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二十五章 困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困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蠻族可能秋季入侵。

除了龐玉坤,魯飛等人軍事將領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殿下,只要裝備武器能夠跟上,守住滄州城不是問題,可是到現在,只是青州大營中的裝備還沒有著落,你看看能不能催催這陳文龍。」魯飛斜了一眼目不斜視的陳文龍,恨得牙痒痒。

陳文龍性格沉穩,而魯飛性格急躁,兩人在一起自然是不對路子,他說道:「魯校尉,這板甲生產起來可不容易,一個月能夠造出來一千套板甲已經不錯了。」

「可是殿下明明說一天就能生產出來一百套,你這廝是誆我的不成?」魯飛的胸前纏著繃帶,瞪著眼睛質問道。

這下輪到蕭銘臉紅了,當水利鍛錘在鋼鐵工坊中應用的時候,他曾自信一天可以生產出一百套板甲。

後來他實際情況狠狠打了他的臉,這倒不是他預估生產能力錯誤。

而是因為鐵礦石根本供應不上,現在他才明白,煉鐵鍊鋼容易,可這採礦可真不容易。

在淺層的礦石挖完之後,礦坑越發越深,接著每逢陰雨天,礦坑便被雨水灌成了水塘子。

接著天晴,首先要將礦坑裡的水抽干,才能繼續採礦。

同時礦坑的加深又加重了從礦坑運輸礦石的難度,現在錢大富手中的三個鐵礦供應的鐵礦石持續減少。

和鐵礦同時相提的便是煤礦,同樣的問題在上演著。

以前的青州沒有大批量的生產鋼鐵的情況,這煤餅和鐵礦石即便到了春季多雨季節也顯露不出來短缺的情況。

可現在,鋼鐵工坊不但生產武器盔甲,牛力翻車的軸承,還負責生產民間用的耕具等等。

陳文龍瞥了眼蕭銘,對魯飛說道,「殿下現在愁眉不展,可見我沒有誆你。」

「殿下,這到底怎麼回事兒,若是如此,半年之後也頂多有**千人可堪一用,這些只訓練了半年的士兵可不是蠻族天生就會騎射的人的對手,若再無兵甲之利,到時候必然損失慘重。」

蕭銘捂著額頭,斜坐在椅子上,「你以為本王不想給新軍全部裝備上板甲嗎?事實情況如此,本王也頗多無奈。」

板甲尚且跟不上生產,現在又要造火炮,蕭銘現在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

這時他才明白為什麼古代一個國家養一隻十萬人的常備軍都如此費力,這吃軍隊的吃喝拉撒都是錢,板甲等武器裝備還需要保養。

騎兵更是花錢的大戶,一個騎兵不但要配備四匹馬,還要專門一個伺候騎兵的輔兵。

這輔兵的作用相當於西方騎士的扈從,專門伺候騎兵裝備和馬匹。

而這戰馬也不是省油的燈,吃的草料那都是有講究的,必須上等的草料,銀子花了一大把。

工坊區是賺錢大戶,也是花錢大戶,工坊中奴隸吃穿用度都是他的,就更不用說錢大富的礦山了。

總之來說,這段時間他賺的多,但是花的也多,大部分的銀子被投入了生產當中,只是農業方面耕牛,耕具之類投入都不少。

魯飛頓時啞然。

陳文龍安慰道:「魯校尉不要著急,若是材料充足,這自然是軍中之事為重。」

「沒錯,你就安心練兵吧,盔甲武器的事情本王來想辦法。」蕭銘說道。

魯飛只得作罷。

讓魯飛先行回去,蕭銘對陳文龍說道:「如今這青州的礦產供應不足,看來只能從外採購了。」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如此一來,殿下當心朝中的讒言呀。」陳文龍提醒道。

蕭銘皺了皺眉頭,他雖然是藩王,但是並不是說可以為所欲為,還是要受到朝廷的鉗制的。

這鐵礦石在大渝國一向管控極為嚴格,一般來說其他藩王很少從外購買鐵礦石,只是內部供給。

因為一旦涉及到大批量的鐵礦石購買,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個藩王正在大批量生產武器盔甲。

這件事說起來就比較敏感了,如今大渝國並無戰事,一個藩王自己封地的礦石不夠用,還要從外購買,居心何在?

「本王心中有數,這件事說不得要上奏朝廷了,這段時間你要平衡一下生產,盡量滿足青州軍的需求。」蕭銘嘆了口氣。

如今他羽翼未豐,還不能任性胡來,不然恐怕性命難保,這大半年辛苦也是白費了。

「是,殿下。」陳文龍點了點頭。

錢大富也在正殿中,他一直沒有說話,等陳文龍走了以後,才說道:「殿下,這礦坑裡的水該怎麼解決?」

「我會讓器械司再給你準備幾套牛力翻車,既然礦山暫時不能生產,你便把精力放在尋礦的事情上,尤其是黑鎢礦,其次是錫礦和鉛礦。」蕭銘說道。

之所以尋找后兩樣礦產,蕭銘是為了防止鑄鐵炮生產失敗,最後使用青銅炮,畢竟鑄鐵炮的炸膛幾率高。

而純銅炮他可真的玩不起,這可是實打實的錢,現在大渝國上下還在使用銅錢。

錢大富點了點頭。

分別交代了三人關於應對蠻族之事,蕭銘親筆書寫了關於蠻族的事情讓人送往驛站快馬去長安。

而他則去器械司找到陳琦,商量這火炮鑄造之事。

長安。

此時的皇宮之中綠柳吐新,桃花盛開,一副生機盎然之色,趙皇后正同一眾嬪妃漫步後花園中。

珍妃在跟在趙皇後身側,這半年來,宮中嬪妃明顯感覺到趙皇后和珍妃走的越來越近。

一些聰明的嬪妃已經看出其中端倪,對珍妃不敢有任何怠慢。

前些日子,趙王進京面聖,蕭文軒親自出城迎接以示對趙王的看重,當年若不是趙王相助,蕭文軒無論如何也坐不穩這皇位,而後來趙王之女成為如今的趙皇后也不足為奇了。

如今,時值太子之位動蕩,趙王進京可謂不言而喻,只是從太子這些日子在朝堂之上的鋒芒便可以看出太子得意。

而這位珍妃,似乎近些日子也越發被皇上重視了,只是宮中是消息靈通的地方。

齊王蕭銘在青州對本地豪族所做的事情宮中早已傳的沸沸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