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一十九章 展興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展興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都督府。

龐玉坤正在審查各州報上來消息。

孫家部曲被消滅,第二天,在青州東市,這次事件的參與者全部斬首示眾,當日聚集而來的百姓可謂堵得刑場水泄不通,都是為了一睹這不同凡響之事。

被豪族欺壓多年,如今豪族覆滅,孫遠志押入刑場的時候,無數的百姓向他扔石頭,爛菜葉,可見百姓對這些年深受豪族壓迫的怨念。

只是蕭銘現在養傷去了,他卻無法清閑下來,一個是對這些豪族家眷的處置,還有一個是博文學院的事情。

吩咐他這兩件事,蕭銘倒是當起了甩手掌柜,跑去和孫醫官斗醫術去了。

望著案頭一堆公文,他不禁有些頭大,這齊王有時候一本正經,有時候似乎又是不務正業。

「龐長史,這是這次博文學院的報名冊。」

一個面容白凈,身材頎長的青年走了過來,青年穿著綠色的官袍,和龐玉坤身上的紫色官袍形成鮮明的對比。

大渝國官員以官袍的顏色區分官員的品階,三品以上的官員穿紫色官袍,四品五品的官員穿硃紅色,六七品的官員穿綠色官袍,**品官員穿青色官袍。

同時官員身上腰帶的飾物又分玉,金,銀,銅四類區分品階。

龐玉坤望了眼青年,露出笑意,問道:「興昌,到這青州也有一個月了吧,感覺如何?」

此人名叫展興昌,長安人氏,以前龐玉坤在長安的時候便看中展興昌的才華。

在青州需要大批的人才後補官員之後,他便去信到了長安,一個月前,展興昌到了青州,被他委任為青州司馬。

「這青州倒是與別處不同,齊王殿下也與其他皇子不同。」展興昌沉吟了一下說道。

龐玉坤似乎有意考究展興昌,於是問道:「到底何處不同,說來聽聽。」

「自古一來,江山社稷以農業為本,雖然殿下也重視農業生產,但是似乎更加看中商業之利,這商利固然可以暴富,但是卻如同無根之萍,若是遭遇戰爭,物資匱乏,商路中斷,那時封地的百姓終究是要靠糧食吃飯的。」展興昌說道。

「而且商人追逐利益,就如同蠻族逐水草而居,利益在何處,這商人就去往何處,不會在某一處停留,對自己的民族國家缺乏責任,更有甚者,為了商利賄賂官府以謀私利,禍國殃民,如今這商人沒有形成氣候尚且可以彈壓,若是將來勢大,危害不必豪族相差多少。」展興昌淡淡說道。

龐玉坤露出驚訝的神色,看向展興昌的眼神中帶著驚喜。

他說道:「你的說法和殿下的說法倒是七分相似。」

「殿下也這麼說」展興昌驚訝道。

龐玉坤點了點頭,「只是殿下說,農業是國家之本,而商業是富國之本,工業是強國之本,三者不能缺其一,商人固然逐利,但只要將關係國家命脈的生意掌握在自己手裡,那麼他們就翻不天。」

展興昌說道:「既然殿下思慮如此長遠,我也就多慮了。」

龐玉坤敞懷笑道:「興昌,讓你千里迢迢來青州,如今卻讓你做個青州司馬,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展興昌躬身抱拳,道:「怎敢?我不過是個在家中等待補位的人,如今能有一官半職,能為殿下效力,已經是心滿意足。」

「嗯,寵辱不驚,這也是我看重你的原因,這青州刺史一直是我兼任,而司馬一職是為了輔助刺史處理政務,等到他日,你能夠勝任,我便向殿下建言,推舉你為刺史。」

展興昌神色如常,沒有一絲激動,他說道:「若是我憑著長史的推薦出任青州刺史,這青州官場又有幾人能夠心中服氣,展某隻求以能力取勝。」

龐玉坤笑意更濃,他說道:「我知曉你的脾氣,但是千里馬也需要伯樂,這樣吧,眼前我倒是有件事分身乏術,而且我一向不喜這抄家滅族的事情,這次豪族殘留就交給你處理如何?也讓殿下看看你的能力。」

「龐長史,這件事事關重大,這」展興昌有些猶豫。

「若是一般的小事,我又何必交給你。」龐玉坤正色道,「你就當是我分給你的政務,務必完成1

龐玉坤神色堅定,展興昌只得點了點頭。

說完此時,二人又說起博文學院之事,二人對六州書生爭相報考政史似乎在預料之中。

「可惜殿下一番苦心,只是讀書不就是為了登科及第,將來飛黃騰達嗎?」龐玉坤的思想倒是和那些書生別無二致。

展興昌沉默不語,到了青州以後他仔細考察了青州的風土民情,又仔細探究了一下齊王這些日子千奇百怪的政令,他最終得出一個讓他也不敢相信的結論。

那就是這位齊王根本不認同讀書就是為了出仕這件事,自古以來,士農工商,士子的地位是最高的,一日飛黃騰達,便可萬人之上。

更甚者,這位齊王似乎對儒家學說也很輕視,麾下竟然沒有一個儒學大家。

而這古來的齊魯之地,本就是孔聖人的家鄉,這曲阜孔家更是世代尊榮,受讀書人的瞻仰。

可是如今六州大量的官職空缺,齊王似乎根本沒有考慮曲阜的孔家。

倒是自己辦學選拔官吏,特立獨行。

「這位殿下行事作風不同於常人,若是和其他人一樣,也就不是齊王了,這六州之地也不是現在還掌握在豪族手中。」展興昌淡淡笑道。

龐玉坤怔了一下,接著苦笑起來。

展興昌說的沒錯,這位齊王若是循規守舊,這青州不會有今日之變化。

時勢造英雄,說不得這位齊王是個怪才也說不定。

此時,正在醫官中和孫醫官討論醫術的蕭銘打了個噴嚏。

孫醫官玩笑道:「殿下,是不是有人在背後說你的壞話呢?」

「沒準又是龐長史,他的嘴一向厲害,見到他本王都想繞著他走。」蕭銘說道。

孫醫官年近古稀,看人倒是很准,他說道:「龐長史脾氣是急躁了些,但是城中的百姓對他的印象倒是不錯,不過這青州府衙最近來的那個司馬倒是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