年來豪族造就的歷史也該由天下的萬萬百姓來書寫了。」

激越的聲音從蕭銘口中傳出,孫遠志在蕭銘眼中看見的是嘲諷,那是他們看見那些賤民時候的輕視。

「你怎麼敢……」孫遠志無法相信蕭銘會如此對待豪族。

千古以來,地方豪族每每都是皇族拉攏的對象,而這齊王卻反其道而行之,正是因為如此,即便是王成籌也沒想到蕭銘真的會這麼利索的地清理王家,以至於身死。

龐玉坤和魯飛向蕭銘投去讚賞的目光,正是蕭銘這份心思,他們才願意誓死追隨,不然和其他藩王同樣仰仗豪族,他又和其他藩王有什麼不一樣。

生活在底層,他們都切身感受到豪族對百姓的欺壓,而他們對此又無可奈何,現在,他們終於可以痛快地大笑了。

「本王敢的事情還很多,可惜你們孫家是永遠是看不見了。」蕭銘對魯飛說道:「將參與叛亂的豪族全部押入大牢,明日東市斬。」

魯飛大聲應是,領著青州軍將俘虜和孫遠志等人帶走。

這是龐玉坤問道:「殿下,這些豪族的族人怎麼辦?」

想起龐玉坤的那句婦人之仁,蕭銘說道:「按律法處置吧,也給剩下的豪族提個醒。」

「殿下英明,下官這就去辦。」龐玉坤說道。

安律法處置,這些豪族自然是要抄家滅族,家產沒收,該殺頭的殺頭,該充軍的充軍,該流放的流放。

如果這次輕饒了這些叛亂的豪族,只會讓其他豪族有更多的想法,犯罪成本變得低廉,人就會鋌而走險,這是人性,千古不變。

「殿下,這件事和我等一點關係都沒有,草民也不知道孫遠志會抱著如此居心。」這時秦川雲走了過來。

他一臉的驚懼,頭散亂,衣服也破了,在剛才的逃跑的時候摔了一跤,十分狼狽。

「殿下明察1其他豪族也是跪在地上,膽戰心驚。

他們真的怕了,這是青州軍第一次殺人,躺在地上的屍體就是對他們的警告,皇家的尊嚴不容侵犯。

「起來吧,本王知道你們是真心支持本王的政令,善惡之間,本王分的很清楚。」蕭銘做了個平身的手勢。

秦川雲頓時痛哭流涕,「殿下,我等日後必然以殿下馬是瞻,絕不敢有二心,不然天人共誅。」

蕭銘輕笑起來,秦川雲這次是被嚇壞了。

這些豪族以往和蕭銘來往,最嚴重的時候不過是被臭罵一頓,此時之情景別於往日,他自然是膽戰心驚。

因為他們面前的齊王已經不是一隻睡貓,而是一隻吃人的老虎。

對蕭銘來說服從政令的豪族對自己還是有些作用的。

除去了這些豪族咬人的牙齒,他們按照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本地的民營企業家,自己的生意還需要和他們合作,帶動六州的經濟展。

他將秦川雲扶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秦員外這些日子的作為本王是看在眼中的,本王甚至欣慰,這日後商會中王家,孫家的生意便由你來接手吧。」

要殺雞儆猴,對投誠的人要分好處,如此才能分化豪族,蕭銘這話一說出,其他跪在地上的豪族頓時如同吃了個定心丸。

秦川雲怔了一下,狂喜不已,拿下王家和孫家的生意份額,自己的損失很快就能補回來了。

而且如今六州的商賈地位提高,純粹的商賈似乎也那麼低人一等了。

「謝殿下,日後殿下有何吩咐,秦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秦川雲說道。

此間事了,很快,一些民夫便過來打掃戰場,蕭銘辭了秦川雲等人向青州城而去。

這次雖然沒有直接參与戰鬥,但是他到底是受了傷,他背後的胸甲還是被弓箭射穿,不過弓箭只是進入了一點,受的只是皮外傷。

只是他不敢大意,他對大渝國的醫療條件一清二楚,萬一得了破傷風,自己可就一命嗚呼了。

想起大渝國的醫療條件,他想著是否也在博文學院增加一門醫學。

古代的戰爭,很多士兵不是死在戰場上,而死在傷病之上,在抗生素沒有出現之前,戰場上受傷士兵的死亡率是很高的。

直到抗生素的出現,這一現象才得以改觀。

「殿下,你的背上只是受了輕傷,倒是魯校尉的傷勢比較重,胸前的骨頭似乎是斷了。」青州城內的醫館內,孫醫官檢查之後對蕭銘說道。

打仗的時候魯飛倒是沒有感覺到什麼,但是此時卻一副痛苦的神色。

蕭銘聞言說道:「我的傷倒是所謂,清洗一下即可,魯校尉的傷還是包紮一下吧。」

孫醫官點了點頭,「魯校尉的肋骨雖然斷了,但是索性沒有傷及內腑,不然老朽恐怕就無能為力了。」

「殿下,這點傷對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不必擔心。」魯飛嘿嘿笑道,接著他正色道:「只是這才還是有些士兵受了很重的傷,還望孫醫官費心。」

孫醫官已經查驗過那些士兵的傷,其中一個士兵受了很重的刀傷,是被利劍刺穿了盔甲造成的。

「估計是活不下來。」孫醫官嘆息一聲。

魯飛神色晦暗,其實他心裡也清楚,一般受了這樣的刀傷基本上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蕭銘在一旁聽著,忽然說道:「未必不能活下來,先用酒精給那個士兵消毒,再給他敷上一些鮮肉。」

孫醫官怔了一下,「這酒精是何物?鮮肉敷傷口?殿下難道也懂醫術?」

「略懂一些。」蕭銘說道。

古代受傷,治療的手段不多,尤其是對傷的很深的傷口,很多人死在傷口炎感染上。

而蕭銘提出的這兩樣措施,一個是消毒,一個為了防止感染。

這高濃度的酒精在現代也是明清以後才出現,如今的大渝國白酒尚且稀少,醫學上就更不用提酒精消毒了。

不過其他地方沒有,他這裡倒是條件具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