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二十六章 心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 心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珍妃,昨日朝堂之上不少大臣彈劾齊王,似乎對齊王在青州的作為很是不滿。」

一面在花園中悠閑散步,趙皇后一面對珍妃說道。

後宮是個消息靈通的地方,和她關係不錯的嬪妃已經和她說了這件事。

青州各項政令和大渝國的政令大相庭徑不說,近日蕭銘針對當地豪族,屠殺豪族的消息更是甚囂塵上。

這大渝國是什麼地方,門閥大族統治上千年,在大渝國根深蒂固,蕭銘如此作為讓他其他豪族頗為不滿。

而且這青州的王家和孫家在長安也經營了一些日子,朝堂的上的官員也有收了王家銀子的,此時自然要為王家鳴不平。

畢竟齊王太高皇帝遠,他們在長安即便大肆批評齊王,這齊王也是無可奈何。

「妾也聽說了此事,只是這王家刺殺公主在先,孫家謀反在後,銘兒恐怕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珍妃為蕭銘辯解道。

趙皇后和珍妃獨自走在前面,她回頭望了眼身後的嬪妃,見她們隔了很遠,肅聲說道:「這只是齊王的說法,但是朝中的大臣一向是能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有人說這齊王為了除去豪族故意陷害王家。」

「娘娘,說這話的大臣簡直其心可誅,這不是陷害我家銘兒嗎?還請娘娘為齊王做主。」珍妃頓時面色蒼白,要給趙皇後行禮。

趙皇后立刻扶住珍妃,神色溫和,說道:「妹妹,大臣可不會亂說,恐怕背後有人唆使,平陽公主轉道之後去了金陵城,接著便派人快馬加鞭到了長安,後來才有彈劾齊王之事。」

「平陽公主,魏王?」珍妃只覺背後陡然升起一絲涼意,「我家銘兒又在何處招惹了他們。」

這二人俱都是位高權重之人,而且在蕭文軒面前極為得寵,只是趙皇后對魏王和平陽公主一向極為忌憚。

因為在她看來,這魏王和平陽公主都不是她能夠掌控之人,尤其是現在魏王和平陽公主如今走的很近。

在長安,二人也未曾偏向任何皇子,她數次拉攏都是石沉大海,若是二人站在她的一邊,太子皇位便真的穩固了。

可是問題就是在這,之爭中除了敵人就是朋友,沒有中間派,這兩人他捉摸不透,便心生防範,而青州之地和魏王的封地接壤,是防範掣肘魏王的最佳人眩

「這誰又能知道呢?」趙皇后看似無意地說道:「如今魏王富甲天下,兵強馬壯,說不定還有別心思。」

說道這裡,她忽然止住,「這話妹妹聽了就罷了,可不要亂說,我也只是隨便說說,不過妹妹不要擔心,太子在朝堂上為了齊王說了不少好話。」

珍妃微微鬆了口氣,說道:「多謝娘娘,太子了。」

「這話可就見外了,太子一向看中齊王,在長安的時候和銘兒的關係也不錯,二人怎麼說也是兄弟,理應相互幫忙。」趙皇后輕笑出聲。

珍妃無權無勢,能夠在宮中享受尊榮至今,也是個冰雪聰明之人。

從一開始她便清楚這趙皇后的意思,無非是拿捏一下她,讓她得知其中厲害,從而讓蕭銘緊跟著太子。

只是如今她也沒有太多選擇,當初蕭銘聲色犬馬,不思進取之時,她倒是不怎麼擔心蕭銘,如今蕭銘在青州諸多作為,每一件幾乎都傳入了長安城,這倒是讓她坐立難安。

她平日最喜讀書,朝代更迭,能夠倖存下來的皇子寥寥無幾,僅有活著的,也是無權無勢的廢物皇子。

以前她希望蕭銘上進,但是不是希望蕭銘勵精圖治做一個強勢的藩王,而是修身養性安安穩穩度過下半生。

可是現在一切都在按照不可預測的方向發展,她一向不喜權謀,可是為了蕭銘,她也不得不在長安為蕭銘做一些事。

她現在看的很清楚,雖然皇上對太子有些不滿,但是太子之位仍舊穩固,加之趙皇后的父親趙王在背後支持太子。

太子的位子暫時不會有問題,而現在蕭銘最需要的是時間,而背靠太子就等於在長安有了靠山,朝中對青州的惡意誹謗,陰謀詭計怎麼也能有個人能擋一下。

剛才趙皇后提及***助蕭銘在朝堂上說話之事,已經是十分明顯的暗示。

「娘娘說的極是,太子和銘兒本就親如兄弟,自然會相互幫襯。」珍妃緩緩說道。

趙皇后眼中帶著笑意,珍妃一直沒有明確支持太子,如今齊王在朝中受人攻訐,這對她來說是個機會。

太子正是得到了她的授意,才領著太子一黨在朝中為蕭銘開脫。

而現在她如願收到了回報。

她趁熱打鐵,接著說道:「齊王年紀也不小了,如今也到了娶親的年紀,我家中有一侄女名喚趙蓉兒,改rb宮讓她到宮中來,若是妹妹合眼,我便和皇上提一提,皇上要是同意,這便是個喜事。」

「這倒是,妹妹正為這王妃之事愁煩,承蒙娘娘思慮周全,妹妹代銘兒謝謝娘娘。」珍妃笑道,儘管心中不樂意,但是此時她也別無他法。

皇子的婚姻不過是帝王家的聯姻,這一點珍妃看的通透,蕭銘的妻子也註定是望族中的女子。

趙皇后想通過聯姻進一步拉攏蕭銘,只是皇上是何想法還不可知。

心中嘆息一聲,無論她們母子願不願意,這大渝國的紛爭她是註定無法置身事外了。

一行人正走著,不遠處忽然一聲「皇上駕到。」的聲音響起。

眾嬪妃轉向聲音來處行禮,蕭文軒正向這邊走來。

「皇后,愛妃,你們在說什麼,這麼高興?」蕭文軒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錯,滿臉笑容。

趙皇后笑道:「回稟皇上,我和珍妃妹妹剛才正在說給齊王選王妃之事。」

「給齊王選王妃。」蕭文軒面色不改,但是眼中卻閃過一絲異色,他說道:「這麼說,皇后已經有了人眩」

「正是,妾的侄女趙蓉兒知書達理,模樣也很俊俏,我想和齊王倒也般配。」趙皇后說道。

蕭文軒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他說道:「趙蓉兒朕見過,的確不錯,不過這齊王的婚事也不用急,朕自有安排。」